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10 14:172,484

  尤戈将手放在心口上,念着咒,唤出紫气,只见那手掌与心间慢慢产出着距离,片刻胸口血喷不止,本是暗红色的衣袍,如今被浸染的更为鲜艳红亮。满额头细密的汗,青筋暴起,嘴角流着几丝血迹,脸色煞白,却依旧好看的要命,手心掌着那透紫红光的剑形玉石嵌在心上,深情望着就像看着那人一般。粗喘着气勾起嘴角浅笑,急念了一决,见其消失,才笨重的一手扶地支撑着起身,一手不羁的抹掉嘴角的血,酿呛着走回魔族,他必须要闭关休养几日了。茗赤正与笠非说笑,突然一团紫红气法而来,直入茗赤心间,二人竟都未曾看到这东西。本就虚弱着,险些受不住,连吐了好几口血,笠非吓得惊慌失措,速起身拍打他的后背询问着,茗赤摇头不语,实在没有力气说话,脸红面涨的又吐了几口血,才算平静重重倚在床上。笠非顺了顺他的心口,用绢布轻擦掉嘴边的血“现在可好了?”茗赤闭眼捂着胸口点了点头“嗯,无事了,笠非,我想睡一会”笠非扶他躺好,便出去了。不知为何,一阵困意来袭,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只想睡一觉,这一闭上眼就是好几个时辰,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与其说是梦,不如说全是他与尤戈的记忆,一幕幕的闪现着,让他一会蹙紧眉头一会清甜笑着,直至傍晚才醒来。尤戈至殿内后就得知他在一微道堂了,有些体力不支的跪倒在地,将手放至心间自语“你是去寻他的嘛”说罢重栽倒在地,想着在自个殿内,白鹰定会为他疗伤护法的。

  伊舞因为丢了茗赤,正在摔东西发泄,想着各处不妥当的安排如今后悔莫及,见白鹰急忙过来也没给他好脸色,拿起一花瓶砸去,白鹰不想与她闹,顺手接过花瓶放至一边小声道“好了,首领回来了”伊舞见他那么惧怕尤戈,想这懦弱的样子让她更生气“他来了怎样,你这般小心?”“不是的,他回来了,但是昏迷在殿内,我这不就来找你商议嘛”伊舞一听心里就知道该如何做了,悄悄在白鹰耳边嘀咕着,白鹰大惊失色“这样,不好吧,他醒来之后怎么办”伊舞拍他头喝道“如今昏迷中,之后若是不闭关疗伤,他就再也不会醒了。”白鹰一听醒不来还是惊慌的不行,伊舞不想在废话了,提着他就去了尤戈殿内。见尤戈衣衫血迹斑斑,白鹰还是有些心疼,心里提前自责的道歉,伊舞可不管那么多,想着能到害人的地步还不是因为他将自己扔出来,说着就要剖心取剑玉石,手刚抬起发现自己好像不会这一法决,咬咬嘴唇含情脉脉看着白鹰表示自己太着急忘记自己不会那咒,白鹰看她着急忙慌自信满满的样子,没想到竟不会,那有什么法子,他也不会啊。

  二人正思索着要去翻阅史籍,突然变了天,魔族本就阴暗灰蒙的天瞬时狂风骤雨袭来,带着雷电闪火的劈向尤戈殿内,魔族圣兽鸾鸟本是寓意着太平安宁,如今却也嘶厉嚎叫,众多长老们明白这是圣物剑玉石换主了的征兆,不明所以纷纷去殿内觐见尤戈。白鹰只好以尤戈最信任得力的上士身份来应付众多长老,他和伊舞在这些长老面前还算个孩子,自然不知道剑玉石的事,听闻之后不知如何应对,双目四处找寻伊舞。知道剑玉石不在尤戈身上的伊舞只觉得天赐良机,缓缓走来恭敬有礼的跪拜长老及白鹰坚定的说是尤戈无心首领一位,让白鹰今日即位首领了。长老们面面相觑,按理是要他们亲眼看着剑玉石与他融为一体才行,如今未见却也不能让他剖心证明,思想着白鹰这些年确实做着首领的样子将魔族治理的一番好景象,伊舞又自小服侍尤戈颇受喜爱,应该不会另生枝节。他们也是老了,不太想过问这些大事,只觉得魔族子民能安宁和睦的生活便好,未有异议的跪拜朝贺着白鹰,才都离去。白鹰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突然就是首领了,过几日就可以即位册封大典,还好自己法力也不算薄弱,若有战事,应该是可以对付的过来,然后要将伊舞明媒正娶,大贺几日,一人在首座上臆想的痴傻笑着,伊舞也没想过什么都没成功就轻易的得到了,也沉浸在喜悦中,依附在白鹰身上娇媚着。尤戈本也打算闭关出来后指让白鹰为首,自己寄情山水,游玩世间。虽然白鹰没有圣物剑玉石,但自己也会护他的,再以他那温和的性子,定会让魔族子民安定平康免除战乱。只是如今最信任的属下在美人怀中已将他忘至一边了,没有人为他疗伤护法,半死不活的昏迷着不知还能撑几日。

  茗赤稍微好了一些,在一微溜达着,看见他的弟子无一不惊叹他的那张脸,虽这几日清瘦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风华。见星宝在一旁观长尧练剑却不敢打扰,不由得想要嘲笑几句“你可真没出息”星宝的银鞭轻打在他胸口白眼道“去,别打扰我”。轻笑一声“现在可是如愿了?”星宝嗯了一声点点头,茗赤背着手俯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星宝脸微红也要笑他几句“哎哟,你个小白脸懂得这般多,说说是用这句话让多少姑娘苦守誓言等着你呢?”茗赤呵笑着“我可没有,本仙不是个多情的人,这一肚子的情话可没说过几句”星宝撇撇嘴不信“我要是个男儿身生的你这般好看,定会搜罗天下的美人为我充房,哈哈哈”茗赤鄙视一番想着幸好你不是不然得祸害多少姑娘“做梦,不是谁都有本仙这般之姿的”说着抬头傲视,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让星宝想抽他,长得好看了不起啊,不过想想就是了不起啊。长尧一套剑法已结束,见二人还在热聊个不停,甚有醋意,明明是来偷观他练剑的,虽自己对她不够好,那也不许别人与她如此亲近,走过去未招呼一声茗赤就拽走了她,星宝一头雾水的回头看着茗赤招手让他回去,茗赤摇摇头笑着回了房,再过几日,也该回仙堂了,不然那炼丹的净荟草要枯萎了吧。

  长尧将星宝拉回房内,一句话不说只直视着她,星宝被看的发怵,不知道是怎么了,只看到他满额密汗,想着替他擦拭一番。手刚碰到额头,长尧紧蹙一下眉,将剑随意一丢,攥握住她拭汗的手,低头俯身轻吻了一下那软嫩的嘴唇,然后紧抱住她说了句自己都觉的酸的话“不许与别的男子有特别亲密的关系,我会不开心的”星宝从他攥自己的手腕开始,脑子就是空白的,一直处于呆懵的状况,木讷的点着头,好久才反应过来,回味起来才又沉浸其中,乐呵的不行。然后眉眼含情的望着,长尧心里也甚回味自己刚才的冲动,对她温柔一笑“记住我说的话就好,无事多用功看看经书,练剑也可以,弹琴也好,总之一天有很多事可以做,不是无聊到整日和他们下山吃喝玩乐的,我希望日后你我能同去一处仙堂”星宝听他一气说了这么许多,自然是欣喜应着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