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2 14:212,813

  而此时的这位唤为茗赤的仙人听说海水森林的奇花异草药效颇佳,正赶往去采些来炼丹。尤戈没能与禾呈大战一场,甚是不爽,经过海水森林时,看一野兽不顺眼,便想出出气,他知道这林子里的野兽都残暴的很,因没能施展一番,手痒难耐,非要与这野兽活动活动筋骨。却不知这名叫蛊雕的野兽厉害的很,它形状像是普通的雕鹰,头上有角,是会吃人的。本来可以脱身的尤戈突然觉得很有挑战性,想着一定要驯服带回魔族成为坐骑,没曾想看到一俊俏的身影分了心,一下处于下风,眼看着要被吃了,正采花摘草的茗赤看到了,未多想就将蛊雕嘴下的尤戈用长鞭救了下来,并将也累了的蛊雕施法击退了。尤戈本就是个近似阴柔美的妖娆魅惑男子,又常着一件暗红大袍,衬托着他更为风流倜傥,现却被茗赤这模样引的移不开眼。一袭青衣长衫险些将尤戈的心拂去,细致如美瓷的脸略显得稚嫩,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狭长的眼眸含着潺潺春水,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完美到极致。尤戈自知失了风度,赶紧开口答谢“多谢相救。”茗赤收起长鞭询问道“你是魔族人吧。”尤戈突然感觉受到委屈般的说“嗯,正是魔族首领尤戈,仙人可是后悔了?”茗赤并无他意,解释道“我向来一视同仁,更何况近年来你们魔族一直安分守己,仙魔两族也是平和处着,何来后悔二字?”尤戈听了莫名的开心“嗯,其实我刚做了坏事回来。”茗赤轻笑“已然将你救下了,无需再说好的坏的,难不成要我跟你打一架挑起两族事端?呵呵,告辞了”说罢凌身跃起回了济山仙堂,尤戈一直呆望着茗赤离去的身影也没有动身,或许身心都跟着茗赤回了仙堂,此刻只剩一副皮囊了。

  此刻小五也到了济山仙堂,在大门外恭敬有礼“在下是一微道堂禾呈座下弟子,有要事请求茗赤仙人”“我就是,有何事?”茗赤刚回来还未将花草放下就听到有人在唤他,小五将事情大概说出,茗赤自然是愿意相助的,便赶紧去取丹药了,路上想着,受伤的这位姑娘该不会就是那首领刚才说的坏事吧,唉果真是乱到一处去了。小五在门外等着,虽惊于茗赤的相貌,但此刻着急星宝的身体,并未作出什么有失风雅的事。茗赤快速将丹药取来,又交待了事项,小五万般感谢后就赶紧离开了。没想到距离一微没多远的时候就下起了大雨,实在无法御剑,小五捂着丹药生怕丢了,万分着急地徒步跑向一微。笠非见下了大雨,一直在门外等着“把药给我吧,你快些换件衣服,这么冷的天别染上风寒了“好,这是丹药,你快拿去给长乐,我换件衣服再去看小宝。”小五说着从怀里拿出一精致的小瓶子交到了笠非手里。

  长乐将丹药给星宝服下后就责怪起长尧“哥,那么大的事,你竟不与我们商量,一个人去应战,你是不是太看不起那魔族首领了,若星宝有事情,看你如何跟师父交待”长尧确实想表现一番没想到……“额。。好了好了,如今那尤戈也走了,星宝也没事了,我们都出去,让她好好休息吧。”笠非小心开口劝道,他可是深知这两兄妹的性子,一言不合就要吵了。众人都离去后,长乐非要长尧在此照顾星宝,说是因为他才受伤的,长尧也不多说什么,就在此处等着星宝醒来,心里乱糟糟的,看着星宝苍白的脸,也有着几丝心疼。。过了些时辰,星宝醒了,第一眼就看见心上人了自是欢喜“长尧,你怎么在这?”说着缓缓起身靠着。“因为我你才受伤,我自然要照顾你。”长尧看她醒来也很开心,心想幸好没事,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水。“喔,那是我自己撞上的,跟你没关系,不过……要是真为你受这一掌我也是愿意的。”星宝抿了一口水深情又害羞的望着他语气很是坚定。“少说话,多休息。”长尧不知所措的将星宝的被子盖好带着一丝害羞的慌张离去。

