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5 18:022,768

  禾呈今日又不在,长尧也算是忙里偷闲,赖在笠非处下了几盘棋。笠非沏了一壶清茶,缓缓拿出棋盘“今日怎么有空上我这讨杯茶喝”长尧与他不见外,自己倒了杯茶,坐下便说“今日师父不在,我想偷歇片刻,阿炘一直都很刻苦,长乐陪星宝下山去了,小五好像一直不怎么待见我,我可不来你这了”笠非勾起嘴角浅笑“不只是下棋吧,你近日不似往常,是有什么要我给你解惑的?”长尧将茶放下,走了一步棋“嗯,你觉得木星宝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笠非听闻木星宝三字,不由得一笑“她啊,只会打人,花痴,犯错,发脾气,小聪明,急性子,哦,还有杀鸡,哈哈哈。”长尧又落一子瞥了一眼“我认真问的”笠非听罢也就不逗他了认真的回答“不做作不虚伪,性子活泼,豪爽义气不逊色男子,总之是个直率真性情的好姑娘”“怪不得她总说你最懂她,你说的这些优点缺点我竟是从未在意过”笠非给他续了一杯茶“怎么,你所认识的星宝,是个只会跟在你身后,无限对你好,会照顾你支持你,陪你一同淋雨的小疯子?”长尧听着也忘了落棋子“呵,她倒是什么都跟你说”笠非趁机将长尧的手按下随便落了一子“我们算是知己”长尧也并未在乎眼下的棋盘“你说我若是有了牵挂的心上人,互相努力的修炼雪温咒,还能提升不少修为吧?”笠非一听将棋子放至罐中甚是严肃“你若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不是因为对她有感情,希望你不要去招惹谁,日后要想去得好仙堂,以你现在的修为,怕也经不起折腾”长尧拾子答道“若我说心里有她呢”话落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走了几步棋。良久,笠非才低声回着“我对男女之情不甚了解,你不要负了她”

  长尧离去时银铃一直在亮,星宝一直在问他有没有想吃的,想喝的,若是从前,长尧不会用心去听她的传话,而今竟也回话了“没有,快些回来”简单的几个字足以让她头昏脑胀的开心了。匆匆忙忙的拽起长乐就回去了,回到一微也没奔向长尧,也没传话与他,只是不由自主的就要回来了。急匆喝了一杯茶就去笠非那里了“呐,知道你特别爱看书,我瞧着这书卷不错,虽然我没怎么看懂,但料知你大概会喜欢,就给你带回来了”笠非随意拨开看了几眼,“嗯,确是我钟意的,谢了”“呵,你跟我客气什么,好了,我走了,你慢慢看吧,师父传话与我说他明日回来,咱们大可偷懒一天”“我记下了,去吧”笠非看着星宝纤弱的身影离去,瞬间心中繁杂,此时长尧虽动了心,但那份心还不够,他担心着她会在长尧身上受伤害,但细想又并非是他能左右,只好关起房门去看书了。星宝离开后又兴致冲冲的去找小五,她买了小五爱吃的果子,又与他讲了和长乐在山下的趣事,两人靠在廊柱上聊了许久。

