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3 11:422,763

  离开傅家后就寻来长尧告知情况“那叶帆很不对劲,他虽被傅家关在暗房,可吃穿用度好着呢,也可怜叶叔伯夫妇以为儿子受苦遭罪的难过。”长尧思量一会说“还有什么你觉得反常的?”星宝想了想“嗯……他一直求我带话给叶叔伯,直言断定的说他爹有钱,他见过,而且他好像不怕做牢,只想出来娶了琴儿,再说那个琴儿我也见了,一看就是经历了不好的事,受了苦,一直在哭。”长尧也说了在外打听的消息,都说这叶帆好色,对傅家女儿也确实不错,无所事事只会欺民霸女。百姓对叶清又爱又恨,爱戴他怜民谋福,坦荡做事,又着实恨他的儿子不争气,欺压百姓。

  两人合计半刻就去叶府问叶清那黄金是怎么回事“真是作孽啊,那黄金是在叶府不假,但那不是老夫的,那是国库的钱啊”说着压低声音靠近二人说“今朝的国丈爷扶持圣上多有野心,上书奏禀多次要圣上拨出国库的钱两去安抚边关,实则要再去招兵买马,幸而圣上圣明得知小人的阴谋,碍于国丈朝中势力只先应下。承蒙圣上厚爱,信得过下官,将五千两黄金放至这里,还有五千两在柳大人府中。没想到被小儿发现,又被奸人惦记去了,这黄金的事决不能在透露半分了,不然被国丈拿了去,下官无颜面见圣上啊。”叶清老泪纵横声声俱下,长尧星宝才明白原来黄金是这样的缘故,那傅员外又是如何得知的呢?如果是叶帆惊慌之下说的,也不用将所有黄金都透出来吧。星宝想不明白,坐在一旁暗暗叹气,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人,到底是谁毁了琴儿的清白,叶帆说傅员外要将她许配给别人,那人是谁?为何傅家没有将他处置?星宝将疑惑讲了出来,长尧当然想到了这些,只是没想到每天花痴打架的她还能想的透彻几分。叶清说“正是柳大人的公子,这柳大人正三品文职,也是一位爱民为国的好官,柳公子是个淑人君子,旷达不羁,小儿的德行自是结交不上,怎会受指使做此等事。”长尧觉得柳公子是个重要的人便开口问道“那柳公子在何处?”“那柳公子是个风雅成性的人,文诸后坊那有他一处宅子,是他诗酒会客,消遣的地方,大多时间都在那里”星宝和长尧听闻立刻就要去,叶清怕人找不到路,特让小厮领着去了。

  长尧星宝来到柳公子处,觉得文人雅客的就是不同,宅子不大,佳木葱茏,奇花闪灼,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未见人就感觉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此时柳公子也无雅兴对诗舞剑,只得房中喝闷酒,满是沧桑,知有人来,也不失君子之仪,整理片刻去迎见,“小生之感二人风华绰约,不知可有何事?”“为了柳公子与傅家小姐一事。”长尧开门见山的丢出一句,柳公子很是尴尬,星宝只笑呵呵的说着“柳公子,叶家说叶帆没做过此事,在下实无求证,只好找你来了解一番。柳公子不愿提及此事,可人来至家中也不能赶走,只好奉茶上座娓娓道来“小生不说自己如何高洁洒脱,但也绝不会和叶帆那种人结识,更不会做此等下流的事,他确是冤枉的,可我也是受害者。家父和叶清叔伯同在朝为官,算是惺惺相惜,傅家与叶家是世交,故而也与家父有些交情,我从前也与琴儿见过几次,甚是聪慧可人。那日,我被邀至傅家做客,与傅叔伯聊着喝了几杯酒,结果第二日就发现……我的酒量不会一杯就误事,那酒有问题,可我又指不出,琴儿也是哭哭啼啼的,傅员外不让我声张,说直接让我娶琴儿,我对琴儿虽有好感,但知她已有姻亲,君子定不夺他人所好。不知如何向叶家交待,而傅员外只让我安心等着,说如果声张就告我是个下流无耻的强奸犯。小生清誉在外,更要重视柳家的颜面,也就认了。没想到傅员外作出这么大的动静,毫不在意琴儿的名声,趁机敲诈叶家,我被限于此,也是头疼的紧”话至此处,长尧星宝明白了,这都是傅家想贪那笔黄金,可傅家是如何得知的,星宝觉得应该再去一趟傅家。告别了柳公子,待至夜晚,星宝和长尧偷偷潜入了傅家,正撞上傅员外要杀叶帆,傅员外觉得叶帆骗他这么久,不想耽搁了,想快速解决掉他,叶帆正苦苦哀求说他爹一定会拿钱的。星宝一惊:怎么前两日还好吃喝的供着,今日竟要杀人灭口。为救叶帆,长尧打晕了傅员外和管家,二人联手悄悄的将他救了出来。

