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9 09:342,724

  笠非这几日总感觉不舒服,心里难受的紧,小憩一会竟梦到了茗赤,看他血流不止满脸苍白只双目发红,怎么叫都不应,不由得一身冷汗惊醒。想起多日未有他消息,赶紧用他曾送自己的真气珠子寻他气息,感应发现竟在魔族,料知定有危险,于是告诉了星宝,这朋友有难,定当义不容辞的救他与水火之中,二话未说就上路了。星宝也没跟长尧说,反正她在与不在,他都无所谓的感觉不到。二人一路靠珠子寻着气息到了魔族界内,刚进入就有些支撑不住浊气侵蚀,本就未成仙,法力薄弱的要命,在此境地,几乎步履难行。幸而魔族人之前被白鹰治理的多有烟火,仙魔两族也是和平多年,族人对外人也算是和睦。两人也是偷摸着寻气到了偏僻的魔洞内,守卫在洞外的只有两个魔人,身壮体强的样子,打也打不过的有些犯难。思量片刻,星宝只得大胆过去搭话,却发现他们根本听不到声音,也看不见东西,只靠着气息放人进出。这女人身上气息陌生的很,魔人未有迟疑将其拦在洞外,满身透着黑色的光息,若是太强就会被伊舞感应到,星宝并不知但也被这黑亮的光息吓退了几步,不敢硬闯,招来笠非商议,靠着魔洞这么近两人都有些气闷,断续着说话。笠非猜测出他们应是靠气息的,着实没有法子只好又离开魔洞,原路返回,看到一阿爷在垂钓,星宝看着这位老人和善,想寻求帮助,却被笠非阻止了“别,魔族人可没那么好说话,咱们去人多的地方多呆一会,或许会沾染上些魔族气息”星宝不同意“你也说他们不和善,咱们还去人多的地方挤,这不找打嘛?”笠非也没法子,只好同意和那阿爷搭话,“老人家你好,我的衣服坏了,可否去你家借件衣服穿?”那老人缓缓转身看向他们“你们是外来者吧”“是的老人家,我被一魔人强掳来做小,我夫君跟着赶来救我,现在只想赶紧逃出去,但这衣服着实晃眼的紧,还请老人家帮帮小女子,我与夫君刚成亲啊”星宝连忙跪下啜泣着做戏,笠非一旁也不再像往日嘲笑,此时茗赤要紧,也跟着跪拜求助。那阿爷一听将垂钓杆一扔甚是不悦“是哪家的小子,竟还如此作丑,我魔族女子姿态百千,怎的就看上你这个不起眼的,说着又叹气“我魔族从不与外人结亲,强来的若是有了孩子才是造孽啊,罢了,你二人跟我来吧”星宝与笠非欣喜若狂的就跟上了。换了衣服,又借故喝了些水吃了些东西,道谢之后又偷摸着去了魔洞内,却还是被拦在洞外,把星宝气的不行,无奈之下只好将外衣脱下都穿在笠非身上,自己在外等着,见笠非勉强算是进去了,自己才算急促舒了一口气在石碓后躲着。果然茗赤被困于此,瘫在一角落里毫无往日风采,笠非急忙扶起他拍打他的脸叫唤着名字,茗赤迷糊之中睁开双眼,隐约看到他的脸,笠非怎么会在这里,他不会在此的,也断不能在此,想着又疲惫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不作声响。笠非见没了反应,想晃醒他,却感觉到手摸到的地方都伤痕累累的还在流着血,触目惊心不敢想太多,连忙抱起他离去。见两人出来,星宝就赶紧跑过去帮扶着他放下茗赤,搀扶着要走,就看到有人来了,正是伊舞,又到了取血的时间,碰巧遇到劫狱的了,呵,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伊舞虽没有强劲的功力,但此可是魔洞,收拾两个未成仙的岂不是像踩死蚂蚁一般简单。见来者不善,连往后退了几步,心里甚是没底,害怕之间,只好求助禾呈,即使受惩罚也不能丢了命啊。禾呈正在打坐,感受到星宝的传话,瞬移的去了魔界。