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朕的诚意
桑小小2018-08-13 12:092,457

  “你听说了吗?皇后娘娘昨夜留宿甘泉宫。”一个身着粉色长裙的小宫娥,拿着扫把,神秘兮兮的靠近。

  “真的,我说怎么今日大家都怪怪的,原来是帝后圆房了。”

  “可不是,成亲那晚,皇上因九千岁闯宫,随后甩手离去。自那日后,皇上再也没有留宿后宫,没想到昨夜……”

  “嘘,小声点。”

  两人面带微笑,看了看四周,又偷偷的笑起来。

  这必定是好事,就算让皇后娘娘听到,也不会责罚她们顶多就是教训两句。

  “灶上还炖着烫,你快去盯着,一会喜巧姐姐就要来了,耽误了皇后的早膳,我们可是要掉脑袋的。”

  “哦,哦,那这就劳烦姐姐了。”

  “快去吧。”

  小宫娥快步进了御膳房,却与来人撞了个满怀。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小宫娥脸上,瞬间脸色通红。

  她顾不得脸上的火辣,俯身道;“巫溪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来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汤汁撒了几滴在身上,怒目看向对方:“宫里的嬷嬷是怎么教你规矩的,如此莽撞,你有几个脑袋。”

  巫溪见小丫头胆怯的低头,心里得意:“别以为抱住凤倾宫的大腿,你就有了靠山,皇后娘娘估计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小宫娥咕咚跪下:“姐姐饶命,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御膳房最忌讳才高贬低,后宫的妃子,保不齐那日就被皇上临幸,故而,御膳房有规矩,一视同仁,除非是皇上特意吩咐。

  这也是她们保命的秘诀。

  “让开,看到你就心烦。”巫溪一脚踹开对方,迈过去:“不长眼的东西。”直接端着早膳走了。

  见人走了,屋内的宫娥才跑过来扶起倒在地上的人。

  “别哭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巫溪是珠妃贴身宫女,一直如此。”

  “是啊,你也是,走路不看着点,快起来吧。”

  ……

  大家七嘴八舌的安慰小宫娥。

  巫溪端着饭食,气冲冲的回到温饬宫,见娘娘还没有醒,便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别人,径自进了内殿。

  君丞止的后宫,可谓人才凋零。

  顾锦瑟没有进宫之前,只有三位从一品妃子,剩下的都是些昭仪、淑仪、常在等。

  都是些不入流的人。

  丽妃打入冷宫后,现在后宫正了八经的妃子,只有柔妃和眼前的珠妃。

  珠妃的父亲是吏部侍郎,虽然位置不高,好在是在吏部。加上王侍郎为人小心谨慎,办事圆滑,在吏部混的如鱼得水。

  听说皇上有意提升他为吏部尚书。

  这让珠妃很是高兴。

  前朝和后宫都是连在一起的,王侍郎荣升,那皇上对珠妃的态度也会有所改变。

  这几日,王福珠心头雀跃,喜上眉梢。

  巫溪身为珠妃的贴身侍女,自然一荣俱荣,这段时间更是威风八面。

  “娘娘,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洗漱。”

  “嗯。”珠妃青丝洒落,慢慢起身,半眯着眼眸,按了按头。任由巫溪伺候。

  收拾完后,才扶着巫溪坐到饭桌前。

  “今日怎么就这几样,我喜欢吃的酸黄瓜怎么没拿来。”珠妃扫了一眼面前的饭食,面带不悦。

  巫溪低眉道:“娘娘喜欢的小黄瓜御膳房说吃完了,还没来得及做,明日便有了。”

  珠妃皱眉:“没做?”

  后宫现在也就两位妃子,皇后娘娘自己有小厨房。御膳房在不长眼,也要先挤着她们两个,难道是柔妃?

  “怎么回事?”

  巫溪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屋内的宫娥退出大殿。

  “娘娘,昨夜皇后娘娘留宿甘泉宫。”她俯身上前,嘴角露出不屑低声道:“御膳房一早接到消息,正在忙皇上和皇后的早膳。”

  “什么?”珠妃一顿,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皇后会留宿甘泉宫,她们不是?

  难道是九千岁暗中指使,还是?

  她心神不宁,啪把筷子拍在柳木的桌上。

  后宫流言四起,可当事人,却依旧窝在床上呼呼大睡。

  因为喝了酒的原因,顾锦瑟睡的异常沉。

  君丞止早朝回来,她依旧没有醒来。

  “皇上,要不要叫醒皇后娘娘。”喜巧有些担忧,就算昨夜宿醉,也不能睡到日上三竿,这可是甘泉宫,不是凤倾宫。

  君丞止站在床边,看着睡的四仰八叉的人,眉眼带笑:“无碍,让你家娘娘睡吧。”

  他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和内室,相通,若是某人醒来,君丞止便能听到。

  喜巧为难的看了看胡全,见对方依旧带着疏离的笑容,只能退出大殿。

  她心中暗暗祈祷,娘娘,您快点醒来啊。

  顾锦瑟不知道是不是接到了喜巧的祷告,一盏茶后,迷迷糊糊的醒来,头痛欲裂。

  “喜巧,水。”

  她感觉到喉咙火辣辣的疼,迷迷糊糊的说道。

  片刻后感觉到有人递给杯子,她看都没看便仰头喝了下去,然后倒头慵懒的躺在床上,娇嗔的说道:“头好痛哦。”

  “朕帮你揉揉。”

  “嗯。”顾锦瑟机械的点了点头。

  可当那冰冷的手刚触碰到她的额头时。

  顾锦瑟猛地睁开眼睛做了起来,看到对面人的面容,惊讶的张大嘴巴,结巴的质问道:“你,你,你怎么在我宫里,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她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想死的心都有了。

  又是吊带。

  君丞止雅佞一笑,指了指四周道:“可这里是朕的甘泉宫。”

  顾锦瑟仔细打量四周的摆设,发现一切都陌生,才确定不是自己的凤倾宫。可自己怎么会睡在这。

  她慢慢想起来,自己昨晚想要和谈,后来君丞止说边喝边聊,后面的事她就想不起来了。

  顾锦瑟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怎么会醉了,自己的酒量不至于此。一定是那酒,酒有问题:“你,你让我喝的是什么酒?”

  君丞止凑上前,顾锦瑟后退一步,只感觉那温润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让人恼火的傲娇:“那可是朕收藏了十几年的佳酿,是不是很好喝。”

  见对方气的脸色通红,君丞止见好就收,慢慢起身解释道:“昨夜你的建议,朕接受,为了更加逼真,所以才让你留宿甘泉宫,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你是朕的女人。”

  “顾和现在就算想要杀你,也要考虑一下后果。怎样,朕的诚意皇后可感受到。”

  “岂止是感受到,简直是感激涕零。”顾锦瑟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便好,也不枉费朕的一片心意。”某人不怒反笑:“现在皇后可以潇洒的出宫了。”

  顾锦瑟不但的安慰自己,淡定,淡定,可最后,啊……

  而君丞止却神清气爽的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 这才是生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