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道妖刀兵起
浪人逢九2018-08-04 17:453,042

  风沙徐定,厮杀渐止,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尸横遍野,几名身穿白色道袍,胸前纹有雷纹的道士围绕着一名身着玄色道袍,满身血污之人身边,“都退了?”玄袍道士气喘吁吁的问道,此人五官端正、鼻若悬胆、丰神俊朗,只是此时一脸血污、发髻散乱、眼带血丝,透出了严重的疲惫。

  “师兄,都退了,只是咱们也就剩下不到5人了”,身旁白袍道士声音苦涩的说道,玄袍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面容刚毅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些许绝望的同门,向着身后深深的望了一眼,缓缓,才艰难的说道“求援吧”。

  一名白袍道士将一枚符简放在眉心,左手轻抚符简,右手掐印,口颂咒诀,蓦地,一抹清光自后方射出, 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乾阳山,是因为乾阳宗在此开山而得名,宫殿、院落星罗棋布,错落有致,云蒸霞蔚,氤氤氲氲,气象万千,更兼有灵禽异兽隐没其间, 长啸声、鸣啼声不绝于耳。

  此刻,一抹荧光自天际直射半山腰的一座宫殿,殿内居中的一名中年男子,左居三名男子,右居两男一女,左手边一位玄袍干瘦老者左手凌空一挥,荧光便被抓在手中。是一枚符简,干瘦老者将符简贴在额头,符简荧光流动。放下符简,老者面色阴沉,向着上位中年男子稽首一礼,“宗主,我门下明决在大漠与妖族遭遇,死伤惨重,这是符简,请宗主明察”,中年男子眉头一挑,拿起符简一观,脸色阴晴不定,座下众人见此情景心神俱惊。

  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下,一声断喝“赵丹舆真人”,那名干瘦老者应声而起,“你清微峰门下弟子随我去调查妖族之事”,“净月真人,你玉虚峰门下弟子将两仪周天正反微冲护山阵开启,严禁人员外出”,堂下一位妇人点头,随即向外走去准备。“剑指、灵犀两峰拱卫山门”,一名青年男子与一名青年女子起身领命。“皓阳、擎月两峰待命”一胖一瘦两名男子起身稽首。

  中年男子将道袍一抖,凝重的说道“诸位,妖族已沉寂数千年,先辈大能于数千年前舍命一战,才换得如今之盛世,但如果妖族复出消息属实,那我们则要各自做好为修行界献身的准备”,说罢,双手一挥,一把水青色的古剑便出现在手中,中年男子双手轻轻拂过如水般清冽的剑身,顿时,剑身发出嗡的一声清脆的剑鸣,将剑尖向上举起,抵至眉形,看着众人朗声道“诸天俱寂,我道独兴”,堂下众人将佩剑举止眉形,跟随中年男子大声的念到。

  中年男子持剑负手而立,看着众人,果断的说道“出发”。

  咻一声声长剑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数百道银光自乾阳山快速的飞出,山间的异兽不知发生了什么,一个个瞪大了眼镜茫然不知所措。

  明决等人正在盘膝打坐,清风绕体,道袍鼓荡。

  蓦然间明决眉心突突直跳,睁眼站起,环视四周,只见一个亮点由远及近慢慢变大,等近前来看,发现竟然是掌门,身着紫袍,面容白净,道袍绣着东海日升,一条金丝在袖口刻画了云雷双纹,周身丹气透华,背后一把秋水古剑,大放宝光。

  不一会儿,掌门身后又出现数百道人影,各式法器宝光交相辉映,光华落焕,七彩交陈,一时景致玄妙难言。

  此时此刻,明决心头滚烫,一个长揖到地,哽咽道“明决恭迎掌门、师傅及各位师兄弟”

  掌门微抚长须, 朗声道“不必多礼,快起来吧,将事情详细说一下”

  明决等人起身站定,定定心神,明决道“那日我与众位师兄弟来这大漠击杀妖道血天君,谁知这贼人早已在此埋下陷阱,一番苦战之后我等击杀这厮及随从,但是也伤了两位师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一干妖物将我等重创,好几个师弟都命丧妖物之手,但是颇为诧异的是他们没有与我们纠缠,一击得手便快速遁去”明决回忆起当时,眼圈泛红、心中有愧。

  “掌教,此事有蹊跷,不如我等回山,与其他门派从长计议”,赵丹舆向掌门谏言,掌教手抚长髯,云淡风情的说道“就怕有人不想让我们走”话音刚落,天边想起来一阵狂笑, 声若洪钟,修为低的只感到耳膜一阵剧痛。

