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2 14:212,638

  禾呈近日不在一微,木星宝怂恿小五陪她一起偷偷下山买了一张七弦琴。得了琴后宝贝似的抱着奔向长尧常弹琴的亭子。“呼~长尧,嘻嘻,今日小五送了我一张琴,我不善音律,你能教我弹嘛?”长尧没有拒绝,并不是因为星宝期盼的目光,而是因为他那琴是师父送的法器,弹琴练曲是为了杀敌的,多练并无坏处。“好”长尧轻笑,招手让她过来。星宝害羞激动的将琴放好坐在他身侧,这是她第一次距离他这么近,脸红心跳的不敢看他的眼睛“冷嘛?手若是太僵,弹不好曲子的。”长尧看到这有些紫红的手,不明白这么冷的天不在屋内参悟道法,做什么非要来学弹曲子。那是他不知道星宝的大事计划一刻也等不及的。“啊不冷的。。“回神过来双手搓着,长尧也并不想在意这些了,也未问想学什么曲子,便弹起当日那首。其实并不是长尧不细心,而是他只会这一首,师父说将这首弹得精妙才会有灵气御敌。琴声悠悠清澈渗入星宝的心扉,好一会,星宝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咽口水,只听到紧促坚定的语气“长尧,我想我是喜欢你!你可愿与我相伴”说完重重呼出一口气,双手搓着衣角,等待着爱的宣判。长尧正弹的陶醉,这突如其来的大胆告白让他拨错了音,险些划破了指尖,抚琴停音。彼此沉默良久,长尧还是主动开口了“我曾刻苦努力来这里不是为了谈情说爱,只想跟师父好好修炼,日后去得属意的仙堂,志在成为俞辛那样有作为的仙人,相护苍生。”星宝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很难过又小声追问道“那生辰你送我的勾玉……”长尧没想过这随处可见的小东西会成为星宝表白的说辞,“这是你在此的第一个生辰,一份礼物只是同门情谊。”说罢就要赶紧走了,见星宝还想说什么就又开口给了致命一击“星宝,抛开一切来说,你也并非我喜欢的那类女子。”长尧以为话说此处虽伤人但最简单明了,总觉得星宝不会在喜欢他了,可是感情这东西说喜欢一眼就喜欢了,说不喜欢可就不容易了。而且所有人还都不晓得木星宝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说是越是喜欢还得不到的人就越想要,越是离她越远,越是渴求拥抱,在感情这一属性中就是“贱”。

  木星宝还是很失落的在堂内瞎转,刚好碰到小五,星宝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原来你诓我下山买琴就是为了他啊,啧啧,果真是佩服你,不是说女人最不好意思开口说这些了嘛,哪有女孩子像你这样主动。”小五摇头戏笑道。“女孩子怎么了,我喜欢他当然要说出来,要主动了。”星宝理直气壮没觉得哪里不妥,“也是,你又不是女孩子,你是豪情万丈的男儿!哈哈哈~”“你。我心情不好,被人拒绝了,你不安慰我反倒嘲笑我,是要打架嘛?”说着就要唤剑,“好了,好了,你还是把心思多用在功课上吧,要心情不好想打架我陪你,你要撒气我也不还手。”小五只想逗逗她得知是真难过了便赶紧安慰。星宝哪有心思打架“算了,走吧,还挺冷的……“于是两人就各自回房间去了。星宝翻来覆去想了很多法子,一一用笔记下才算没了心事的去睡觉。

