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2 14:242,966

  晨起早功课上,星宝昏昏欲睡,只怪自己昨日摆弄那个银铃传话给长尧,兴奋的很晚才睡,再看长尧精神满满,想来也是没理会星宝的传话。禾呈是恨铁不成钢将经书敲打在木星宝头上,星宝一下清醒了摸头撒娇“好疼啊师父……“

  “经文罚抄五百遍!”禾呈想着总要给点苦头吃。“啊~?师父,五百遍是不是太多了,徒儿的手会废的。”星宝乞求能少一些,“少来!”说罢拿起经书丢给星宝就走了,星宝感受着同情的目光心想一定要想个法子。确定禾呈睡着了后就又怂恿小五陪她下山,小五觉得上次被诓了这次怎么也不去,星宝只好叫上笠非偷偷的下山去了。“啊?买只活鸡?”笠非挠了挠头不明白的样子。“嗯对啊,你作这么大声干什么”星宝在热闹的集市上溜达看着,笠非把她拉到一旁“我只是确认一下,五百遍的经文还等着你呢,你买鸡干什么?”星宝嘻嘻一笑将手自然揽在笠非肩上“我记得长尧跟我说过,师父对烧鸡很有执念,我买只做给他吃,师父一感动肯定不舍得让我抄经文了哈哈“星宝拍拍笠非肩膀让他赞同这个好主意,笠非有些明白了呆呆的回着“喔,对对对,你说的对”星宝得到肯定嘻嘻笑着拉他走。结果笠非想到什么似的停住脚步将星宝拽了过来“诶?那你买只烧鸡不就好了,何需费事买只活的,再说了你会做嘛?”“哎呀,那样就没有心意了嘛,相信我的手艺,快走吧”,星宝不想多说什么颠颠跑着拉起笠非去挑。堂院内小五寻星宝不见,就明白她还是偷下山了,竟将笠非也叫去了,甚是担心,正是被罚的时候,生怕师父醒了怪罪,于是坑了自家师父一把,给禾呈用了些安眠香,很是得意地想着等星宝回来去邀一大功。禾呈也是只老狐狸了,自家徒弟的这些小把戏都看在眼里,只是想看看最后能搞出什么名堂来。星宝挑了好一会终于买到了一只比较肥的,拎着就要走,突然想到长尧很喜欢吃栗子,就把鸡扔给笠非,自己去买栗子去了,笠非很是怕这活鸡,生怕被嘬上一口,再扑腾一身脏东西,于是手伸的老远,结果一个不稳,鸡就跑了。。“哎,我的鸡……”鸡虽肥还是很灵活,一跃几个商摊,因不能使用术法,笠非在后面狼狈的急追着,要是抓不到被星宝知道把鸡弄丢了,非得把自己做成烧鸡。此时闲来无事的茗赤拿着扇子晃晃悠悠来此听小曲,看到一翩翩少年笨重的追赶着一只鸡,觉得颇为好笑,也看出笠非身上有些仙气,便用扇子悄悄施法打晕了那只鸡。笠非慌忙的重喘着气跑来抓起鸡“可让我逮到你了,哎哟,累死我了……”。“你应该谢谢我。。”茗赤走到他身边来邀功,笠非一抬头就被这天人之姿惊呆了,片刻也回神过来“多谢仙人”说着揖手行礼,“你我同道中人,不必谢,我平日里甚是孤单,见你生的好看,你我交个朋友如何,你唤我茗赤就好,你呢。”都自报家门了,根本不给人家拒绝机会嘛,不过笠非当然愿意结交这个热情似火的美男子啦“在下一微道堂禾呈弟子,笠非!”茗赤和笠非都觉得彼此名字家门甚为熟悉,却都沉浸在初见的美好中,竟没想起来。“嗯,我记下了,这扇子送你了,当是个见面礼了。”茗赤将扇子往笠非身上一放,笠非有些受宠若惊“啊?我。。我可是没有见面礼的,现只有这只鸡还不能给你。”茗赤看了一眼鸡笑道“你给我我也不要,那你就备好礼,待下次见面给我罢,我在济山仙堂,你可以给我写信,行了,本仙走了。”听到笠非呆呆应下,茗赤才转身离去。笠非细看着扇子正出神星宝就过来了“你怎么跑这了,我找你好久”说着看到晕了的鸡就瞪着眼睛等笠非解释“呵呵,星宝你看,它。没死,新鲜的。只是晕了……嗯这样也不会吵醒师父呢。”笠非赶紧拎起来赔笑着。星宝觉得挺有道理也耽搁有一会了就没说什么,两人火速赶往一微。

