第二十七章 回家结婚
喜欢吃苹果2018-09-08 20:502,604

  不管什么时候,医院里总是人山人海,门庭若市。

  我好不容易挂上了号,挤过人群上了三楼的妇产科。

  还是那天的大夫,但是她已经不记得我了,我说明了来意,她抬头一看了我一眼,“想好了?”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第一个孩子最好留着,任何手术都有风险,有可能你会因此再也做不成妈妈,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忠告,要怎么样你自己做决定。”

  医生一边看着报告单,一边跟我说,言语中像极了一个温柔的姐姐,而不是望闻问切的医生。

  这一番话让我胆怯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结局谁也预料不到。

  “姐,你还是再想想吧,太可怕了!”霞妹拉住我的胳膊,不确定的看着我。

  我还能怎么想?

  东哥不闻不问,好像这孩子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哥不肯跟我求婚,我无名无分的生下这个孩子算怎么回事,我妈还不得打死我,想想都害怕。”

  霞妹不再说话,我们两个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看着来来回回的人们,都没了主意。

  最后我们只好回去了,东哥有些失望地看着我,什么也没说。

  他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这孩子可是他的,能么能如此冷漠呢!

  这样我很不理解,完全不知道我承受了多少压力跟煎熬。

  第二天,我找了个电话亭偷偷给我妈妈打了电话,没忍住告诉她我怀孕了。

  我妈当时大发雷霆,让我一定要把孩子打掉,美其名曰说是为了我好。

  转天霞妹又陪着我去了医院,东哥说他耽误一天太不划算。

  都这个时候了,他的心里只有钱,钱真是好东西,让他忘了自己该尽的责任跟义务。

  “去缴费吧,把药拿回来我告诉你怎么吃。”

  我深呼了口气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再犹豫了,否则就只能做个未婚先育的妈妈,到时候哭都找不着调。

  排队的窗口站满了人,我拿着挂号单等的心急,一阵阵的不安让我手心里出满了汗,特别的紧张。

  我不知道打胎意味着什么,只听说是很可怕的事情,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还会留下终生的遗憾,那将是不可逆的。

  想到这,我又犹豫了,刚好这时身边站着一对夫妻,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女人满脸憔悴,男人也是愁云满面。

  我听女人说这次如果不行,就跟男人离婚让他找个年轻的,赶紧生个孩子。

  男人坚决的否决,紧紧地抓着女人的手,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我心一紧,难道是女人······不孕!

  人家怀都怀不上,我这还着急往下打,真是讽刺。

  排在前面的人一个个的闪去,眼看着就到我了,心里慌慌的直打鼓,握紧了双手,额头上滚满了汗珠,喉咙都变窄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女人,那忧伤期盼的目光深深的刺痛了我,让我瞬间就动摇了,拉起墙角的霞美逃也似的奔出了一楼大厅,直接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家了。

  “娜仁姐,你又白跑一趟,这样拖下去月份大了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可是我害怕,那种恐惧你根本不懂。”

  我一头扎进被子里,难过的哭了,不知道眼泪为何会来的这么快,让霞妹有些不知所措。

  孩子,你来得太突然了,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面对父母,面对你!

  东哥破天荒难得早早地就回来了,买了鸡蛋跟小米。

  结果,我再一次让他大跌眼镜,杵在门口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你到底怎么想的,一趟一趟的玩呢?”

  你当然不知道我的焦虑,我的担忧,我的恐惧,想想都如临大敌,无法独自面对。

  “我害怕,看着那些打完胎的女人疼得呲牙咧嘴,就······”之前连妇科诊室都没去过的我,第一次去竟是为了打胎,恕我难以接受。

  东哥皱了皱眉头,走到我身边,深吸了口气,“那你是打算生下来吗,你妈那怎么交待,她非剥了我的皮。”

  我苦笑,“你就没想过让这个孩子名正言顺的出生吗?”

  他挠头,“没钱什么都不敢想,要不是没办法我也不想你······遭那份罪。”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只要你想总会有办法。”

  东哥一愣,随后又舒了口气,“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家连办酒席的钱都没有,更别说彩礼了,你妈怎么会轻饶了我,最起码也得买个房子吧!”

  我急了,等你把这些都挣够了,那得什么时候,难道你想等我满头白发了才跟我求婚吗,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妈妈阻挡了你的婚姻,让你连娶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东哥低下头,看着地上发呆,一句话也不说,屋子里静的让人发狂。

  我们的谈话进行不下去了,都拧着一股劲,谁也不搭理谁。

  晚上东爸回来我听他们三口人偷偷的议论,忍不住趴在门口偷偷地听了一小会。

  东爸的话让我失望之极,心寒如冰,连大街上讨饭的的都不如。

  “都怀孕了还办什么婚礼,这下连彩礼的钱也省下了,她们家还能把娜仁接回去,都不够丢人的,再说了咱们家也没钱啊······

  我捂着胸口,心疼的无法形容,泪水夺眶而出,为自己的付出感到不值。

  我并非是贪财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跟着东哥受这份罪,但毕竟是结婚的大事情,怎么能是这种态度呢,也太瞧不起我了。

  东哥过来的时候见我哭得跟个泪人是的,慌了手脚,还以为我是哪里不舒服。

  我看着他眼泪越流越多,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真是太难过了。

  东哥抱紧我,抚摸着我的后背,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抱着他,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世界,他爸爸却当我是外人,“你爸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他当我是什么,不值钱的女人吗,我真心地想要跟你在一起,他们就这样践踏我的人格跟尊严,太让我失望了。”

  东哥的手突然停了一下,随后把我抱的更紧了,“你放心,我明天就给你妈打电话,主动请罪,她要什么我都答应,尽我的能力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

  我抬起下巴看向他,他的眼底闪着晶莹的泪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你不要哭,我一定不会让我妈难为你,放心吧!”

  我曾设想过很多种东哥跟我求婚的场面,每种都很浪漫,唯独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不但不浪漫还满腹愁容。

  几天之后,我们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没有期待中的浪漫,也没有想象中的兴奋,等着我们的将是未知的一切,但愿我们能度过阴霾迎来满眼春色。

  故事写到这,暂告一个段落,随后我将把回家结婚以及婚姻中的点滴从新以一本书的形式,展现出来。

  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平平淡淡却很真实,我只想记住那一段让我心力交瘁却又盛满幸福的日子,偶尔翻看不会觉得人生发为枯燥,还有美好的回忆一路相伴。

  谢谢大家的赏读,祝一切顺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爱如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