  叶清夫妇见儿子平安归来,抱头痛哭,只见叶帆撒开他们大喊大叫“你们为人父母,这般对待孩儿,不怕遭报应嘛,我都差点儿死了,叶家的香火都要断了,你们都不舍得用钱买你们儿子的命嘛?”叶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儿啊,爹是真没钱啊,那黄金不是叶家的。”叶帆不信又摔东西着大叫“你少来,不是叶家的怎么在库房,没钱?没钱我整日挥霍潇洒的钱是你抢的?”星宝见锦衣华服的叶帆又见简单素衣的叶清夫妇,觉得颇为心酸,想着不都是节俭出来给你的,刚想鸣不平就被挡了下来,长尧摇头示意她不要着急。叶帆突然又很激动的哭着“你们不要我的命,傅家看不起我也不留我的命,琴儿也真的失身给他人,哈哈哈,好,你们都要杀我,我直接死给你们看。”说着就要找地方撞死作势,叶清夫妇慌张大哭的拉住儿子。长尧星宝彻底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叶帆串通傅员外设计的戏吧,只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险些丢了命,未婚妻也没了,怪不得要寻死。长尧觉得吵得要命便又一掌将叶帆打晕,将猜测的一切告诉叶清,无奈夫妇二人怎么也不信,长尧只好设计将傅员外骗来……

  星宝盛装出席,再次踏进傅家,傅员外正骂骂咧咧的,后悔没早点宰了叶帆,见星宝也是没好气的要轰走。星宝也不卖关子恭敬有礼的说请傅员外来至新宅一贺,傅员外一听宅子居址不就在叶府嘛,想着叶帆被救走后怎么地盘也没了,觉得此事蹊跷,犹豫片刻还是去了叶府。星宝一副主人的样子招待傅员外,让他疑惑不已,星宝开门见山上茶便说“感谢傅老爷上次通融我进去看望表哥,他个负心汉骗了我还不够,还祸害了琴儿小姐。也抱歉上次伤了您救走表哥。”傅员外气的胡子都登起来了站起来就要走,星宝呵呵笑着“傅老爷别急,我救他,是想亲手杀了他,如今你看,我宰了那个负心汉,将姑母一家移至其他地方了。这宅子就是我的了,看着是寒酸了点,不过……”见星宝欲言又止,傅员外着急问道“不过什么?”星宝嘿嘿一笑靠近员外悄悄道“不过有黄金,五千两呢。”傅员外一听就沉不住气了大声道“真有五千两黄金”星宝装腔让他小声,瞄眼看傅员外算计着什么,亲自倒了一杯茶笑说着“此次叫员外来,一是贺新居之喜,二呢。。是要感谢员外,让我刚来此地就顺风顺水,所以,小女子打算送上一些薄礼以表谢意,两千两黄金如何?”傅员外一听快懵了,意外之喜啊,惊喜中保持一丝冷静觉得星宝在撒谎。为将戏做足,星宝带他来了库房,整整五千两黄金要把两人的眼晃瞎了,明亮亮的黄金反射着人的贪婪奸诈。这次傅员外信了,对星宝是恭敬客气的多,二人又聊着,星宝说如何杀的叶帆,如何逼迫的叶清夫妇,傅员外只觉得最毒妇人心“傅员外,我的诚意到了,就想知道,叶帆那个负心汉说没有欺侮琴儿小姐,他是真想娶您女儿,这是真是假?您也知道,女人嘛在乎的就是男人那颗心,虽然他死了,但我还是想知道他有多爱琴儿小姐”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