  “哈哈,你道微真人倒是个明白人,来了就别想走了”人随音至,三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道微真人的面前,两男一女,一个黄袍老者,老者须发皆白,鬓髯及地。一个青年与一个少女。

  看到那其余两个人道微真人仍面带微笑,但看到老者时,道微真人瞳孔一缩,面露惊诧。

  “这位道微真人难道认得老夫”,老者手捋长须,面带微笑的问道。“黄泉十三妖中的龙牙象?”道微子沉声问道。

  “不错,老夫名叫尽无涯,根脚正是一只龙牙象,难得这千年光阴,沧海桑田,还能有人能记得我等”老者傲然道。

  “面对你们这些老前辈,看来我等今日不得不拼命了”道微子双拳微握,身后的古剑秋水,也在微微震颤,仿佛感受到了主人内心的战意。身后的众弟子见状也默默将剑拔出。

  “这就等不及了?你们自诩堂堂正道,杀心比老夫都重,这么多人欺负老夫三人,说出去也不怕被人嘲笑。也罢,看来老夫也得用点手段”

  言罢,单手下指,瞬间大地狂震,风起沙走,大地迸发出碎裂之声,两只巨大的甲虫自下方钻出,随之而出的还有数不清的妖兽,有眼冒金光、通体血红的猿猴,双翅翼展十数米的妖鹏,玄体血瞳的妖虎等,纷纷张着血盆大口,欲要择人而食。

  “哈哈”老者肆无忌惮的狂笑,“儿郎们,这就是地上的世界,曾经是我们的世界,现在,我们回来了,杀啊,将我们的至宝抢回来”,老者疯狂的嘶吼。

  “乾阳山所属”道微子举起长剑,大声喝道“诸天俱寂,我道独兴,杀!”

  身后众人长剑直指前方,“杀。”

  声音隆隆。

  乾阳山众人化作一道道剑光与妖兽群撞在了一起,银光闪耀、璀璨夺目,剑啸声盖过了兽吼,成了这片天地唯一的声音。

  道微真人手掐剑诀,手中秋水光华暴涨,只手一挥,妖兽群中出现了一条真空带,状若疯魔的妖兽大军都为之一滞。那名黄袍老者见状战意高涨,一把撕掉黄袍,竟然露出满是肌肉块的肉体,一条条青筋鼓起,若一条条虬龙。

  老者直奔道微真人而去,道微真人不慌不忙的抬手一剑,恰如其分的抵挡住了老者,但是这巨大的冲力也依然让道微真人向后退了半步。

  赵丹舆见掌门有些不敌黄袍老者,正欲前往相助,黄袍老者的同伴,那个女子见状嫣然一笑,玉足轻点,踏着一股香风直冲冲的挡在赵丹舆面前。

  “道长,你的目标可是奴家啊”,女子那张倾国倾城、宜笑宜嗔的脸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眼含春水的看向了赵丹舆。

  饶是赵丹舆心境经过了多年的锤炼,这一看也依然让他紫府一震,周身护体清气差点运转停滞。

  “你这个妖女!”赵丹舆咬牙愤愤的说道。

  “道长,人家虽然是女妖,但也是有名字的,奴家名为酥酥”。女子嗔道。

  赵丹舆强压下心底怒火,手腕一转,左手持剑向天而指,右手掐印,口中诵决,瞬间衣袍鼓荡,目露华光,一时间上空阴云密布、雷电骤生,忽然赵丹舆左手带着千钧之力缓缓指向酥酥,只听得嗡隆隆一声惊雷,绛紫色的闪电裹挟无以匹敌的自然之力轰杀而至,这一切说来慢,但其实也就一瞬间的事儿。使出这招后,赵丹舆体内的灵元流失大半,双手有些脱力,气喘吁吁。

  “上清伐邪五雷,师父竟然用出了这招!”战场上的玉虚峰弟子看到后异常惊诧。

  面对赵丹舆这招,酥酥不敢托大,这闪电让她有种如果以肉身硬抗便会生死道消的感觉。于是一声轻喝,猛然间一股黑红色的风暴猛然自酥酥身周暴起,毁灭与灼热的气息充斥整个战场,赵丹舆心中一凛,抓住身旁几名弟子向后急退。

  轰的一声,绛紫色的闪电撞在黑红色风暴之上,然而并没有出现人们想象二者会产生极其强烈的爆炸,反而特别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随后风暴与雷电俱散,一只庞大无比的黑禽出现在原地,黑红相间的羽毛、周身裹挟着的烈焰,火红色的鸟喙,声势震人。

继续阅读:第二章:有冥凤来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却妖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