  长尧从笠非处回来后,躺在床上思量许久,他想他是需要星宝的,习惯了她对自己的好,习惯了被爱,被敬着,她和这种感觉自己应该都是喜欢的吧,何况那书中记载着两个心意相通才能修炼的雪温咒,对修为大有帮助呢。想着想着自己也不禁笑了,又不好意思的找来星宝直说,只好银铃传话与她,又是短短几个字,木星宝激动的险些将房子拆了“星宝,同我好吧。”某人也平复不来心情去回话,只带着满心期待和欢喜 哦还夹杂一些疑惑,一路跑向长尧处,看长尧正拿着银铃不急不躁的等回话,某人什么也不管的就扑过去紧抱着,长尧对此多有欢喜,他喜欢星宝喜欢他的样子,虽然全一微都知道星宝痴迷他,不过还是要注意影响,毕竟这是道堂。长尧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好了星宝,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星宝才不想那些,软语低糯“师父又不在,我只是抱你一会确定一下,你怕什么”长尧还有很多话要与她说,只轻扯开她的手臂“听话,我有事跟你说”说着拉她坐下,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唯独没有说雪温咒一事,他觉得还不是时候。星宝越听脸越黑,这还算是一处相伴嘛,原来长尧跟她说的都是以后相处的模式与规矩,见星宝一脸难以置信,随即又说了许多苦衷,所以即使这些要求无理,星宝还是满心情愿的答应了。瞬间笠非小五长乐的银铃都亮了,星宝按捺不住着欣喜告诉他们,让他们也为自己开心一番,笠非已料到了,也就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小五甚有失望,他并非是喜欢星宝,就是觉得长尧配不上星宝,不过既然如此了,也是满当当的祝福与她,长乐的反应也是不温不热的,她晓得长尧动了心,但也知道他更多的心思不在她身上,却也不能去拆散。三个人都只希望长尧能待她好一些,生怕星宝受了委屈和伤害藏在心里不与他们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此后,只是她一个人的情深。

  尤戈在魔族待了几日甚是无聊,满心挂念着某人,交待了事宜就去寻他了。白鹰显然被伊舞染化了,尤戈刚踏出魔族界内,白鹰就招来他的伊舞姐姐了解计划“昨日未等你开口,我就被首领叫走了,今日你好好跟我说说”伊舞娇媚风情倒了一杯酒自然的躺在白鹰怀中“我说了你可愿意做?”白鹰接过酒一饮而尽“那是自然,你说”伊舞玩弄着白鹰的长发柔情道“你可知海水森林的兽怪都是从青冥渊放出的,它们身上有仙人的怨气戾气,很少有灵性的,很久以前我听一阿爷长老说,这些野兽可把它们催化成人形成为走尸为人所用,一旦有了这些走尸,谁也拦不住你坐上首位。”白鹰听着就来了劲“那怎么把它们催化成走尸?”“首先我们必须要控制住一位法力甚高有精纯血气的仙人,放着他的血,将野兽引出海水森林至魔洞内,每日用那仙人的血养着,直至我们练出行尸丹,行尸丹还算简单,魔族史书中有记载,找二十个万岁以上的魔族人取出他的胆,将他的精气修为吸进胆中,配以剧烈七蛇毒和藏伶花汁,不间断的注入蛇毒和花汁炼制七天,这行尸丹就算成了,吃了丹药的野兽也就化为走尸人形了,然后你就要将那仙人的精魂抽出服下,在喂以走尸血,它就会为你所用了。”白鹰听闻如此残忍,慌忙起身摇头“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杀自己的族人,再说控制一个仙人如何的难,何况魔族要有授礼的,你要让走尸为我授礼嘛”伊舞也算早已料到他的反应,白鹰还保留些着纯真善良呢“方才不是答应愿意做嘛,怎么这会又不应了”白鹰也是抓耳挠腮“伊舞姐姐,咱们换个法子吧”伊舞轻呵一笑将他拉至椅中喂酒“那你有什么好法子?求他让位?还是要将他囚禁逼迫?又或许你能将代表魔族首位的剑玉石拿来?”白鹰避开酒不假思索点头“对对对,剑玉石,有它不就行了,可是我只在首领授礼时见过,也不晓得在何处,不过只要用心调查一番定会寻到。”说着竟傻呵呵的笑着,伊舞见状鄙视瞥了一眼“哼,还说是尤戈的得力下属呢,连这个都不知道”白鹰一脸惊喜“你知道?”伊舞不屑甚有微词“当然,这剑玉石在授礼之后就会和首领融入一体放至心间护体,直至死去剖心取出”“啊?那不是还是要我杀人嘛?有没有不见血的法子啊”伊舞颇有怒火“取他的心,他又不会死,你这般维诺退缩还做什么首领啊。”

  见其生气,白鹰小心问着“哦,那我怎么取他的心啊,我打不过他,又不能伤了他”伊舞闭眼皱眉吸了一气“自己想法子去吧”,说罢恨铁不成钢的走出。白鹰在后抓抓耳朵疑问“我没问错什么啊,我就是打不过嘛”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