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风波
云幽2019-02-13 19:052,669

  橙儿急匆匆的赶向瑶池,竟不想被人突然拦住了去路。看着拦着自己的几个天兵,心想:难道是父皇母后派来抓我的?可这人数到不像是抓我的。难道是瑶池的守门天将!

  “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连我都敢拦?!”橙儿强撑起怒气道。她要确认,天兵究竟是谁派来的。

  “二公主息怒,我等奉命在此拦住二公主。还请公主见谅。”

  “奉命?奉谁的命?还不快如实招来!”

  “奉阁主的命。”

  “阁主?天玄阁还是天墟阁?仲易戢还是柳奉奕?还是金枪阁?”橙儿突然陷入疑惑,金枪阁只是藏卷珍宝的地方,虽然同样是阁,但这个和其他两个性质一点也不一样。

  “回公主,是金枪阁,还请公主等阁主一下借一步说话。”天兵恭敬道。橙儿点点头。不一会,一道金光闪现在橙儿面前。

  “参见阁主!”众天兵齐声道。

  “小神拜见二公主!”

  “金阁主,找本公主何事?”

  “公主,请借一步说话。”金吒摆摆手,众天兵便退下了,橙儿点点头。二人便移步水亭。

  “金阁主,这下可以说了吧。”

  “小神,有东西交给你,还请公主救令弟一命。”金吒突然跪倒在橙儿面前,双手奉上檀木梨花盒。

  “是谁?本公如何能救得了令弟?”橙儿一脸懵逼,拿起檀木梨花盒,打开一看惊了。竟是白莲莲心莲子。

  “金吒,你这!”

  “公主容禀,小神的弟弟木吒正是飞夜!还请公主救令弟!”金吒跪拜在地恳求道。

  “快请起!令弟,我一定救!”橙儿扶起金吒道。

  “多谢公主!公主快走,瑶池仙子怕是已经发现手谕是假的了。”金吒拉起橙儿便走。

  “等等,我走了,你怎么办?”橙儿不禁担心道。

  “别管我,快走!”金吒看到不远处的瑶檀正向这边赶来,连忙推了一把橙儿。橙儿心想:这果然是兄弟,连话都一样。不禁勾起嘴角,转而飞身而去。

  “拿来!”瑶檀忍着性子,将手伸在金吒面前。

  “什么拿来?”金吒装糊涂道。

  “白莲莲心莲子,拿来。”瑶檀怒道。

  “哈哈,仙子别生气啊,想要我给你也不是不行,除非……”

  “除非什么?”

  “你追的上我,打的过我!”金吒瞬间化作金光飞身离去。瑶檀见状连忙追去。

  天界望尘海镜台,玉子殇一步一步走到玉棺前,看着周围仙气缭绕,不禁闭眼感受着,这仙力竟是集合众仙之力。突然感应到有人,玉子殇连忙藏起来。看到来人竟是玉子复,不禁屏住了呼吸。而玉子复此时疑惑不已,为什么几千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玉子殇的气息,这一刻居然隐隐约约的有了。

  “四弟,你可是要醒过来了,你可知,几千年了,我们集合众仙神之力,豢养你的仙身不腐,就是为了你可以重生。大哥日日都来,竟从未感受到你的气息,今日,竟……感受到了。”玉子复抬手抚上玉棺,半跪,将脸颊贴在玉棺上:“四弟,你可知父皇母后有多想你,大哥有多想你,二弟,三弟,有多念你,几千年了,日日夜夜都是你那时的笑颜,你可知,自那场战役后,父皇母后便再无男子,皆为女子,于是你便有了七个可爱的妹妹,殇儿,你快快醒过来吧,我们都好想念你,妹妹们还不知道她们还有个四哥哥呢,她们要是知道了该多开心啊。”

  “殿下,请移步议事殿,天帝在等您。”韩木走近玉子复,附身贴耳道。玉子复点点头,渐渐起身,而玉子殇的气息越来越浓,此时的玉子殇早已泪流满面,只好用手捂着自己,强迫自己不要哽咽出声,而此时扶风已经站在玉子殇身边,施法减少了气息,可是却还是不禁让玉子复下意识的看向那边,韩木连忙拉着玉子复便走,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藏在暗中的扶风。直到韩木拉着玉子复离开了望尘海,玉子殇才才在扶风的搀扶下出来看着玉子复离开的方向:“大哥。对不起!对不起!”

