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苏先生的书2018-08-07 18:033,440

  白鹰正在调解两位阿婆琐事,属下来报说靠着魔息寻了数日终是寻到首领了,这几日的观察都是跟在一仙人身侧,那人与画上的一般无二,白鹰听状,急慌的告诉两位阿婆不要吵了,便匆匆回了殿内寻伊舞。伊舞悄悄将计划都告知了白鹰,白鹰觉得甚好,至于二十个族人,也想了法子了。此时尤戈与茗赤正置身于花海中,施法使着花草为他们轻舞,又喝了甚多的酒彼此切磋着,好不快活。被白鹰派来遣尤戈回魔族的下属也不敢打扰,一旁候着等二人尽兴,生怕鲁莽冲过去被一掌拍死。见二人不再有动作,才小心翼翼上前禀报“启首领,白鹰上士说今日魔族有件棘手的事,还请首领回去亲自处理”尤戈虽觉扫兴,但在茗赤面前也得做个首领的样子,严肃端正“好,本首这就随你回去,说着又转身漾及满脸的清泉微笑说“等我回去处理一些事再来寻你”茗赤也就点头轻声送他去。

  尤戈急忙回到魔族,白鹰及一众臣属却满脸喜色在殿内恭候,尤戈刚坐在首座上就听到一众人等齐声道贺“恭贺首领天赐石麟,定为魔族带来一位勇猛聪慧的喜良族人……”尤戈脑子浆糊中“诸位是说,本首有了孩子?怎么可能,我。。我与谁的?”白鹰迈步向前揖礼“回首领,今日伊舞自称不舒服去了魔医夫人那,得知怀胎一月有余,魔医夫人享有盛望清誉,断不会出错,而伊舞夫人又一直服侍您,说未食巫汤,擅自留了一子。。”“够了”未等白鹰说完,尤戈就大挥衣袖打断,脑子里思绪不断:这数月以来,我未与任何女人有肌肤之亲,但若我说出,就是证明这是别人的,我堂堂首领要沦为族人的笑柄了,可这个女人明知道的,她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尤戈思量片刻就吩咐下人先照料好她,确定魔族没有其他的事,在白鹰的陪同下就去了伊舞处。尤戈还没迈进房内,伊舞就风情万种的扑在尤戈怀里,着实让他一惊,或许是与男人一起呆久了,对这投怀送抱的温香软玉竟多有抵触。“伊舞特别开心能孕有首领一子,您说他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尤戈知有猫腻,毫不情面粗鲁将她扯开“是嘛?这肚子里确实有一孩子嘛?”伊舞早已做好万全准备伸手抹泪“您不相信伊舞嘛?首领大可以使法感受一番”尤戈瞥了她一眼,将手放至她小肚子上,念了一咒唤出一紫气,确感受到有孩子孕育的迹象,不过这怎么可能,到底是谁的,她要干什么……一细想分了心,伊舞手帕一挥,尤戈竟直直倒地晕了过去。伊舞见状未管他,将房外的白鹰一把拽进了房内。见第一计划算是完成,白鹰也算舒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伊舞会如此大胆假冒怀子“现在该怎么办?”伊舞坐下饮了一小口水“这巫汤虽不能让女人怀子,没想到竟有此用处,配上这无果酒和处子血还能制造假孕的现象,呵呵呵,说着又坐在白鹰怀中,方才他使疾引决,注意力定会在孩子上,我这手帕上有秘巫药,只要他运功分了心我稍施法就能让他昏死过去,等我们吊来那个小白脸,再去魔医夫人那讨个解药,待他醒来就说我没怀孕,他是因为难过睡了一会,也就睡了几个时辰。”白鹰觉得不妥小心问着“这样行么?”伊舞摸摸他白嫩的脸“他的心啊早就不在魔族了,此时知道根本就没有孩子,对他来说正是少了一桩心事和束缚,他肯定不会降罪我,不出两个时辰,他就会离开魔族去找乐子”“哦~对对对,还是你想的明白”白鹰赞同的拍手称赞她。二人未有耽搁的进行着下一步计划。

  一微道堂内,因禾呈已查过弟子功课,短暂期间是不会再察看的,众弟子也可以稍有松懈一番偷个懒,星宝特别想与长尧去山下玩,在他门外纠结很久也未敢进去,生怕扰了他。长尧感觉的到她在门外,也知她来定是求自己陪她玩乐,但是他并不想去,只做没看见的样子。小五与长尧住的很近,自然看到星宝在门外许久,将房门重的一关,叫道“小宝,走,带你去吃好吃的”星宝一直靠在廊柱上低头玩弄着银铃,她已晓得长尧不愿同她一起出门,此时听声小五,抬头甜笑回应着好,一步一跳的跟上小五。小五叫她的声音长尧听的清楚,脸上未有表情,还是静静打坐着背着心法。星宝和小五想着去叫长乐一起,远远发现她正和然皓坐在石阶上聊得开心,便也不想打扰了,星宝转身一撇看见自己门外精心护养的花竟被人采了一支,正在长乐手中,不用说也知是然皓采的,气的星宝要去理论一番,却被小五硬拖走了,他可不能破了人家的心情。“若是被星宝晓得了,她定会跟你吵许久”长乐玩弄着花轻笑道。然皓是个硬气的男子,从不惧怕谁“无碍,我只是看开的好看,少一朵也无事,你不是很喜欢这种小花小草的嘛”长乐双手搭在膝上点了点头“是很喜欢,但我向来不会照料,所以小宝就养了一些常送与我。”然皓努努嘴“那她应该不会与我争论了”“说不准哦,谁让你不事先招呼,又或许她看你不顺眼,呵呵”“那我以后养一些送与你罢”“不用”“那你看我顺眼嘛”“你同我讲这些做什么”……

