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8 18:222,866

  “敢问仙人可是济山仙堂茗赤?”那俊美之人打量着来者点点头“正是”。来者满身狼狈,一脸着急“在下是魔族上士白鹰,是首领尤戈得力下属,此番来求仙人救我首领一命”茗赤一听尤戈有危险,也不在淡定“他出了何事?”“我家首领自上次与仙人分别后,急赶回处理重事,却被奸人所设计篡位,那奸人将首领迷晕囚禁在了魔洞内,说首领未有功绩抱负,今夜就要毁了首领元神歃血取心替位,魔族众多长老也未有异议,在下曾多次听首领提起您,只能来求救于仙人。”白鹰慌乱未表达明确,茗赤听的也糊涂,但一心想着尤戈的安危未有疑问就跟着去了。魔族界内浊气颇深,除了本族人,他人来此都会气短胸闷的,他整日与尤戈一起,也还好一些。急匆来到魔洞内,只看那铁链上的尤戈低着头散乱着头发,满身伤痕,不由得心疼,急忙冲进去劈开了铁链,扶起那人一看,容貌与尤戈不过几分相像,心里一凉,才知中了计,他早该想到这魔洞未有看守的人应是不正常的,早该料想到魔洞内仙人不能使强法他却求我救人是假的,立刻将那人一扔,起身就要离去,却被白鹰带来的魔族将士围住“魔族将士勇猛且众多,况且在魔洞里你是使不出太强仙法的,还是省些力气罢”白鹰说完就后退了几步抬手示意拿下,茗赤自知寡不敌众,未作抵抗,束手就擒了,心里琢磨着逃出去的法子。白鹰见如此顺利,忙邀来伊舞听从下步计划,伊舞对此很是满意,奖励白鹰一番,搔首弄姿的来了魔洞,看到被铁链困住的茗赤风华依旧,不惊不辱,几丝心动的言语调戏几句,茗赤冷哼着未看她一眼。伊舞玩弄着青丝轻呵媚笑着“仙人也不必疑惑,你能来此,自然是首领吩咐下人们的,只有你这精纯之气法力还不错的仙人才能助他练尸为用,当魔族悄无声息收复了四处周边在做首时,定会将你放了的,不过还是希望你能活到那时,为你的好友祝贺,哈哈哈哈~”茗赤听闻,竟傻呼呼的信了。回起与尤戈种种,想到是这等目的,不免伤心至极,“原来你的心这般黑,不枉是魔族首领”伊舞听闻讥笑想着,若不是你,或许我还是备受宠爱的姬妾,于是就唤了一匕首,生生刺在他胸膛上,使法取了些血装在瓶中后,狠狠拽出匕首离去。在接下来数日的取血时,每一次茗赤虽疼痛不已但也未作出一点哼叫声,只双手紧攥成拳头,脑海里只一遍遍的重复着尤戈对他邪魅,温柔,清雅的笑容,只呵呵笑着或者眼眶湿润着,不知这悔恨中有几分甘愿。伊舞想着茗赤已被控制住,得赶紧将尤戈弄醒,这茗赤应该撑不了几日,尤戈去寻他也得要数日。“首领大人,您可算是醒了,吓死人家了”见尤戈睁了眼,伊舞趴在他身上娇啼做戏,尤戈脑子昏懵中还是将她嫌弃的扯开,晃悠着站起扶着头问“本首是怎么了,怎么双眼迷糊,脑子不清的”伊舞连忙跪在他面前请罪“还请首领责罚,都是伊舞太想要为首领孕育麟儿,产出了幻觉,以为有了孩子,就在首领使疾引决时,探出没有孩子,一时难过分了心,不知怎的就昏迷过去了,睡了几个时辰……首领大人,伊舞不是有意骗您的”尤戈此时脑子还有些迷糊,但一听没有孩子一事,真如伊舞所言,舒心许多,也未降罪于她,自己去了酒泉池清醒清醒,次日就出了魔界寻茗赤了。

  如今星宝如愿的与长尧一处,虽然他冷淡一些,但总归是她的人,想想也是极为开心的,每日不作声的将他的墨研好,将他的经书整理好,做些好吃的,但从未打扰过他,就连二更徒行一微,也还是只跟在身后,阿炘问他,他却说无碍,是她想跟的,这解释让阿炘着实说不出话来。见星宝一人进行着自认为天长地久的爱情,长乐总是看不过的同他哥吵几句,长尧的解释也让长乐说不出什么,他说与她太亲近会影响自己的心法,让她陪同一起,自己看不进去经书,提不起剑,练不好丹。一微十三位弟子除了几位要好的,其他人都不晓得二人关系,星宝竟也从不责怪,她知道长尧的志向,只默默陪在他身边能照顾他就好,每次相见时他的笑更是让她沉浸在付出中。