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3 09:002,829

  禾呈今日收到一书信,看信之后面色凝重,速招来了十三位弟子。“本师常游历在外,也结识了许多人,今日有一位当朝官员落难,送上信物来求本师助他,本师想着挑两位弟子速速下山,帮他渡过难关也算得是历练”“啊?朝堂之事,师父竟也要掺和”“是啊,这朝堂官员落马,我们怎么懂得处理”“应该是个好官,不然师父怎么会帮呢?”听着众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禾呈当真觉得太过于惯着了“咳,没有规矩,本师让你们议论了?这位官员落难的事和朝堂无关,是他的家事?”“原来是人家家事”“师父怎么管人家私事啊?”“哎,该不会是娶妻纳妾的事,让师父帮其选择一二?”“哈哈哈,你怕不是要被师父打了?”禾呈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真是疏于管教了,气哼哼的将书信一扔甩着袖子“自己看好了,没礼貌,哼”星宝见状一脸讨好过来禾呈身边,她知道师父定会让长尧去,所以此时来谄媚两句“师父,不要气坏了身子,您这些弟子都将您当成至亲朋友才毫无顾忌的,还。。还有啊师父,我们大家要是害怕您呢,说明您残暴苛刻,大家都不怕您但是信服您喜欢您,说明师父既是法力无边又是亲和待人的仙人,你说对嘛师父?”星宝这边溜须拍马,那边就被小五瞥见,笑着撞撞笠非“哎,你看,这丫头还真会趁机拍马屁”笠非微转头一撇“你还不知道她嘛,她这是算好了师父会让长尧下山,得空找机会呢。”禾呈心里已是沾沾自喜,想着虽然你最让我头疼,但你也最能令人宽慰。

  众弟子看了书信才明白,这唤为叶清从四品的文职外官,为人公正清廉,深得民心,有幸见过师父,聊几句甚为投机,师父觉得此人一身正骨,两处豪情,结交为了朋友,后送他一信物,若他有难可来一微求助。这叶清有一独子,唤为叶帆,因是独苗,叶清夫妇尤为溺爱,向来有求必应,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与世交傅员外的女儿傅琴儿有姻亲在身,眼看婚期将近,傅家却悔婚,称叶帆因不想娶小女,找人毁了她清白,非要将叶帆私自囚禁起来,要黄金五千两去赎他私了。叶清在朝为官十五年载,兢兢业业,清正廉洁,哪里来的五千两黄金,又不懂得变通得罪许多官员,此时也没人划出一些钱财与他,生生看着儿子被傅家人关起来。着急上火着要已命换儿子一命时,叶夫人就想起了禾呈,速派一亲信求助禾呈。

  果然禾呈派了长尧,某人又苦苦哀求示意,星宝就顺利着理直气壮的跟长尧下山了。走之前还在长乐小五面前嘚瑟了好一会,小五看她那痴傻的样子,真想一脚将她踹到叶府,两人整理片刻就出发了。“嘻嘻,长尧,你还没下过山一次呢吧,我知道有特别多好玩的地方,还有吃的,呐我带你好好转转如何?”见其不作声又说“那个,我常去一园子景致特别好,一同瞅瞅去?”长尧突然一停,星宝差些撞上“我们此番来不是玩乐的,有很重要的事办。”头也不转的继续走着,星宝也不管,只快步跟上呵呵笑着。两人赶了一天的路,到叶府时已经甚晚了,叶清没想到禾呈这般快的让弟子赶来,感激涕零的招待两人“二位一路辛苦,府中寡陋,莫要怪罪,呵呵呵”星宝环视看了一圈,确不像奢侈辉煌的贪官府邸,多是简单干净温馨,虽然很累,还是寒暄着几句。“呵呵呵,叶叔伯哪里的话呀,您与家师的交情,作甚么这般见外,嘻嘻你说对嘛长尧?”星宝甜甜的与叶清招呼着,长尧轻轻点头未看她直视着叶清询问“叶叔伯,敢问令公子何时被囚禁,傅家勒钱的期限为多少,那傅家女儿人品如何?”叶清叹气道“小儿被傅家关起来也有五日,期限十日,十日之后若未私了就要让小儿吃牢饭,唉呀。琴儿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知书达礼,贤惠过人,我和夫人甚是喜爱,小儿与他青梅竹马,两人也算情投意合,他绝不会做此事去毁她的呀。”见叶清说的激动,星宝赶紧宽慰“叶叔伯,你放心,我们一定还令公子清白”长尧也认可点头道“叶叔伯,还请您不要将我们透露出去,就说我们是夫人远方亲戚,我们想着要探看傅家两天。”叶清连连点头“好好好,都听二位的,客房应该准备好了,二位早些歇息罢”说着府中小厮就来带路了“二位这边请”两人也甚是疲乏,跟着小厮到了客房洗漱一番就睡了。

