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桑小小2019-10-07 09:392,218

  “不去。”君丞止毫不犹豫的拒绝,这点毋庸置疑,他还没有昏庸到因为一个美人计,而失了君王的威严。

  “哦。”在意料之中,顾锦瑟并没有太多的沮丧,她郁闷的是,事没办成,自己反倒被人轻薄。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说出去,多丢人。

  知道了答案,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顾锦瑟转身,欲要离开,去听到身后低笑的声音:“这么快就放弃了,皇后的美人计还没用,岂不是可惜了。”

  顾锦瑟一怔,原来这家伙什么都知道。她紧握双手,缓缓转身,眉眼带着疏离的笑容:“皇上,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想,它”顾锦瑟故意瞄了一眼对方的下体,得意的笑了笑:“它还行吗?”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快步出了甘泉宫。

  她可不想和上次一样。

  看到落荒而逃的人,本来郁结的君丞止反倒笑出声来。

  自家的小猫,越来越调皮了。

  喜巧见主子慌慌张张的出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忙跟上。

  “娘娘,怎么样?皇上答应了吗?”

  “没有。”

  “那娘娘怎么?”

  “我困了,想睡觉。”

  ……

  这理由,真够敷衍的。

  喜巧知道主子不高兴,便不在多问。

  回到寝宫的顾锦瑟,把所有人都遣出去,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

  “喜巧姐姐,娘娘这是怎么啦?”冬儿凑了过来,低声问道。

  喜巧叹了口气:“还能为什么,过几日便是回门的日子,娘娘今日去找皇上商量,被拒绝了。”

  冬儿缩了缩脖子,道:“那这几日,岂不是。”

  “知道就好,让凤倾宫的人都仔细着点。”

  冬儿忙施礼:“谢谢喜巧姐姐提醒,我这就告诉他们。”

  大殿内,顾锦瑟拿起一个枕头,狠狠的蹂躏了几下,可还是不解气,直接扔在地上,猛踹几脚:“君丞止,你这个混蛋,夺了我的初吻,现在又调戏我,混蛋,混蛋……”

  等踹到没力气,才瘫痪在地上。

  她现在特别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年没有习武,非要学医。就算学医,为什么不顺便学个防身术什么的,现在好了,干吃亏。

  想到此,顾锦瑟郁结的踢了踢地上的枕头。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三日后的回门,怎么办?

  她那个便宜爹爹,还不杀了她。

  顾锦瑟无奈的躺在床上,盯着那轻薄的纱帐。

  现在这个时代,真的不适合自己,还是二十一世纪好,什么都好。

  不用应付这么多的人家关系,只要我在自己的壳里就好。

  不是她顾锦瑟胆小怕事,而是,这些人真不值得他费如此多的心思。

  在乎的人,少一分都觉得内疚。

  不在乎的人,多一份都觉得浪费。

  一个便宜爹爹,一个腹黑相公,若不是穿越到现在这个身体,和她有毛关系。

  “哎。”

  心里各种抱怨后,最终换来一声叹息。

  自从那日君丞止拒绝后,顾锦瑟再也没有出过凤倾宫一步,皇上也没有来过,两人像是商量好的。

  凤倾宫的宫娥太监,现在如履薄冰,走路都比往日轻上几分,唯恐一个不小心,触了皇后娘娘的眉头。

  顾锦瑟反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该吃吃,该喝喝。没事了,就去书房练字。这几日反倒过的异常的自在。

  晨光熹微,滟潋温暖,透光窗棱,打在一节白玉的藕臂上。

  喜巧俯身上前,柔声道:“娘娘,该起身了,今日还要回门,九千岁还在顾府等着您呢?”

  床上的人转身,继续睡。

  喜巧有些犯愁,娘娘这赖床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啊。

  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感觉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本能的回身,刚要叫出来,却被对方制止,然后默默的行礼,退出了内殿。

  床上之人浑然不知,青丝如青稠般洒落在身后,有一缕缠绕在白皙的藕臂上,长长的睫羽微微弯曲,覆盖住那漆黑的眼眸。粉嫩的唇畔微微张开。

  不知道是不是做美梦,床上之人嘴角微微上扬。

  君丞止心情很好的拉过被子,为其盖上,暗道,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你真正的性格。

  睡觉时,软糯可爱。

  对待自己时,又动不动炸毛,偶尔还出言挑衅。

  可在遇到危险时,又沉着冷静,头脑清晰。

  如此复杂又有趣的人,君丞止还是第一次遇到。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顾锦瑟感觉到有人在注视她,本能的扫了一眼,这一眼,让她浑身一颤。

  “你怎么在这里?”

  顾锦瑟扫了一眼,是自己的寝宫,没错啊,那君丞止怎么会出现在这。

  而且,

  她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忙拉过边上的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

  现在是夏天,为了凉快,顾锦瑟自己亲自操刀,做了件睡衣,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款式,吊带搭配短裤。

  不管在那个时代,顾锦瑟都接受不了。

  君丞止莞尔一笑,手里的扇子揽入怀里:“这也是朕的寝宫。”

  这话既无赖,又让人不能反驳。

  顾锦瑟气的咬牙切齿,在心里骂了几百遍,才淡定的问道:“皇上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事?”

  “今日是你回门的日子,朕公务繁忙,不能随行,朕已经吩咐下去让胡全护送你回去。礼单也已经拟好。”

  顾锦瑟皱了皱眉头,这算什么,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胡全护送,她想了想,也行。

  不管怎么说,胡全都是君丞止身边的大太监,地位一点不比朝臣的低,让他出面,也给足了顾和面子。

  最重要的是,胡全和顾和,都是太监,只是职位不同。

  顾锦瑟扫了一眼对方之人,雅佞一笑,这家伙,想的可真周全。

  既保全了自己的面子,又羞辱了顾和,这不明白告诉对方,你就算是在有权势,在皇上那也只是个太监,接待你的也只能是太监。

  她可以想象的到,顾和看到胡全的样子。

  “谢皇上恩典。”顾锦瑟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还是硬着头皮谢恩。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 回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