  木星宝看着签上的名字是笠非唉声道‘怎么每次都分不到一组啊,我都快和你们每个人交过手了都没和他一起过。”笠非也是叹气“哎呀,你这般嫌弃我,我可不会怜香惜玉了。。“星宝听闻笑道“嘁,谁要你手下留情了,说着瞥见长尧那组,觉得哪里不对,诶,笠非你难道没发现有什么端倪嘛?”笠非已将剑取来了“嗯?什么东西啊。。说来听听。”星宝将笠非拉至一旁,悄悄说道“我没和他分到一组也就罢了,怎么每次都是衍臣与他一对,是巧合还是故意的?”笠非以为什么大事呢,这明摆着是长尧特意安排的啊。故意玩笑道“嗯。。可能是缘分呢?”“啊,缘分,那长尧该不会喜欢他想常与他一处多些亲近吧。”“你想什么呢,衍臣是男人,怎么可能啊。”笠非真不知道她脑子里都装的什么。星宝反驳“男人怎么了,你能保证你以后喜欢的一定是女人?”“那是自然,我怎么可能喜欢男人啊。”笠非信誓旦旦的说道,星宝只喔了一声不再作答。不知日后整天与某人粘在一处的笠非会对今日所说的话作何解释!

  一微道堂往北五百余里有一道屏障,屏障后是一处海水森林,进去便像进入海里一样,有珊瑚水晶也有奇花异草,好看的紧,又像普通的山林,也有许多的蛇虫野兽,凶残狠厉,都是从青冥渊内放出来的,被仙人的血气滋养过,有的颇有灵气但多有戾气,难缠的紧。过了海水森林就是魔族界内了,魔族首领尤戈是个心气儿傲的,刚受任首领时就要一展宏图企图先收服距离最近的一微,不曾想被毫不起眼的禾呈打败受了重伤闭关好些年。此刻刚刚出关,不带一兵一卒的非要与禾呈再次一战高下。

  一微道堂收到了战书,可师父又不在,长尧自认为身为师父看重的弟子,定要身先士卒,想都没想就将这战书接了一人去应战。“我找的是禾呈,你个小娃娃还是快些滚回道堂,难不成禾呈年事已高不敢应战?派你来糊弄老子?”尤戈躺在一树干上悠闲看都不看长尧便讽刺道。“我师父名讳岂是你直呼的,我师父不在,你若敢,就跟我战。”长尧虽有自知之明打不过但也不能丢了师门的脸。“哈哈哈哈,你倒是有种,一个未成仙的小娃娃竟敢跟老子叫板……“尤戈觉得可笑从树上一跃而过打量着长尧。长尧刚出去没多久,星宝就来找长尧问起分组的事,发现了战书,却没发现人,慌张担心的去寻长尧。“你信不信我一掌就能让你归天”说罢双眼煞红的就使掌唤出一团紫气,尽数朝长尧涌去,尤戈虽不是正人君子但绝不会趁师父不在来杀他的徒弟,只是用了两成力来送他滚蛋,没想到突然有人闯来,然后……“哎呀,打歪了。。”。正是不省心的星宝。也是倒霉,她只想将长尧拉走躲开,没想到不偏不倚正中自己身上。 “星宝!”长尧连扶起吐血昏迷的星宝,正是自责,“哎呀,还是个女娃娃,我可真是心疼不已啊,才两成功力就这样了,禾呈怎么会收这等没用的弟子,尤戈戏谑着转眼就没影了,长尧虽气也不敢再去追,赶紧抱起星宝赶回一微了。

  长乐等人在堂院内练剑,看见此状“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众弟子都围过来关切道,“说来话长,先想法子救她。”说着快步走向屋内,将星宝放至床上“她本就瘦弱,且毫无防备,尤戈法力浊气太重,若不赶紧将浊气清除,怕是会出大事的”“如今师父不在,我们此等术法如何给她疗伤,”“是啊,这可如何是好,师父也没留些救命的丹药,我们所制的哪敢给她吃啊……”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长尧头疼。小五一直思想着“我想到了,我记得师父说过济山仙堂有一仙人唤为茗赤,年龄甚小,却善炼香制丹,很是厉害,我御剑还算快些,我现在就以师父的名义去向他求些丹药,星宝肯定会没事的。”“好,那你快去快回,”众人都符和着送走小五,长乐坐在床边照顾着,长尧和笠非也甚是担心的望着。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