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4 09:492,471

  星宝收到笠非的传话,以为被尤戈欺负了,拿起鞭子火急火燎的就去寻他,结果半路就遇上了,看着满是可怜和狂躁的笠非“哎,笠非,你怎么回来了,走,我替你抽他去”说着就拽人要走。笠非连忙拉住急性子的星宝“好了,咱回去吧,虽然我不是能言善辩的人,但绝没有吃亏,也呛了他几句”“真的?那尤戈脾气大的很,可不饶人,不过他要真欺负你,我定跟他打架为你出气哈。”笠非又感动又想笑“我明白,不过你这薄弱的法力,还是算了,不然真跟人拼命,担心的还是我们”“呵,你觉得我给你们丢人了”“哎呀,没有,我不是担心你嘛,真因为我出了事,小五他们能放过我嘛”“呵呵,逗你呢”“你啊”……两人有说有笑的回了一微。而甚为孤单的尤戈离开奎苑后,实在不知去哪找乐子,想着许久未回魔族了,该回去看看了。

  刚回到魔族界内,单凡稍有些姿色的女子,都欢喜的不行,纷纷前来献媚,若是从前,尤戈定会挑选几人,载歌载舞,一醉方休,彻夜天亮。如今倚躺在殿内,看她们一个个娇羞,热情,性感,清纯的,竟一个未有入眼的,看那讨好媚谄的样子也浑身不自在,通通打发下去了。尤戈还算有些个首领的样子,许久不在,总该问问魔族的近况,传唤来了自己最信任的下属白鹰“本首多日不在,一切事物皆有你处置,可有何棘手的或者大事”白鹰细皮嫩肉的似孩子般的稚嫩,却老练的揖礼敬道“回禀首领,确有不少大事,不过皆被属下解决了,还请首领放心。”尤戈之前还算有些傲气抱负,现在呢只有玩乐的心思了,听属下的报备,尤为满意,总觉得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了,又是封赏,又是嘉奖的,就让白鹰退下,自己去了酒泉池。却不知白鹰口中的大事竟都是七婆八姨的琐事,尤戈刚任首领没多久就败了一仗,闭关出来后又是常不在魔族,整日只恋蓝颜,既无功绩,也无抱负。白鹰日渐不服气,凡事亲力亲为的树立形象,暗自收买着人心,不过白鹰是个可爱的男孩子,所谓的收买人心,就是天真的去给这家说媒,去那家迎亲,偶尔打个小流氓,背魔族长老过个河,整个魔族在尤戈闭关期间就被白鹰管理的比凡间还要有烟火气息了。虽都是小事,反应好着呢,魔族男女老少都待见他,赞赏他,信赖他。这般受尊重让白鹰感觉尤为美妙,哇的一下就膨胀了,要打算做出一些大动静,有朝一日坐上首位。尤戈缓缓慵懒的走去酒泉池,就看到曾经颇受宠爱的魔女伊舞正在酒泉池里等着呢。尤戈曾看重她不是没有道理,此女知晓别人的喜怒哀乐,眼性十足,更是有计有谋的,不过虽然你还是一样的明艳动人,通情心意,但你不晓得你面前这个男人已经对你不感兴趣了,可以说对你们都不感兴趣了。只见这伊舞婀娜多姿,曼妙玲珑的在池中轻舞,若是个女人都觉得鼻血直流看不够呢,结果尤戈只轻魅一笑使法将她扔了出去。伊舞被丢了出来,感觉受了侮辱,我是哪里不美了?未来及在地上哭啼,哇,居委会大妈白鹰又上线了,魔族向来没有男女之间的分寸,对伊舞是一顿安慰宽心,伊舞表面娇柔啼哭令人心疼,内心算计着白鹰:他在魔族享有名誉,颇有号召力,只要帮他一把,或许魔族首位就要易主了,自己不就算是女主人了嘛。没错,一个天真无邪只会做好事的孩子就被勾搭了。

  长尧近几日心事重重的,在亭间抚琴也分了心,长乐闻声而来“哥,你这琴声可算是登峰造极了,我再不来阻止你,可就真的要死人了。”长尧也不想斗嘴,并未说话,只呆呆看着前方,“哥,你怎么了,这几天这么不正常?长尧问“哪里不正常,我不挺好的嘛”长乐呵的一笑坐下“今日,你心神不宁的将琴弹成这样,昨日你将师父的茶水倒满溢了一桌子你也没发现,前日你炼丹将丹都快练没了才收功取出,前前日我就不说了,我说哥,再这样你就得走火入魔了。还说挺好的,我还不知道你嘛,皱巴着脸快难看死了。”长尧叹了一口气“我……我也不知道,前几日做了一个梦,梦到星宝与我成亲了,然后这个梦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长乐听完大笑“哈哈哈,哥,嗯……综合这段时日来说呢,我猜你这是动了心”“并非如此,虽然关系比以前亲近些了,但最大限度也只能是像笠非小五那样与她的交情。如今做了一个这般奇怪的梦,让我不知如何面对她,面对自己,感觉自己像是个龌龊的伪君子。”长乐靠在哥哥肩上宽慰着“哥,一个梦而已,你若喜欢就同她一处,若不喜欢就不要给她希望,星宝是个感性重情义的女子,你若清楚自己的心,她也会明白的,何况如今她也只想以朋友陪伴你左右了。” “我知道她是个好姑娘,所以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了,呼~算了,走,咱们练剑打一架去”长乐一听就要溜, “哥,呵呵我。。就不陪你了吧,你一点都不温柔,哪次不让我受点苦就不是你了”长尧坏笑着是生拉硬拽的架起长乐走起“好,你哥我绝对不打死你”“救命啊~”

  长乐筋疲力尽的回来,星宝正在门外浇花,见状忙丢下东西去扶她“怎么累成这样,走,回去歇会。”“还不是因为我哥,今日陪他练剑,他跟疯了一样,几乎一招不让,招招锋利,我让他温柔些,他又轻柔慢飘的要诓死我,你说我好心去陪他说话,换来这样的对待,就连平日,我也没少吃亏,哼,我再也不陪他练剑了”长乐来到房间就瘫在床上埋怨着。星宝给她倒了一杯茶“是嘛,我怎么不知道他练剑这般”又一想,喔,也是,自己好像没和他一同练过剑。长乐喝了一口水趴在星宝肩膀“听话,不要和他练剑,特别是第二套凌虚剑法,不过,你这般霸道的剑法倒是可以和他一论。”“我再喜欢他,也不能虐待自己个吧”星宝喝了一口水玩笑着。又想起什么将茶杯放至一边,捏着长乐的脸问“对了,你跟然皓是怎么回事,我听长尧说,他对你有些心思呢。”长乐歪着脖子目视星宝“对啊,他是有,可我又没有,他确实颇有男子气概,但是咱们日后要分开深修仙堂的,总之我没考虑过儿女情长的,本就道法不精,分身乏术”星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靠在床边嘟哝着“我还以为我们能一直留在一微呢,如今太美好,都让我忘了以后还有更远的路。都说仙堂的机关术骇人,若不在一处,我以后还能再见他嘛。”“当然会了,一旦获得了仙人认可,还怕那机关术作甚,好啦,别想那么多了”长乐实在是累了,躺在床上低声说道。星宝见长乐也确实乏了“嗯,我记下了,歇息吧,我走了,别睡着了,还有晚功课呢”“嗯~”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