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3 09:002,782

  尤戈画了一幅画像,让下属们偷偷的打听了许久。近日,终于得知那人唤为茗赤,属济山仙堂,心花怒放,一去往日忧愁,立刻动身去了济山仙堂。虽仙魔两族和谐共处许多年,还是有很多小仙抵触魔族,尤戈也不想制造太大的动静,于是思来想去化作一小黑狗,在仙堂门外转来转去等来了刚从笠非那处回来的茗赤。茗赤见这小黑狗毛茸茸令人喜欢,一只手好不温柔的掐起脖子走进堂内,尤戈脖子生疼,想着怎么这样野蛮,反抗着动了几下,结果茗赤就将它扔进一满是水的小木桶里。茗赤只觉得有点脏,想着清洗一番在抱着玩耍,所以只提着脖子,没想到它这般活跃,一手快拿不住就赶紧扔在木桶里了,见其老实了,转身出去拿些东西。这尤戈眼巴巴望着他离去,想着这样粗鲁对一只狗狗,还泡在水里,该不会是他喜欢吃狗肉,要把我洗干净炖了吧,越想越瘆得慌,想着赶紧化人身跑,没想到这木桶太小,化了人身承不住,生生将桶压坏了,也不管满身是水,将要离去,茗赤就进来了。他对尤戈还有些印象,见状有些奇怪不解,尤戈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同时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尤戈颇为尴尬,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只好讪讪笑着先回答“额,我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是啊,你有什么好看的,你不晓得嘛?茗赤轻笑见有些狼狈的尤戈将本想擦狗的干净绢布扔给他擦脸。结果这本是给狗狗用的绢布就成了某人的私人珍藏品。茗赤又想到了他的小黑狗,伸头看着不见,很是疑惑“咦,我的狗狗呢?”说着扒开尤戈,看着破坏的木桶。只见尤戈有些脸红轻咳一声指着自己说“这呢!”茗赤一愣,绕了尤戈转了几圈后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一个魔族首领,为何要化作宠物捉弄我?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可还算有趣?”尤戈听罢邪魅一笑转身盯着他问道“那。你想我如何对你?”“你们魔族都像你这般不正经的人?”茗赤只当玩笑捶打在他胸间。这长得好看的人啊就是不得空,茗赤刚从笠非处回来现就被尤戈哄走了。

  今日木星宝开始遵循长乐的教导:学着描眉梳发,记得笑不露齿,还要温柔似水,不能在长尧面前打人骂架的,时刻注意形象,既然态度改观了,一定会注意人的改变。星宝在镜前想了许久:长尧是喜欢这样的嘛?单单换掉男儿的发饰,装点一番他就喜欢了嘛?那我以后就要一直这样?唉~算了不想了,还是先去找他。星宝也不似从前般莽撞粗鲁的叫唤他,细声软语的“长尧,今日然皓下山我请他帮我带的,你最爱吃的,放这里了?长尧对星宝常买东西也是在没法子中习惯了“星宝,咱们说了几回下不为例了?呼~嗯。。我去练剑了要一同去嘛?”星宝当然想去,可想起长乐的话,在他面前应该温婉可人,她的剑术又……“嗯,我不去了,我要去练字”长尧一听竟然拒绝自己了,还有了些小小失落“好,那我去了。”刚迈出一步就被星宝拽住“咳,那个。。你就没发现今日哪里不同嘛?”长尧还真没发现,往屋里看了看“没有啊,什么不同了?”星宝火气噌地上来了还要告诉自己冷静又微微笑着“我啊?”长尧想着你平日不是这样的?也不想耽搁时间将手一抽开玩笑道“嗯……我看出来了”星宝立刻就火消云散了满是期待的看着他“你啊,比平时更傻了一点,哈哈”说完就赶紧跑了,他可是见识过被星宝殴打的笠非小五呢。星宝一下又跌入泥土,她就知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做什么样子他都看不到,正如喜欢就是喜欢,他做什么样子你也都不舍得介意。委屈巴巴的自顾走在路上,碰见笠非和小五两人搬着经书送去后房“哎哎哎,这是谁啊,怎么今日这般清纯美佳人啊?哈哈哈。”小五截住她打趣,笠非也笑着迎合,星宝此时心情正低落,也不想拌嘴“去,不想说话。”两人放下经书过来,小五说“怎么了这是,梳妆的这么好看,火气还这么大?”“就是嘛,女孩子不要总生气。”星宝突然抬头一笑“我今日好看嘛?”小五和笠非频频点头表示认可。星宝闭眼深吸一口气转身走了“喔,走了。“哎,怎么还是走了?”小五指着想追又转身问笠非。笠非搬起经书叹气道“唉呀,咱们也走吧,她呀,肯定刚从她的悦己者那碰壁回来。”小五一想也是,除了他能让她这般失落,轻笑着搬起经书跟上了笠非。

