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17 16:103,438

  苏先生第一部小说,文笔不好,多请见谅,一篇感情日记,夹带着一些胡诌八扯的东西。所有的爱恨情仇在这里的就算了,因为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在漫天的喜意中,她轻悄地行着,生怕那裙裾上的银铃发出声响,盖头遮住了所有的风景,眼底净是灼然的红色,听着不断的祝贺,闻着浓醉的酒香,空气都被沁得万分甜美,她跟着身侧之人一同行礼,感受得到急促的心跳,此刻昏了头脑,也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一拜天地~二拜。。”“等等,星宝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了”“不要,不要走”木星宝身体一颤猛的睁开眼,冷汗漓漓,低眼细瞧这四周还是幽蓝深黑的渊洞,世间情一诺 风情梦亦昨。。呵。。还未细想就听到“你可是醒了小娃娃?“说话的正是小仙断希的一缕残魂。他整体发着白色透亮的光,煞是好看,给这黑夜般的渊洞注入了一丝光明。 这无端落入渊内,将要离开发现竟有一个小娃娃,正想着犯了什么毁天灭地的罪行沦落在这暗无天日的渊洞内时,就被星宝的呓语打断了。

  “你是什么东西啊”星宝突然警觉又兴奋,毕竟她在这呆了许久未见有人来过,想了许多法子也没能出去,兴许。。

  “什么什么东西,你看不出来嘛,我是仙人额……(断希看了自己一眼连忙改口道)的一缕魂魄”说着还要在星宝四周飘忽着证明一番 我呢练功遭到反噬,不知为何脱了一缕魂来此,刚想走你就醒了,说说自己犯了什么欺师灭祖的罪,断希随处一躺自顾自絮絮道。

  见断希没有恶意连忙站起搭话道“我知道这是青冥渊,我并未犯错,是被一对狗男女联手设计丢进来的。而且那个女人,,我必须要砍了她。星宝一腔怒火的愤愤道。

  “还想着跟别人拼命,你知道青冥渊是什么地方嘛?你脑子闷坏了还是修炼时没好好用功啊。“我不知,但我本应在成亲的,如今在此多年未能出去,我夫君和朋友们估计着急疯了,你能带我出去嘛,来日必定报答。”星宝哀求着

  断希起初以为这小娃娃被那个女人抛弃了才如此气愤的要去砍人家,后又听到夫君二字,委实有些懵。“欸等等 。断希飘至星宝身边饶了一圈,细看确实眉清目秀,一番打趣的眼光瞄到了星宝那类似未发育的胸……你……竟是个女娃娃呀,哈哈哈 我以为……”话还没说完就收到某人的白眼,这星宝也很无奈, 她平常是喜穿男装且束发没错,但她如今穿的可是拜堂时的喜服,虽然在此许久也不成样子了,更可况这乌漆嘛黑的地方全靠着断希散出的白光还能看清个人形。星宝不禁心疼起这喜服来,当时长尧哥哥选了很久呢。但是她竟没想到断希的判断是来自……“你这人怎地如此不正经”。“嗯。。好了,是男是女的且先放一边。先让本仙告诉你这个小娃娃我们所待的青冥渊是何处”星宝着急的不行“嗯。。你快说来听听”……

  “这青冥渊啊,都是那些犯了滔天大罪的仙人,在这里受化的。像我这样的残魂呢是关不住的。不过不管是道士还是仙人 都是小心翼翼,且那堂院里的规矩诸多繁琐,一些小错的惩罚都受不住,谁敢做什么大不韪的错事,据说这里很长时间没有人进来了。一百年轮回为基础,每十年到了就要在水深火热戾气尤重的渊尽头受几次万箭穿心之痛,而且使不出半点法力护体,受一次刑罚也得将养上许久才能好,受伤后就在此悔过养伤再等下次轮回……嗯……我瞧你这样子,该是一次刑罚还没受吧,怪不得。还有力气想你的夫君呢。”断希说了许多又看这小娃娃并未有伤便要逗她一逗

  “确实没有,没有受过也没有犯错但我确实是被害的……真的。“星宝慌张的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你是被害的我也没法子救你,我只能保自身,不过你倒是可以讲讲你如何被害的,”断希一副看戏的模样……“我……我就是……啊……”话还落下,星宝一下就被一团旋气水涡捆起动弹不得。

  “小娃娃,你这是要去受罚了,你可能撑得住?”正是担心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松了一口气”放心你死不了的这渊内有独特的气体会吊着你的一口气“。断希又在星宝身边飘绕着“不过你这瘦弱的样子单是这刑罚也未必受啊”。“我……我。。现在。喘不过气,大概……大概。。撑得住罢。啊……话将落就被旋气水涡转带入渊尽头了。