长尧曾答应她每到月初,就会陪她下山玩一次,想着明日就是了,星宝兴奋的睡不着觉,虽也就下午短短数个时辰,也足够让她开心,足够让她带着这回忆支撑到下个月。次日傍晚时分,二人置身于山下商贩的叫卖声,马车声,杂艺的叫彩声中。星宝多有害羞的跟在他身侧,不敢牵他的手,只拽着他的衣袖走着,长尧不阻止也不牵她的手停住问她“你想要去哪里?”星宝想啊想:平日和他们去的地方,他会不会不喜欢,那去吃什么呢,哎呀,怎么想不出个好玩的地方……。“嗯,我,我也不晓得,你说去哪就去哪”长尧很是无语,自己也没下过几次山,怕挡着路走至一旁用无奈的语气说“下次想好了再出来”星宝努嘴点了点头,低头看脚下踢弄着石子。过了一会,许是踢累了开口道“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你饿了?”见星宝摇头也不在说话,又听“那去园子逛逛?”“夏日虫蚁多”“那就在这附近逛逛商摊”“你有什么要买的”星宝不再想了,感觉的到长尧的兴致不高,只低下头小声道“那我们回去吧”长尧也未说话想了片刻转身也就走了,身后那人一路未语,轻轻跟在身后,也不在拽他衣袖了,他也没发现她的不开心,到了一微,身后那人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未再跟他,他只看了一眼那瘦弱的身影也径直的走回房了。长乐见星宝一脸不开心回来这般早,就去她房间安慰一番。长尧回了房内看不进去丹经,拿起剑在院内舞了片刻,心里不免有些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与她同处,着实语无伦次,总是静不下心去思考一件事,这般如何能修炼雪温咒,想着想着行偏了剑,险些跪倒在地,满脸是汗,起身看向星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别不开心了哈,许是我哥惦记着功课,或者山下天气有些热,不宜玩乐”星宝双手拖着脸“没有,我才没事呢”长乐撇撇嘴“我还不知道你啊,好了,我真得好好说说你,如今怎么这么没有勇气了,还比不得以前呢,累不累啊”星宝突然眼含泪水硬憋着不掉下巴抵在手上趴在桌子上说“许是以前没得到,做什么都大大方方的不惧怕失去,顶多就是他不睬我,也和以前平日里无样,现在得到后反而谨慎的不行,生怕做错什么惹他不快,将我丢开,只想好好对他能让他记在心里,他说日后成仙不在受束缚会好好待我的,成仙之后,这一生才刚开始,所以我不急。”长乐摸摸她的头叹气道“你做什么这般信任他,若他如今只贪图你的好,自私的接受着,成仙后不再与你一处了呢?”星宝拍打她的手“你这般说你哥哥,不怕他打你啊”长乐轻打着她的头“我是认真说的,即使他是我哥,现如今他做的这些,真是令我失望,我早就说过他不要随意招惹你的”星宝轻笑着抬头双手揉捏长乐的脸“好了,我知道你为我好,不过他不会不要我的,因为我要对他更好一些,让他离不开我,呵呵”长乐攥着她的手严肃道“你少折腾自己”星宝嘻嘻的点了头,长乐才放手。有些人就是没出息,刚受了欺负,却还心念着欺负她的人,长乐走后,星宝翻开经卷,想着要用功一些,这样或许能多于他说几句话来讨论经道,看了片刻,着实看不进去,将经卷放至一旁,又书写了许多字。她握不住他的心,总是自行难过,她也握不稳书笔,写的字向来不太好看,一丝长乐书写的清秀干净之气都没有,但她一直都在练写着,写七写八的练着,许是常写,如今只能将长尧二字写的好看,令人欢喜。正如那句话说我写过最漂亮的字,是你的名字。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