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太虚城,你在哪?
逸兮仙与2019-10-12 17:103,085

  第三天,晴空万里,风微凉。

  却说古榕镇附近,有座海蜃山,一大清早,众人就出发前往了。恰逢周末,一路上游客甚多。山间景色清奇秀美,环顾四下,但见草木葱茏,云蒸霞蔚。山上有个望仙楼,登上望仙楼,眺望远方,心胸豁然开朗。大海茫茫,一碧万顷,水天相接,不见边际。小荨任风凌乱,思绪纷飞,遐想其中。天宝忽指道:“海的尽头有座岛,就是仙圣岛,可惜。”小荨心一动,看向他,不觉念起梦灵。天宝不语,举起胸前望远镜,深深一个望。小荨目呆呆,无声道:“梦灵……”

  就在这时,茫茫海上何物横空现出,千姿百态。“海市蜃楼!”“海市蜃楼!”……有游客登时尖叫。众人一惊。远方海上,但见得好大一座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应有尽有。小荨一怔,太虚城!往事不禁浮上心头。天宝忽然道:“太虚城。”小荨听了大吃一惊!青青道:“好眼熟。”城市虚无缥缈,屹立于天际,若隐若现。游客们掏出手机来,赶紧的录、赶紧的拍。只是片刻之间,蜃景消散,再无踪迹。海上一空。众人顿时慌了,寻不见心头大失所望。

  望仙楼上,突然有个人急飞出,直追过去。什么人?红衣少女!一片吃惊。天宝认得,指手大喊道:“龙香公主!龙香公主!”少女不答,流星般一下远去,转瞬缥缈无踪。众人恍惚,以为梦也。

  却说大海之上,烟云缭绕。龙香急切,逆风而驰。海上茫茫,无边无际,所见除了雾就是水。太虚城呢?她奋力疾飞,穿云过雾,然,就是不见太虚城踪影。不知几时几时了,终于,她累了,红身蓦然褪去,化作一小女孩,谁?便是小荨。小荨回头大惊失色,再飞不了了,一瞬间,“啊——”直坠海中。

  下午,小荨的家。

  二楼房间里,小荨沉在床上睡的深,突然惊醒了。房中,空寂无人。小荨目怔怔出神,口微喘,满头的汗。“太虚城……”她自语。

  夕阳西下,古榕广场。

  怎么的,小荨独自一人坐在石上,看天边彩霞,发呆。广场上人来人往,男女老少,悠然自得。“太虚城。”小荨自语,浮想联翩。“小荨!”不知几时,有人追来了。小荨惊醒,看,来者谁?外婆淑月。外婆有些急,责道:“你出来,怎么不跟外婆说?”小荨指手西天彩霞。外婆望去,只见晚霞绚丽多彩,如梦如幻。心,平静了。“外婆陪你。”说罢坐过去。

  沉醉片刻,小荨喊:“外婆。”手扯她。外婆回神,问:“怎么了?”小荨指晚霞问:“云里边,有神仙么?”无声。外婆见了糊涂,便道:“你写出来。”手给她。小荨懂,于是一字一句,写在外婆掌中。外婆看清了,便问:“云里边,有神仙么?”小荨点头。外婆一笑,道:“傻孩子,当然有了。”小荨半信半疑,追问:“真的?”外婆明白,便道:“不然的话,天为何会这么美呢?”小荨听了,略沉吟,醉在天际云中。

  第四天,周一。

  上午天气晴朗,学校里,三零三班。讲台上,此时站有两个学生,一男一女,唇红齿白,模样漂亮极似。他人皆不识,唯独小荨,目怔怔看台上两个。月姬介绍道:“同学们,他们是一对双兄妹,哥哥叫龙璋,妹妹叫龙璃,从今天开始……”小荨眸子忽然湿了,“夜璋……青璃……”

  下课后,小荨独自凭栏远望,看远处青山绿水,思绪纷飞。这时,天宝走近前来,道了句:“太虚城。”小荨惊醒,扭头看他。天宝举手指某处道:“古榕树下,八卦井。”小荨望过去。天宝道:“井里有个龙王,他知道入口所在。”

  夜深人静,小镇无光。

  古榕树下,某时闪出个人来,龙角玉面,十五六岁红衣少女。何人?龙香公主。八卦井,黑洞洞。龙香近前凝视之。旁边忽然有光,什么人随光而现。龙香定神。但见一个青衣老者,手持木杖,鹤发童颜。此老者谁?古榕神。龙香讶问:“您是……”老者躬身行礼道:“老榕见过公主。”龙香诧然道:“榕神爷爷!”仔细打量他。老者捋须一笑,问:“公主何往?”龙香便道:“我想到井里去。”老者问:“作甚?”龙香答:“见井龙王。”老者道:“老榕愿为效劳。”只见他使木杖敲井三下。