伊舞玩弄着头发扭动着蛇腰一步一步靠近“哟,两个小娃娃要将仙人带往何处啊,我们魔族不好嘛?看把他养的,比之前白净多了呢,哈哈哈”星宝知道师父肯定会来,向前走了几步大胆开口呛她争取时间“我看你们魔族差的很,将你养成这般丑鬼样子”伊舞最讨厌别人说她不好看“你个野娃子,竟敢说老娘是丑鬼样子,你,你是活腻了,哼你要是夸我几句,我就让你死痛快些,不然我就生抽你的皮”星宝咽了咽口水叉起腰“反正都要死,我为何还要违心说你好看,你哪里有美丽的样子啊,怪不得尤戈常不回魔族,该不是被你吓到了吧,呵”连个小娃娃都知道我被扔下床的事嘛?伊舞气的脸通红也不想再废话了,说着要唤气先一掌弄晕她,在慢慢折磨死她。这一掌气还未落在星宝身上,伊舞就被突来的一死胖子一袖扫开了,见是自家师父,星宝激动的眼泪都快掉了满是委屈可怜巴巴的“师父”禾呈见受伤的人正是茗赤,还以为星宝是为情才不把命当回事敢来闯魔洞,还要带着笠非一起送死,不是痴迷长尧嘛,怎么这会就移情别恋了,如此紧要关头,禾呈还不忘开小差想徒弟的八卦,也知不能久呆,衣袖一挥急忙离了魔族。“师父,他可还好”禾呈替茗赤疗了伤服了药刚出来就听到星宝笠非的声音,甚是不悦“本师在此,他自然无事,养几天就好了,不是说了让你二人去闭境净化身上魔气嘛,为何还在此,修为弱就不要了嘛?”二人听闻茗赤无事,才算放了心,像师父赔了罪赶紧去了闭境。而尤戈寻了茗赤几日也未寻到,所有他们常去的地方都去了:难不成跟哪个俏佳人喝花酒去了,还是出了事,不会的,他从不惹事,法力也不弱,还有谁能伤他去。思索片刻,心生一计:对啊,我若是把剑玉石给了他,不就随时可知他在何处了嘛,对。想着就要去寻一安静的地方剖心取剑玉,果然是陷入情网中的人,剖心取玉石也只觉得虽疼又不会死也不会少了修为,有何惧。

  笠非和星宝从闭境出来后立刻奔向茗赤那,二人细细照料着,星宝此时才来了气“我就说那尤戈不是好东西,你这小白脸还与他这般亲近,遭罪了吧,被他女人报复了吧”笠非见她碎碎念道,虽也醋茗赤与尤戈亲近,此刻更多的是担心茗赤的身体“好了星宝,你别聒噪他了,咱们只等他醒着,别吵着他了”星宝不理睬他又说“你个小白脸,竟让笠非都为你说我不是”笠非不想在说话,轻拍打在她头上。茗赤咳了两声缓缓睁开了眼,只看见星宝和笠非两个人的脸挤满了他的眼眶“醒来就看到你们两个的大脸快要贴到我的脸了,离我这么近是要吓死我嘛”“你要吓死了,还会嘲笑我们两个?”茗赤看到两人就知在魔洞内隐约看到笠非不是幻觉,是他冒死去魔族救了自己,感动的不行,轻咳两声“笠非,谢谢你”笠非脸微红挠挠脑袋“咱们这交情,何须谢字”星宝听两人一言一语的想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轻轻捏了下茗赤的脸“你个小白脸怎么不谢我,本姑娘也是为你上了刀山火海呢,你倒好,重色轻友的紧”茗赤心里一紧满是热泪,没想到整日只会与他吵架斗嘴的人也冒着生死之险去救他,还是个法力差的要命的女孩子。有这种朋友,也算值了,想说句感谢,但话到嘴边说给她就少了许多味道“你这小身板还刀山火海呢,嘁,行,本仙谢谢你,没想到你个猪头还有些用处”“你,哼,要不是看你有伤,我定把你打成真的猪头啊”星宝说着攥拳作势吓唬着茗赤,他清浅笑了几笑,即使一脸苍白,虚弱的紧,这笑容也似寒冬里的暖风,夏日里的清泉。却不知心里为尤戈的背叛又流了什么样的泪,这魔族的烟雨迷了那人的路,湿透了他的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