  次日星宝就又觉得自己生龙活虎一般了,得知师父回来了立马去堂内诉苦去了。发现众弟子都在“我才几日不在,你们就这般狼狈了?跟人打架拼命,厚脸皮用我的名义求丹药,本事可真是大了!出门在外能不能不要给本师丢人啊。”众弟子低头挨训不敢多说什么,禾呈发现门外的星宝“星宝,进来!”星宝进门就装委屈的撒娇“师父,徒儿错了。”禾呈不理会,眼神示意让她站到一边“长尧!自视甚高,不惜生命,全然不将本师的话记心上,绕一微跑十圈!长尧自知有错,即使没错也不敢忤逆“是,弟子遵命!”星宝一听急了“师父,长尧此次确实考虑欠佳,但也是为了一微和您的颜面才接战书的,难不成让别人以为您的弟子都是怂包?”禾呈不以为然觉得他们还是太年轻“到底是你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小命重要啊!”说着捏起星宝的脸“师父,疼。”星宝此时的样子甚是可爱,众弟子也没那么拘谨了纷纷笑着,也是,他们的师父是最不要脸皮的一个。众人散去,长尧便去领罚了,星宝心中不忍,偏要陪着他一起,两人一起一圈圈的跑着。小五等人玩笑道“此等良辰美景,煞是羡人啊……“

  “长尧,去后房第三间屋子的第二阁间里有个……“长尧一直在等着吩咐,“咳,我忘了在什么位置了,算了,我自己去吧。”禾呈甩袖大摇大摆的去后房,长尧对没有常理的师父也是习惯。众弟子也都一一来到堂内了,星宝看见长尧就屁颠屁颠的要和他站在一处。禾呈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串银铃,然后施法又化成了十几个小的银铃,心满意足的走了。“这是我禾呈独有的法器,曾是本师追求你们师娘时特制的传讯银铃……正说着众弟子就躁起来了“师娘?我怎么没听说过,“我也不知道呢,“长尧你知道嘛?星宝一脸八卦的问着,长尧被这事憋了很久,自己又不是八婆去跟别人讲,现在终于有人问了但又故作高冷“嗯,知道”“你知道!”星宝很吃惊语调一下就高了起来,“咳咳,有没有听本师讲话!”禾呈沉浸在回忆中也没有责怪他们,“嘘~长尧还是怕师父责怪做小声的手势悄悄的说“不然你们以为师父总是不在是去哪里了……““喔~”众弟子恍然大悟,长尧也一副舒心的样子。禾呈听得一清二楚心想让你话多“长尧,待会,你去将后房整理一下,本师刚才找东西,那有些乱了。”长尧心里简直……他不是没见过禾呈找东西的破坏功力,怪就怪自己多嘴了。禾呈当然不是拿传情的银铃来显摆的“这银铃已被我用法术化成了十三只小银铃,算是我们一微独有的法器了,你们把它收好,这铃没有声音,戴腰间也好,脖子上也好,随你们,但是不可随意取下。你们每人滴上一滴自己的血与它亲近融合,然后我会施法将它们连在一起。当你们不在一处却有要紧事有危险时便可用它传话,用心默念他的名字和要说的话就好了,银铃收到信息会亮的,它有你们的血,你用心去感受就得知传话人说了些什么”禾呈一气说了许多,看着众弟子得了宝贝都很开心,也颇为欣慰,这样的话自己出去也比较放心些。众人思想着师父不就是想常去寻师娘嘛,也都在心里臆想了一番。不料星宝这丫头的心思却放歪了:嘻嘻,有了这法器,我就可以经常给长尧传话了,省得总是躲我,哈哈哈”星宝心里想的欢喜痴傻的望着长尧就又被禾呈个老狐狸看到了“咳!这法器谁要是用在没必要的不正途上,我就把它收回来,别浪费了我这法器……”众弟子顺着师父的眼光看到了星宝,而星宝一副跟她没关系,师父说的不是她的样子,左看右看的避开众人调笑的眼光。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