  笠非悄悄看了看师父还在熟睡,便同星宝去偏房杀鸡去了,只见星宝干净利落的亲手将鸡杀掉洗净,笠非觉得甚是恐怖粗鲁,连同想告诉星宝遇到她的救命恩人的事都吓忘了。笠非着实看不下去,就找来长乐来给她放风,自己要去换件衣服,这生鸡的味道快把他熏死了。长乐来到看星宝在剥栗子便问“笠非不是说你在贿赂师父做烧鸡吃嘛,怎么剥起栗子来了。”星宝见长乐来了很是开心“嘻嘻,烧鸡处理好了,蒸着呢,趁这个空剥栗子是给你哥吃的,你不是说他很喜欢嘛。”星宝头也不舍得抬,认真小心的将栗子剥的完整好看。长乐真是……“那你可以使些小术法啊,这样也不会伤到手啊”“亲手做的才有感情嘛,哎呀,好了,给你尝一个。。”星宝一直觉得亲手做的才有意义,没想太多,笑着喂了长乐几颗栗子堵住了她的嘴。

  星宝端着香喷喷的烧鸡往禾呈桌边一放,一直装睡的禾呈口水差点没流出来。“师父?师父?“星宝轻声唤着。。“嗯。。是星宝啊,有何事?”禾呈起身打坐故作镇定的不看烧鸡。“师父啊,这是徒儿刚做的烧鸡,特地孝敬您的”星宝一脸谄媚讨好。“本师仙人之躯,可无需进食,放这吧,待会长尧来,送给他吃,也不枉你的心思。”禾呈咽了咽口水想赶紧打发星宝离开,星宝又怎会不知,眼力十足的退下了:哼,才不信师父会舍得给长尧吃”。星宝信心十足的离开去给长尧送栗子,见星宝走远,禾呈立马凑到烧鸡面前,闻了闻:嗯!香,不知味道如何,心里想着手就开始撕鸡了……“长尧,呐,我今日下山了,想到你爱吃栗子,顺带给你了”星宝将栗子递到面前,深情的注视着他。长尧并不想接受,他知道有一就有二,日后怕她会经常送他东西,但是长乐刚来过,说是她亲手一颗颗剥好的,不能拂了她的心,可又不想以后再拒绝伤了她……星宝看长尧不作声小声问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亲手剥的……”长尧此时不在想了“啊,没有,我挺喜欢,只是不希望你将心思和时间浪费在这无用功上,这次我收下了,下不为例。”星宝没听什么下不为例只觉得离他又近了一步,甜甜的笑着,还想多说些什么,衍臣就过来说师父找长尧,星宝想着师父吃完要让长尧背锅了,就先离开了,等着师父唤她。长尧没到禾呈房内就闻到了香味,禾呈吃的心满意足正剔着牙缝见长尧来了赶紧端正坐好“嗯,长尧来了,先候着,等星宝和小五过来再一同说”。长尧一头雾水的退至一旁,不一会就见星宝和小五来了。禾呈拿着一卷经书做着样子道“星宝的手艺不错,长尧说烧鸡很好吃,至于经文嘛……”还没说完长尧就很是懵(:我是谁,我在哪,什么很好吃?我连鸡骨头都没看见啊……)还没明白师父意思的长尧想开口解释,被禾呈凶萌的眼神示意下去了。“星宝经文罚抄加一倍!”禾呈云淡风轻的说着丝毫不管笑容逐渐消失的木星宝“不是,师父,怎么又多了一倍,烧鸡您吃的一点不剩,怎么还要罚徒儿。。”星宝一脸震惊的不情愿。“都说了鸡是长尧吃的,他很感谢你,但是你。。话至此处长尧明白了一切,师父这脸皮简直了,然而作为背锅的他不能多说什么,只好一旁看戏。“但是你呢,私自下山,不知悔改,还想贿赂本师,你说是不是加倍啊”星宝想一掌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她怎么还没明白师父是只老狐狸啊,白忙活半天,惩罚加倍,还在长尧面前丢了脸。却不明白陪她下山的是笠非和小五有什么关系啊“还有你,小五,你当真以为你师父是个贪睡的老糊涂?你用那安眠香着实看不起你师父我啊……”禾呈拿起经卷就是一顿敲打。星宝还未明白小五是为了她,只觉得此时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情悲戚的看着小五,“小五你说说要怎么罚你才显得本师人道一点呢?”禾呈背手走向上座,“师父,徒儿知道错了,要不您也罚我抄写经文吧”“嗯,知错就好,罚抄千遍,下去吧。”禾呈此时甚是口渴,便打发他们下去了。“弟子告退”三人一同离开了禾呈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