  星宝直接被甩至黝黑的尽头,这四处散发着幽蓝和黯红的鬼火,冰锥点落在洞底,叫唤着这里的野怪异兽出来看戏,凄厉尖锐的嘶叫回荡在洞内,让人全身寒颤。还未顾得上害怕的星宝被鬼火缠绕到一柱圆形的大冰锥上,四肢被针锥钉住,手腕瞬间鲜血涌出,被血侵染了的针锥竟显得一丝好看,像极了他曾送她的那只嫣红似血的镯子。现有万箭齐发直至心间穿过,星宝痛的要直攥拳头,可手腕被钉着用不了半分力气。而心像是被那看戏的异兽撕咬一般的疼痛,而这异兽可没有闲情看戏,它们要吸食仙人身上流出的血气,来滋长自身,星宝身上散发的血腥味吸引着它们,此刻所有的野怪异兽兴奋着嘶叫奔跑,迫切汲取着渊内的气味,多久了 它们很是想念这种味道。接着数次的穿心之痛险些让星宝想咽了那口气,可脑海里浮现的那张俊美的脸在对她笑,低声耳语地告诉她:我在等你”此时温情一笑最是融心,星宝勉强撑起眼皮,原是褐色明亮的双眸瞳孔如今也被黝黑的渊洞染变得无神不见底甚是骇人……倒地咳了两口血,四肢废了一般散开,鼻子重重的闷出一口气,朱唇轻启,用沙哑的喉咙缓慢送出两字“等我……”

  昏迷不醒的星宝被洞底旋气扔了上来,断希如今只是一缕魂魄,着实照料不来,只是看着她满身伤痕,心中不免生起几丝同情。“到底谁如此狠毒对一个孩子下手,待我出去定要好好探实一番。断希暗暗思想着,已经耽误些时间了 再不归位可就不好回去了,届时 仙体也会受伤,刚要离开便听到星宝昏迷之际呀呀呓语“别走……别走。。别让我一个人。。长尧……断希顿时心中不忍,若是一走了之,这女娃娃醒来该要哭了罢。。可是本仙的仙体……正在两难之际,星宝梦中惊醒用了好些力气起身靠在角落。“咳……咳吐了口血无力的问道:你是要走了嘛。。“断希虽不忍心但也没办法绕至她身边“嗯,再不走就要出事了,看你这般落魄待我回归仙体后定会想法子来救你”“咳。。多谢”星宝留了两行清泪苦笑一番,萍水相逢的人都可以陪她救她,为何相识数年的姐妹要如此害她。见星宝泪眼朦胧,断希突然想要化成万般柔情去安慰她。“诶,你别哭啊,我最见不得女人哭……断希伸手想抚去她的泪,无奈一缕魂魄而已,直直穿过她的脸颊。”“无碍,你快些离去罢”说罢闭上了眼,断希似是不舍的起身离去,将要使些术法归位,却发现……“来不及了小娃娃,我已错过最佳时机了。”“对不起。。那你会有危险嘛”星宝很是自责。断希没想到她会问及他的安危,飘至星宝身边说道“嗯。。魂魄本就易受浊气侵蚀。如今在这戾气颇重的地方待着,等他日我师兄召回我归位仙体时,怕是受不住,不过我师兄会护我周全的,现在在这里也无妨你不必忧心自责”断希松了一口气反而安慰她。”那就好。不然我可是欠了你的命。咳……说着还是咳出了几口血,这青冥渊的穿心之痛果真是让她见识了,断希见状‘你还是少说甚好”星宝也不管这嘴角和衣衫上有多少血迹,又张口问道“还未请教你是哪家的仙人残魂,姓甚名谁”“本仙名为断希,曾在沂临仙堂修炼,得到仙人认可后就一直跟随两个师兄云游天下,斩妖除魔,你呢小娃娃”“我也是沂临仙堂的,被扔在这的前几年进入的,我叫木星宝”星宝想着,她不在的日子,他可有想念,他们可是急坏了?还有那个女人是不是很得意。断希总觉得这个木星宝这个名字尤为熟悉,可又说不出个东西南北,见其伤情起来也不在去想了“如此说来,你倒要称我为一句师兄,哈哈哈”没想到此地还能遇到故人,星宝眼角湿润,轻轻扯出一笑“你好,断希师兄”。断希是个十分护内的人,既是同个堂院出来的,定是不能让别人欺侮了去。“好了,如今师门也认了,待你哪日好些了,说话不在咳血时,你可是要给师兄讲讲,你那魂牵梦绕的夫君是谁,还有那个女人如何欺负的你,都是怎么一回事,我也好在这无聊之际打发打发时光,等着咱们的师兄快快将我召回”“咳。。咳。。好”。此后漫漫长夜里,连等待也有了圆满之意。

  “我和我夫君长(zhang)尧相恋于一微道堂,断希你知道的,一微道堂不是普通的道观,我师父虽无半点仙人之姿却是个极为厉害的仙人,座下十三位弟子也都是在各处道观亲自提拔上来的良才。我资质差些,是师父百般纠结后收上来的弟子,而他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一般的道观秉承着:修道之人若不舍离情欲,不可能解脱六道轮转,若离欲,自得身心清凉自在,于道业修行,远离诸迷,自得成就”。而入了一微道堂的道士就算有半个仙人之躯了,修炼注入几丝儿女情长的也无妨。所以你知道嘛断希,我见他第一眼就心生欢喜”……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