  “殿下不必如此,太子从未怪过您。”扶风安慰道。玉子殇抬手擦掉眼泪,看向扶风。

  “你怎么跟来了?还有看韩木那样子,似乎知道我没有死,怎么回事?”

  “回殿下,长公主担心您的安危,便让属下暗中跟着您,直到属下看到太子殿下,便将您的事告诉了韩木,不过殿下放心,属下以性命担保,韩木绝对不会告诉太子殿下的。”

  “欢儿有心了,不过你怎知韩木不会告诉大哥?”

  “因为韩木是属下的好兄弟,属下信他。”

  “好,扶统领从未做过让本殿失望的事,本殿也相信你!”

  “谢殿下!”

  “走,随本殿去揭开这棺椁看看。”

  “是!”

  二人来到玉棺前,玉子殇手中捻法便将棺椁打开了,看到里面躺着的人竟和自己一模一样。二人甚是惊讶。

  “殿下,这……”扶风指着里面的人说不出话来。

  “呵呵,原来我缺失的那一心神在这里。用我的一神设下障眼法,本殿倒要看看,要保的是谁!”玉子殇抬手施法将自己的心神取回融入自身。几千年了,法力终于全部回到了身体里,再也不用承受几千年来心火焚心之痛了。没想到这一弄,不仅破了障眼法,还触动了结界。

  “殿下,是个姑娘!”扶风指着棺椁里的人道。

  “是芙怜!那个噬血明媒正娶的凡人!”玉子殇瞬间明白了,那场大战他被从背后击中昏迷,就在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噬血那一声凄厉的呐喊。当他的意识醒过来时,眼睛却睁不开。只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是易诺与易欢的对话。

  “长姐,我们雪界是要救人的,可你救他,就是救了个死人回来嘛,万一他是魔界的人呢,我们岂不是与天界为敌了吗?”

  “诺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我呢感应到他的神识还在,只是缺了一神。不能见死不救。”

  “好好好,长姐说什么都对,诺儿遵命。嘻嘻嘻。”

  “原来,当初都是噬血搞得障眼法。我竟……扶风,我三哥他?”玉子殇知道真相懊悔不已,突然想起玉子侃被他气吐血。

  “三殿下的情况很不好,昏迷期间还吐了好几次血,还……”扶风看了看玉子殇突然为难起来。

  “还怎么样?”

  “还一直念叨着殿下的名字……”

  突然玉子复带着韩木直奔望尘海而来,毕竟玉子复以心头血设的结界,刚到半路玉子复便心绞痛,就察觉了问题,便半路返回。二人见状,连忙施法将面具带上,扶风从棺椁里拉出芙怜扛起来便要走,韩木抢在玉子复前来到二人面前,韩木示意二人和自己假打,在玉子复快要赶到的时候将二人震远,匆匆赶来的玉子复急道:“站住!”便出剑刺向二人,玉子殇示意扶风先走,扶风点点头,扛着芙怜飞身而去。玉子殇转身出剑抵住了玉子复的天卢剑。二人同时被震开一段距离半跪在地。玉子殇趁机飞身而去。玉子复盯着玉子殇离去的方向深呼吸。

  “殿下,没事吧?”韩木扶起玉子复。

  “无碍,韩木,快追!一定要把四弟的仙体追回来!”

  “是!”韩木飞身而去,仅仅是消失在了玉子复的视线里便去了别处,并未去追。

继续阅读:情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君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