  “咱们去吃什么啊?”星宝欢跳在小五身后,在她的这些朋友面前,她一直都想快乐,不想因为自己的感情也把他们的好心情坏掉。小五嘴角一笑不回答拉她进了一家饭庄,坐下就招呼小二说点了些吃食,小二上了茶水后离去,小五才开口“自然是你爱吃的”星宝心里当然暖暖的“谢啦”小五轻蔑似的一笑未再回答。二人吃的正欢,就听到楼上吵吵闹闹的,摔桌子砸椅子的动静颇大,许多吃饭喝酒的人甚有不悦,纷纷小声叫骂着,小二只好一位位赔笑着,店老板点了两位后院打杂的壮士上去察看情况,星宝和小五也等着看出好戏。两位壮士见是一女子与一男子正打的不可开交,两剑交锋,互不相让,多是激烈,四周的人都早已散开躲远了,只见有着天人之姿的一位男子在旁从容淡定的喝着茶,分毫不受影响。壮士一瞧这女子正是众所周知的在京三品武将宁书将军的小女宁灿,此女天生丽质却也习得一身好武艺,性格骄慢固执,长兄府邸在此,她也常来小住,这大小姐脾气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出了名的刁钻,这一带百姓都认得她。壮士自然是不能阻止她,反正损坏的东西她定会赔,一句未说就下楼告知店老板了。星宝和小五终是按奈不住上了楼去看热闹,嗯?这不是笠非嘛,怎么与一女孩子打起来了,嗯?还有小白脸?这是怎么了?再看那宁灿一直处于上风,笠非好像瞧见星宝了,也就不与她玩了,快剑使转打掉了她的剑。

  “翩翩少年,谦谦君子,怎么对美人这般粗鲁啊”星宝看笠非已收剑,双手环胸走过去开玩笑。笠非也未看那女子将剑扔给茗赤对星宝和小五说“你们也在此处啊?”小五碰碰鼻子“这是离咱最近味道最好的饭庄,自然也在咯,不在,怎么看你欺负人啊”笠非挠挠头不说话。小五话刚落,那宁灿站起骄横指着他“哼,那是本小姐让着他的,这边叉起腰想再打一架,那边一下就看到星宝与茗赤边说笑边打闹,把她气的不行撞开小五笠非直直走过去大叫着“喂!你个野丫头是哪来的,做什么与他这么亲近?”星宝说的开心被这个比她还野蛮的女人打断话,直接就来了气“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认识他?”只见那宁大小姐忽的娇羞“他,他是我看上的未来夫君”星宝楞了,想着这小白脸做什么出来祸害人,不过她是由心不喜欢这女人,刚才与笠非对剑定有缘故,怎么着自己也得气气她。只见星宝环胸抬头傲娇“什么未来夫君,告诉你,你看上的这人是娶我过门三年的相公,还是我孩子他爹,这么说明白了嘛?”笠非小五听闻都憋着笑看有些脸红的茗赤。那宁灿一听非是不信,又拿出自己的身份压人“你知道我是谁嘛,我爹是在京述职武将,再说本小姐不介意,他必须跟我走。”怎么还有比木星宝还厚脸皮的,笠非想着就走向前“方才你说了你若赢我,就能带他走,如今你输了”那宁灿自知输了但偏要耍赖“什么输赢,本小姐说过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见星宝马上就要打她了,罪魁祸首终于开口说句话了“宁大小姐,你若再纠缠不休,本公子可就不在乎什么君子风度了”“明明是你对我笑勾引的我,你。。你。。 啊~”那宁灿被茗赤一说自然不好反驳,又气又羞的说不出话,她以为从开始至方才他都没参与,就当是欢喜自己默认了,如今被人亲口说了些难听的话,恨不得抽死木星宝,认为都是她的原因,不然她打败笠非就能如愿了,也是她又不知笠非一直让着她,没好意思对她下手。宁灿气的狠跺脚才离开。见这个讨厌鬼终于走了,星宝像茗赤介绍了小五后就又开始打趣“我说小白脸,你能不能少出门啊,遭人纠缠还要我们家笠非帮你打架”茗赤放下茶杯捏起她的脸“什么你家的笠非,方才不是同人家讲你是我过门三年的娘子嘛?嘁,我才不娶你这种猪头呢”星宝呜呜的拍掉了他的爪子“你说,你是不是给笠非用了香,才把他迷住为你去打架的?”茗赤说着又要去捏她被她躲过“你不也会的嘛?”“嘁,我才不会为你这种小白脸浪费我的力气呢”“是嘛,那你会为谁啊?呵呵”……四人边说笑着,又要了些吃食,未得安静的吃了许久。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