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马失前蹄
桑小小2018-08-10 12:342,260

  甘泉宫

  “师父,您去睡吧,这都三更了,我在这守着,有什么事,在去叫您。”一个身子瘦小,穿着太监衣服的人对什么的人低声劝道。

  对面之人,叹了口气,手里的拂尘轻轻一甩,转身,欣慰的说道:“知道你有孝心,可今晚皇上吩咐,让我在外面等人。”

  小太监眉头一皱,凑了上前:“师父,到底是什么人,让师父您亲自等?”

  啪——

  胡全绷着冷,手里的拂尘狠狠的打在对方的身上:“教过你多少次,少说话,多做事,不该问的别人,皇上的心思,是你能打听的吗?”

  “是,是,师父,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胡全缓了口气,一副担忧的神色:“我老了,早晚要归隐乡野。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

  小太监笑嘻嘻的凑上前,扶住对方的胳膊;“师父说哪里话,您可一点都不老。在说了,皇上信任您,怎么舍得放您走。”

  见对方神色愉悦,他继续说道:“儿子还想着日后在京城,给你买个宅子,好好伺候您,您可别想丢下我一走了之。”

  说完,紧紧的抱住胡全的胳膊。

  “你这个猴崽子,就知道给我认识生非,整天让我给你擦屁股。”话虽说的严厉,可目子却弯弯的。

  小太监再接再厉,拍着胡全的马屁。

  此事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老奴参见皇后娘娘。”胡全听到动静,转身,见到来人的面容,上前行礼。

  顾锦瑟摆了摆手,看了一眼大门,低声问道:“皇上睡了吗?”

  胡全摇了摇头,暗道,皇上真是料事如神,怪不得让他在门口等着,原来是等皇后娘娘。

  他推开门,后退一步:“娘娘,请。”

  顾锦瑟整了整衣袖,转身端过喜巧手里的夜宵,跨步进了大殿。

  她心里有些忐忑,明知道君丞止不会答应,可她不得不来。

  这宫里一定有顾和的眼线。

  若是让自己那个便宜爹爹知道她都没有努力,后果更加不堪。

  就算是做做样子,她也要来。

  到时候顾和问起来,便把责任都推到君丞止身上。

  对,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愿意伏低做小,他还打自己不成。

  想清楚之后,顾锦瑟有了信心。

  她可是专门画了个妆,换了身衣服来,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君丞止的喜好,才来的。

  功课做的足足的,自信心在加一分。

  顾锦瑟不知道,自己的的一举一动,都落入某人的眼中。

  从门推开的那一刻,君丞止便留意对方的一举一动,刚才的沮丧,到现在的得意,在到现在的自信,他嘴角微微上扬,有意思。

  不管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她现在都是自己的皇后。

  若真是顾和派来的眼线,那冰冷的目子,迸射出阵阵戾气。

  若不是……

  君丞止抬眸,看着站在原地发呆的某人,眸底上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和。见对方走了过来,他默默的收回眼眸。

  “皇上。”顾锦瑟把夜宵放在边上,靠近一点,微微屈膝,行礼。

  君丞止没有抬头,目子专注在手里的书,片刻后才淡淡的说道:“有事?”

  顾锦瑟起身,直接忽视对方的冷淡,莞尔道:“夜深了,见皇上还没睡,便让厨房做了红豆汤。”

  若让外人看到现在这幅场景,还以为帝后鹣鲽情深。

  只有君丞止知道,他家的这只慵懒的小猫,只有在有事相求的时候,才会收起爪子。

  他嘴角不动声色的上扬,低沉的声音想起:“放着吧。”连个眼眸都没有给对方。

  这让信心十足的顾锦瑟紧了紧手。

  真没礼貌,人家给你送东西,就算生气,也要看人家一眼啊,这算什么,冷暴力。

  对,绝对的冷暴力。

  你以为,不看我,就能把我赶走,哼。

  顾锦瑟扬了扬头,暗中给自己打气,故意上前两步,现在她离君丞止,只有一步之遥。

  若是换做被人,早就受不了了,可对方是君丞止,定力好得很。

  尴尬?

  这种情况,只有别人的份。

  大殿内异常安静,落针可闻。

  一盏茶后,顾锦瑟投降了,想着这个方法不行,在换别的,转身,欲要退后。

  啊……

  一个重心不稳,身子摇摇晃晃后倾了过去,然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睫毛好长啊,皮肤真好,吹弹可破,嘴唇好软啊。

  咯噔

  顾锦瑟猛然醒悟,快速推开对方,后退几步。

  怎么,怎么有,哎。

  君丞止雅佞一笑:“没想到皇后如此热情。”

  刚才顾锦瑟一个不稳,正好被君丞止接住,不知道怎么的,两人便唇齿相接。

  气氛瞬间变得暧昧,顾锦瑟现在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今日她身着玫瑰紫牡丹花纹的丝衣,趁的肌肤更加水嫩,本就如玉般的肌肤,因为刚才的事,染上了一丝红润。

  君丞止看了有些恍神。

  “你是故意的?”顾锦瑟现在才反应过来,她怎么会无缘无故摔倒,一定是这家伙搞鬼。

  君丞止不紧不慢的站起身,上前一步,对方后退一步,在上前一步,对方警惕的在后退一步,微微俯身上前,星眸微转:“皇后可有证据?”

  “你?”顾锦瑟气的恨不得上前掐死对方,现在就他们两个在屋子里,谁能证明。

  在说了,就算能证明,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啊。最后还会被扣上勾引皇上的帽子。

  阴险,狡诈,腹黑。

  真是脑袋进水了,怎么会想到美人计,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失策。

  顾锦瑟现在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把这身衣服换下来。

  都是喜巧,说什么男人都喜色,只要自己放低身段,软言细语,皇上不会为难她。

  帮凶。

  赤裸裸的帮凶。

  君丞止看着自家的小猫,眼眸转了右转,心情,说不上来的好,越看越觉得意思。

  他扫了一眼裙摆的脚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石子,快如闪电的打在脚印上,泛起阵阵薄雾,脚印随即不见。

  反正亏也吃了,不能白吃。

  顾锦瑟瞬间调整好心态,挺直了身子,正色的问道:“皇上,三日后回门,可否随行?”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