  次日星宝就去了傅家,想着看傅家如何,叶帆是个怎样的人,长尧就在街边附近打听着。星宝被管家拉扯着带到傅员外面前,撒手一扔说“老爷,我瞧她有一会了,鬼鬼祟祟的在门外,被我发现又非要硬闯进来见您,我就看看她有什么花样。”不等傅员外开口,星宝就装腔作势哭了起来“傅老爷,小女子是叶家远方亲戚,近日得知表哥要成亲,心痛万分,如今我表哥又闹成这般模样,我只想问问他对我的情意算什么,也不知他是否做了那些有辱小姐的事,我只求您让我见一面,回去就要被说亲了。还望您成全小女子一番痴心啊”星宝说的动情抹泪装着柔弱。傅员外想着也是可怜,也听说叶家来了两位远房亲戚,反正他马上就要送叶帆上路了,不信一个瘦弱女子还能做出什么,他也深信叶帆不敢跑。如果是来讨情债的,正好替他动手了,大手一挥的就同意了。星宝没想到这样简单,又可怜巴巴的连连道谢。被管家领出后见没人就求管家看看傅琴儿,说想见见是怎样的女子,能让表哥这么些年不看自己一眼,管家只觉得事多,也只好先领了去看了一眼傅琴儿,只见那傅琴儿梨花带雨的倚窗忧愁,星宝虽不知事情真假,单看这美人一脸愁容也是心疼不已。管家将星宝带至一暗房,说叶帆就在里面,想着一道进去,被星宝阻止了“管家老爷,小女子想和表哥说些体己话,以解相思,您可不可以……”管家被她烦躁得紧,也确不想听那些恶心的话,嘟哝了几句骂人的话,就走了。星宝顺利进入暗房,只见还不知快要死了的叶帆被好吃好喝的供着,一身华服半点狼狈都没有,甚是不解,这是囚禁?见有人来了,叶帆吊儿郎当的坐起“你谁啊?”"表哥!是我啊"叶帆想我什么时候有这表妹了,却倒是个美佳人,难不成是那傅老头送的?不由得起了色心,猥琐至极"是哪个表妹呀,来来来"星宝一看这油腻的样子反感的不行,不想多废话拿出帕子将他嘴一捂小声道“我刚从你府上下来,你爹说你是冤枉的,让我帮你度过难关。”叶帆一听是他爹找来的立马变了样在帕子下呜呜哭诉着点头“呜呜,你快拿开,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星宝白了一眼拿开帕子随手嫌弃的扔在桌子上。叶帆喘了几口气"我说姑娘,我真是被冤枉的,你快让我爹拿钱将我赎走啊,我还得娶琴儿呢,再晚些琴儿就要嫁给别人了。”星宝一听,就问嫁给谁,叶帆说不知,只知道傅员外说十日不拿钱就将他送大牢,将琴儿另配他人。星宝想着没钱竟不怕坐牢只想着美人,还挺痴心。思想片刻又问“叶家和傅家是世交,应该知道叶叔伯清正廉明,整府上下也是一派简朴,怎么断定你们家有黄金千两呢?如今你爹拿不出钱,可如何是好,不如我将你救走,让你离开此地,带上琴儿过个普通人的生活如何?”叶帆一听就慌张摇头“不不不,我不走,你别救我,我爹有钱我见过的……”说了两句就低头慌张不看她。管家在外催促,星宝只好先行离开,告诉了叶帆她是以什么身份进来的。不知叶帆听没听进去,只求她说通叶清拿钱,星宝虽不信叶清真的有黄金,也只先依了,还说一定会的。离开暗房又是一番梨花泪雨的感谢了傅员外,这才离开了傅家。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