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白鹿
洛家山主2018-09-02 21:552,603

  这是一个在c城这个被称为山城的市众多大山中不起眼的一座。不过要说不起眼,也不对,虽说它不险峻也不秀丽,在众山之中没有什么特色,但是它的山顶有一棵巨大的菩提树,大到什么程度呢,你从另一座山看过来,便一眼能注意到它,那时可能会觉得这棵树也许就是这座山最大的东西了。当然你也许走近了也许就不这么觉得了,但是林鹿之从来没有走近过,甚至从来没有看到过,即使她就在这座山里。但是要知道有时远观看到的东西更清楚,有多少人的迷失是因为分不清楚是迷局还是真相了。

  林鹿之所在的这座山叫做马鹿山,据说是因为以前这里还没有住人的时候,有很多野马和麋鹿,当然传说有几分真实,就不便考究了。不过林鹿之名字里的鹿但是与麋鹿有些关系,那时这座山还没有被开发过度,还有很多野物和未被开发的古森林,据说当时山上还有老虎,野猪等野物,所以人们一般不敢山顶密林深处去,胆大的也就林家了,虽说是住在这座山的半山腰,但已经是这座山里住得最高的人家了。那时林家阳盛阴衰,林家高祖共生两子两女,两女嫁出去了,而两子其一子林德富生了五个儿子,另一个林德贵生了四子一女,这便是今后与林鹿之颇有渊源的林家的。这两林家老汉承包了这个山腰的两个大院,虽说已经是整个村子里离林子最近的院子了,但是实际上离林子还是有一些距离,两家的院子相聚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所以遇到突发情况也有个照应,更何况两个大院的外面都围一圈缠上荆棘的栅栏,到也不怕那些猛兽。

  那时正是腊月,虽然天气寒冷,但是这段时间天天出太阳,倒是把前段时间的积雪化了不少,到了腊月初八这雪就已经化得不多了,腊月初八是俗称的腊八节,那天林德贵的二儿子林春生又得了一子,他便想着或许可以去山里猎些野味来给自家媳妇补补,不过林春生并不是一个专业的猎户,而是一个普通的农夫,他只能模仿猎户所做的,设了几个夹子,挖了几个陷阱便下山了,等过两天再去查看。等到了腊月初十的清晨他一早便上山了,彼时天擦亮,视野还不是很清晰。林春生沿着他昨天设置的陷阱路线,搜寻猎物。但可能是因为天太冷了,连山里的动物都在过冬都不出来活动了,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陷阱还没有查看,但是林春生除了顺路捡了些干柴,毫无所获。他也有点失去信心了,去查看最后一个陷阱吧,说不定那里也没有收获,况且那个地方已经接近林子中心,昨天匆匆布下陷阱,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今天进去就可能碰到出来觅食的猛禽,虽然他带来大砍刀防身,但是真正遇到饥饿的野兽,那结果谁给谁加餐不好说。但是不去呢,前面已经毫无收获了,最后一个万一有什么野物白白错过了可惜,他反复思量还是决定进去。所以人就是这样,纵使知道千般危险,但只要希望就有冒险,这也是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我们认为愚蠢的事情,也有那么多我们认为是奇迹的事情。

  那个陷阱的设置的地方前面有一棵棕榈树,背后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其实对于设置捕猎陷阱来说这并不算一个好位置。林春生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靠近那个地方,但是等他靠近,他彻底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那时林中还有些薄雾未散去,丝丝阳光透着树干的缝射下来,在这个静谧而幽深的林子里,一只浑身雪白的麋鹿蜷窝在那个岩石前面,背对着岩石,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他一抬头便看见了还未来得及躲到树后的林春生。林春生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一只罕见的麋鹿而已,他不知为什么感到强烈的压迫感,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想要躲到树后。他看着那个麋鹿红色的眼睛,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手里的砍刀差点就掉了。直到那头麋鹿离去,这种压迫感才消失,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便看见那头麋鹿走向了密林更深的地方,阳光打在它的身上将他的浑身染成了金色,它就这样披着金色的外衣在最后回头看了一样便消失了。在他消失后这个林子突然暗了不少,就像刚才的金光不是太阳赋予的,而是它本来就有的一样。不过林春生此时没有注意到这么多了,因为他看到刚才麋鹿出现的位置有一名婴儿,她浑身赤裸,下面铺着干草,本就柔嫩的皮肤,不一会儿就被冻得通红。林春生本来有些忌惮,任谁在一个密林看到奇怪的麋鹿,在看到突然出现一个婴儿都会觉得有些诡异,但是人性中有一种东西叫做善良,这片林子比说是现在寒冬腊月没什么人来,就是春秋打猎旺季也就村里打猎好手还会时不时来一次,这女婴要是就这么放任她在这,恐怕几个时辰之后就冻死了,他是看不得一个小生命就在他面前死去的。他走过去脱下自己的棉袄裹着女婴,他这才发现女婴身上粘了些有些白色的毛,她下面的干草还有些温度,林春生想也许是刚才那个麋鹿是卧在这里给她取暖,她才能活到现在吧,如此一想,对那个麋鹿他也不感到害怕了。

  就这样在腊月十三的那天,林春生带回了那个小孩,但是他刻意隐瞒了关于麋鹿的事情,只说在林子边缘捡到了这个女婴。林家老汉是一个严肃而古板的人一看自家儿子居然带了个婴儿回来,还是个女孩,当时就脸就崩不住。一方面是因为在这寒冬腊月在森林里捡到一个活的婴儿就很稀奇了,另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一个女婴,他们家他共有四子一女,如今除了老四才嫁人还没有生孩子,老五还在上学外,其他的都生了,老大家两个都是男孩一个有八岁另一个也两岁了,老二家也是两个男孩有一个五岁一个刚出生没几天,老三家的也刚生了个儿子;而他大哥林得富一家了,本来就是五个儿子,偏偏目前生下来的又都是儿子,所以整个林家盼女孩都快盼出病态了,即使这个女孩是捡来的,可是林家所有人都对这个女孩由衷的喜爱。虽说大家都认为能够在这样大冬天的把婴儿扔进林子的必定是心狠的父母,也不会再来找孩子的,但是林德贵毕竟是村里唯一的会计,古板归古板,他这个人确是很正直,很有原则,还是决定还是向村支书告知这事,另外在打听打听最近村里有没有人家是这几天才完生娃的。巧的是别说是这几天,就是这近一个月,除了林德贵的两个儿媳妇相差一天生了两娃外没有其他的小孩出生了,而且这个年岁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遇到弃婴不是件多么稀奇的事,所以村长反而希望林家直接把女婴收养了,省的他在来想办法安排。

  于是林鹿之就这样被林家收养了,写在林家二子的户口里,因为是林家儿子林春生捡回了她,刚好林春生的媳妇又才生了娃,还没来得及给村里人说,于是林家就对外宣称生的龙凤胎。至于村里人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个说法,那就没法定论了,毕竟村里人比较闲,八卦是他们的最爱,他们天天谈论东家长李家短,村里有一点风声都是瞒不过他们的,不过至少表面上他们还是会表现的相信这个说法,时间久了人们也就会淡忘这个事情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