  “我哥没看出来?怎么会啊,你和平日差距这样大,人家小五笠非都说好看呢……”长乐说完就后悔了,觉得他哥是有多没在意星宝 “额,好了星宝,总之你以后就这样子梳妆,反正很好看嘛,女孩子哪有你那样一身男装,整日大大咧咧的喊打喊杀,虽我们是修道之人,但日后要成仙的,你看哪家的仙子不都是娇柔多姿的?”星宝此时已调整过来了双手撑着下巴一脸憧憬“嘻嘻,我知道啦,你哥嘛被我拿下是迟早的事,嘻嘻嘻,来日方长。”长乐想着这是从她哥那受了多少打击才锻炼出这样不轻言放弃的心性“对了,你知道嘛,我哥每日二更时分都会绕一微走好几圈,可能是上次被罚,罚出病了,特别喜欢绕一微徒步而行,还说夜深虽凉但能清心,可凝神参悟着道法。”星宝一听觉得机会又来了“嗯?他大晚上的出门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时刻跟着他,不过这不正好给我提供了机会嘛,哈哈哈,星宝笑的开心才留意长乐鄙视的眼神,于是站起来一派正经“咳咳,我要用心参悟道法,认真静思教诲,决定从今日我就跟随长尧一起徒行一微,参天共地。”

  二更时分,木星宝准备好一切两眼放光般的直视前方走去,此刻众弟子无非就是在房内诵读经卷,又或者去炼丹阁,也有闷头睡觉的,出来散步的还真没有,本就空旷的一微如今更是分外清冷。咦?那人好像不是长尧,快步走近一看“阿炘?你怎么在这啊?”阿炘还想着她怎么在这“我每日都在这里等长尧过来,然后在山外围走走”星宝暗想着怎么还有个阿炘陪着,阿炘又开口问“这么晚了,你这是……“阿炘看着又是披风又是长鞭的星宝有些疑问,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骑马围猎呢。星宝尴尬笑笑“呵呵,我冷,鞭子我防身,我也是打算去走走的”全一微都知道星宝的那点小心思,阿炘也不傻,轻笑一声转身不再看她,见不远处的长尧正不缓不慢的走来“长尧来了,你要一起嘛?”星宝一听反应还有些激烈“啊,不用不用,我等你们走了在走。”说着就赶紧要藏起来,她并不想让长尧知道她偷偷跟随他,走了两步又跑回来“阿炘啊,别说看到我了”阿炘也明白点头应着。“阿炘,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跟谁讲话”“没有,突然想到一句话而已”“嗯?说来听听”“自是红尘多纷扰,遥有山海一梦归。”“怎么?春日将近,满心春意桃花情?”“你还有心打趣我?”两人边说边走了些距离,星宝听声音有些远了,便赶紧跟上,虽说不上话,但就是感觉很欢喜,很美好,呵呵的跟在后面。这么显而易见拙劣的跟踪,长尧自然觉得出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她,嘴角一笑也不阻止,就当没发现,悠悠的跟阿炘继续聊着师父批注的经文注释,阿炘也只觉得好笑。后来每日星宝都会偷偷跟在长尧后面,听他说着她不懂的道理,听他清爽撩人的笑声,即使他没发现她,没理过她,但是星宝也觉得尤为满足,后来阿炘就不觉得是小女孩的可笑行为了,而是深感同情和不解:你心里满当当的都是他,他心里沉甸甸的都是道,唉~

继续阅读:第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