  片刻间,井中有水翻腾而起,水上现出一人。龙香讶看它,但见它红衣青裤,小小个,鱼的头。谁?井中鲤鱼童。鱼童行礼问榕神:“榕神何事?”老者道:“这位乃是西海九公主,龙香公主。”鱼童惊异,忙行礼道:“鱼童见过公主。”龙香道:“你好。”老者道:“有劳鱼童带公主下井,前去见井龙王。”鱼童点头道:“是。”一闪,走了。

  龙香不解。

  眨眼,井边晃出道门。龙香微讶。鱼童现身,手持灯笼道:“公主,请随我来。”龙香略惊。鱼童说罢转身入门,龙香忙紧随。井下幽幽,石阶旋转。鱼童持灯,在前引路。龙香跟行。灯光下,井水明净,大大小小,可见鱼儿。只是,鱼儿们见了光惊怕,纷纷避闪。不想井下有如此好地方,龙香走神。不多时,石阶到底了,井下是一块空地,前方有个殿门。门紧闭。鱼童道:“公主,到了。”龙香定神,环顾四周。井底之景比之河,比之海,较为简单。几块石头,几簇水草,少许鱼,再无其他了。唯独,水清澈些。

  龙香问:“龙王何在?”鱼童起手指殿门道:“在殿中会客,容我前去通禀。”“会客?”龙香疑。殿门忽然敞开,走出一人,天青服,龙脸白须。何人?便是井龙王。龙香见之倍感亲切。井龙王含笑上来,行礼道:“公主大驾寒舍,有失远迎,失敬,失敬。”龙香还礼道:“龙王好。”井龙王问:“不知公主深夜来访,有何贵干?”龙香直截了当道:“为太虚城而来。”井龙王一讶,道:“太虚城?”龙香忙问:“龙王,您认得太虚城的路么?”井龙王不答,反问之:“公主想去?”龙香点头道:“对,我想去。”井龙王一笑,指引道:“公主请看,门内何人?”龙香不解,于是看过去。

  只见,门前立一个绝妙女子,清雅脱俗,华贵大方。谁?公主何。“婆婆!”龙香瞬间认得,喜出望外奔过去。公主何道:“公主,别来无恙?”嫣然一笑。龙香泪道:“婆婆,见到您真好。”公主何问:“你想回太虚城?”龙香点头应道:“是,我想回去。”公主何道:“你可想好了,若此一去,再难复回。”龙香怔了。公主何道:“太虚城,古榕镇,二者你只能选其一。”龙香难选,犹豫不决。

  众人不语,默视之。

  “我选太虚城!”忽然,龙香下决心道。一瞬间,四周豁然开朗,井龙王、鱼童等纷纷不见了。龙香吃惊。目之所及,宫殿、亭台、竹木、山石、流水。太虚殿!龙香终于回来了。“公主,久违了。”这时,有人招呼。龙香寻声一看,讶道:“城主爷爷!”但见问者鹤氅悠悠,仙风道骨,谁,正是城主皆。公主何道:“妾先回月云岛,告辞。” 转眼不见。“婆婆!”龙香喊,晚了。城主道:“天色已深,公主早点安歇。”说罢亦无踪无影。“城主爷爷!”

  长夜漫漫,景色凄凄,八卦池中,流水玲珑。“回来了。”龙香低语,忽又觉得孤单了。“兜了一圈,有何感想?”谁在问。龙香讶然。问者谁?但见西瓜盖头,眼镜小子,孟天宝。“天宝!”龙香惊道。天宝不答,取下眼镜道:“梦灵。”“梦灵……”龙香一愕。梦灵道:“真出乎意料,你居然想回来。”龙香黯然,无言以对。梦灵道:“我之前说过,事无尽美,得必有失。既然选择回来,就莫再后悔。”龙香几分难受,问道:“我回到这边,家里那边会怎么样?”梦灵一叹,近八卦池道:“自己看。”龙香不安,低头看去。池中忽然现出一幕。龙香看时怔了。蓦的,四周烟消云散,太虚殿不见踪影了。龙香吃惊,转眼褪回小孩,啊——!旋即坠下……

  古榕镇,大清早,八卦井边围满了人。只见,紫环怀抱一女童,哭的肝肠寸断,泣不成声。女童谁?居然是小荨。小荨面色惨白,通身湿透,命在旦夕。原来,深夜不知几时,她跌落井中溺水了。众人悲叹。突然,小荨呛几下口吐出水,醒过来了。紫环吃惊,唤道:“香儿,香儿!”只听小荨哭泣道:“太虚城,不见了,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女与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