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割地赔款
桑小小2018-08-13 11:082,214

  君丞止吩咐下去,胡全让人把皇上收藏的好酒温上,又命人做了几个下酒的小菜,摆着窗前,才全都退出大殿。

  “来,坐。”

  顾锦瑟也不矫情,坐在对方,闻了闻杯中酒:“好香啊。”

  一闻便知道是好酒。

  她以前没事的时候,也自己小酌两杯,所以对酒也算有研究。

  越是老酒,味道越是醇厚,绵软,还未喝,便香气扑鼻。

  流沙包配酒,也真是有趣。

  君丞止从未如此轻松过,明知道对方有事,可还是放松了警惕,直接问道:“你想聊什么?”

  顾锦瑟放下酒杯道:“我想和你和平共处。”

  “和平共处?”

  “对,我知道你怀疑我是九千岁的眼线,可你也看到了,成亲当晚,我差点死了。”

  “所以呢?”君丞止不紧不慢的为其倒满酒。

  顾锦瑟道:“所以,通过这件事,就知道我不是九千岁的眼线。”

  “既然我不是眼线,你我又成了亲,你又不能明着把我休了,为何我们不能找个折中的办法,和平共处一下,你不干扰我,我也不打扰你。”

  “这到有趣,在西凉国,还有朕不能如愿的事?”君丞止莞尔:“若是朕不同意呢?”

  整个西凉国都是他的,他想怎么折腾都可以,更何况一个女人,而且这个人犹如蝼蚁,他随时都可以斩杀。

  顾锦瑟一顿:“话也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不是九千岁的眼线,但到底是他挂名的女儿,若是我死在宫里,对你不利。”

  见对方没有说话,她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签订一个协议,和平共处,必要的时候可以相互帮忙,你觉得呢?”

  顾锦瑟明白,她现在的身份很尴尬,爹不亲娘不爱,一个想让她死,一个想让她活。

  可转念一想君丞止也不见得想让她活着,只是不要死在她的宫里。让顾和抓到把柄,挑起两人的争端。

  所以她是个关键的人。

  这也是她的底牌。

  “怎么个和平共处,说来听听?”君丞止端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

  顾锦瑟正色道:“我们相互配合,若有什么事,可以相互帮忙。若有冲突,大家商量,你觉得如何?”

  “这么简单?”

  “嗯。”

  顾锦瑟忽然想到什么,补充道:“不能违背对方底线,不能强求对方。”

  君丞止舔了舔嘴角的酒渍,雅佞一笑:“这可就有些难了。”

  “有什么难的?”顾锦瑟想起前几次两人状况,唯恐对方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在人前,会做出皇后该有的姿态,这个你放心,不会给你丢脸,还有,你不想要的人,我替你挡,你想要的人,我可以帮你。”

  “你帮我?”真好笑,西凉国那个女人不想嫁给他,用得着她帮。

  君丞止觉得这协议,纯属给对方行方便,对他没什么好处。他拿起一个流沙包咬了一口,还真不错。

  “还有,你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做,就比如你手中的流沙包,我还会做很多点心,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每天给你做一样。”

  对方油盐不进,让顾锦瑟有些气馁,若是对方死活不答应,她也没办法。

  现在只能割地赔款,先出去在说。

  “哦,这倒是可以。”君丞止故作沉思,那漆黑的眉眼,如黑曜石,在夜里上着幽光。片刻后才说道:“好,你的提议,朕答应,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能答应,怎么都好说。

  “每天做一道点心,然后在书房伺候研磨。”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若真什么事,需要你配合,朕会提前告诉你。”

  “一言为定。”

  顾锦瑟端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君丞止嘴角含笑,也喝了下去。

  “既然你都答应了,那我明日可以出宫吗?”顾锦瑟盯着对问道。

  “出宫?不安全。”君丞止斩钉截铁的拒绝。

  什么嘛,刚才还说可以商量,怎么提到出宫,想都不想就拒绝。

  “你派人跟着,我不会跑,就是觉得宫里很无聊,想出去走走,对了,陵王也一起。”

  “桑吉也去?”他们什么时候混在一起,君丞止暗思。

  顾锦瑟根本没有发现对方的变化,继续道:“一起去热闹,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月光下,如玉般的肌肤蒙上了一成幽光,因为喝了酒的原因,顾锦瑟脸颊微红,眉眼弯弯,像极了一个没有城府的孩子。

  这是陈年老酒,辛辣,而且后劲很大。

  君丞止发现对方身子有些摇晃,便知道,顾锦瑟醉了。

  “就这点酒量。”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爱的人。

  可明明知道对方在算计她,君丞止还是心甘情愿的陪着她玩,只为她开心。看到她开心的笑,总能温暖他那颗冰冷的心。

  顾锦瑟真的醉了,身子开始不自觉的向一边倾斜。

  君丞止眼疾手快,伸手扶住她的脸,柔柔的,还带着炙热的温度。他慢慢起身,来到顾锦瑟身边,让其靠在他的怀里。

  “君丞止,我要出宫……”顾锦瑟喃喃自语:“宫里好无聊啊,你整日忙,我一个人在宫里……”

  “是朕的错。”君丞止抚摸这那青稞般的青丝,心里泛起一丝涟漪,头不着痕迹的低了下去,落在饱满的额头上:“朕日后会多留出时间陪你。”

  顾锦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嘴里念念有词:“君丞止,你知不知道,你好冷啊,像个冰块,怎么都融化不了,每次见到你,我……我都……”

  “你都怎么啦?”

  君丞止低眸,见对方已经闭上了眼睛,紧接着听到均匀的呼吸。

  居然睡着了。

  他轻轻抱起顾锦瑟,熟悉的暖流再次袭来:“顾锦瑟,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不要怪朕。”

  君丞止直接进了内室。

  喜巧见屋内的灯灭了,心里一喜。

  胡全微微一笑,对喜巧道:“恭喜皇后娘娘。”

  “大总管客气了。”

  两人遣退四周的人,退到两米外守候。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朕的诚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