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讨好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63

  甘泉宫

  古红色金丝楠木的书桌前,端坐着一名男子,低眸紧皱,剑眉轻挑,粗壮的胳膊暴露在外。几缕发丝,不规则的洒落,湿湿的沾在胸前。

  一旁的胡全,拿着团扇,轻轻的扇着。

  唯恐惊扰了身边的人。

  “今日去顾府,皇后身子不适,一会吩咐御医在去看看。”君丞止低头看着奏折,似无意的说道。

  “是,奴才一会就去太医院。”胡全恭敬的应答。

  君丞止没有抬眸,眼睛一直专注在奏折上,可那恍惚的眼神,出卖了他:“派人多留意一下皇后的饮食,硬的、辛辣的,吩咐凤倾宫的人,少做。”

  “是。”

  听到胡全的回答,君丞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觉得自己怎么如此啰嗦。对方以为皇上渴了,忙递上茶杯,君丞止抿了一口,压下心中的躁动。

  泡了半个时辰的冷水澡,白费了。

  他有些恼怒,在不知道对方心意的情况下,自己先动心,这简直是兵家大忌。可转念一想,两人都成亲了,谁主动已经不那么重要。

  情绪被安抚后,君丞止才出来。

  结果……

  书房内恢复了静谧。

  片刻后,只见一个小太监,低头,快步走到胡全身边,附耳说了一句,便低头站在边上。

  胡全闻言笑呵呵的上前一步:“皇上,皇后娘娘在门外求见。”

  原本淡定的神色僵在原地。

  本以为皇上会高兴,可为什么眉头紧皱,难道是自己会错意?不对啊,刚才还吩咐……

  胡全站在边上暗中观察皇上的神色。

  “让她进来。”

  “是。”

  胡全亲自走到大殿门口迎接:“皇后娘娘皇上有请。”

  顾锦瑟微微点了点头,一点皇后的架子都没有,边走便问道:“皇上今日的心情如何?”

  “这?”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他了,今日的皇上很是奇怪,一会高兴,一会皱眉,胡全也拿不准皇上今日的心情:“这,老奴不敢妄自揣测。”

  “无碍。”顾锦瑟微微一笑,如微风拂过,安抚人躁动的心,她看了一眼喜巧。端过对方手里的吃食,进了书房。

  “大总管,麻烦您了。”喜巧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塞给对方。

  胡全一顿,脸色略带尴尬:“喜巧姑娘,这不太好,我什么都没做。”

  喜巧道:“娘娘说了,胡总管什么都不说,才是帮了我家你娘娘的大忙。”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顾锦瑟端着吃食,脚下步步莲花,悄无声息,可身上的茉莉香,早已入了某人的心。

  君丞止抬眸,只见一身鹅黄色身影,亦步亦趋的向前走来。

  本就白皙的肌肤,在那青丝的衬托下,更加通透。

  珍珠碧玉的步摇插在松松散散的发髻上,非但不显的凌乱,反倒多出几分慵懒的妩媚。

  君丞止看痴了。

  “皇上。”

  顾锦瑟轻唤,打断了君丞止。他略显尴尬的转眸,看向手里的奏折:“你怎么来了?”

  顾锦瑟放下手里的东西,君丞止也注意到,神情忽然舒展,眉目充满了温暖:“这是什么?如此别致。”

  周身晶莹剔透,嘴巴和耳朵呈明黄色,两只黑豆的小眼睛异常突兀,很是可爱。

  “这可花了我好久的时间,要不要尝一个。”顾锦瑟见引起对方的注意,心里有些小得意。

  这个流沙包,她专门做成了小猪的造型,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拿起来看看。

  这可是她花了两个时辰做的。

  “专门给朕做的?”

  顾锦瑟点了点头。

  君丞止本来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顾锦瑟不解的问道:“怎么啦,不喜欢?”

  “无事献殷勤。”

  君丞止暗笑,忽然做东西讨好自己,肯定有事。

  见自己的心思被拆穿,顾锦瑟有些泄气,暗骂真是老狐狸,还没说,就被猜到。

  可她不死心,倔强的问道:“不想吃算了,我自己吃。”说完拿起一个流沙包,对着猪屁股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啊……

  只见顾锦瑟长大嘴巴,用手不住的扇着。

  “怎么啦。”君丞止担忧的起身。

  顾锦瑟强忍着,说道:“烫。”

  她怎么忘了,流沙包里面的汤汁是会流出来的。她刚才一口咬了大半个,又是刚做出来,能不烫嘛。

  “你啊。”君丞止无奈的摇头“过来。”

  顾锦瑟那还顾得那么多,快步凑了过去,君丞止拿起团扇道,扇了几下:“以后吃东西小心一点。”

  “嗯。”顾锦瑟无意的嗯了一声。

  她一门心思都在嘴上,见书桌上有茶,毫不犹豫的端起来,猛灌了几口,才缓了口气:“烫死我了。”

  终于没事了。

  经过刚才的事,气氛反倒轻松很多。

  君丞止拿起一个流沙包,咬了一小口,吸了一口汤汁,甜甜的,黏黏的,很好吃。

  “怎么样?好吃吗?”顾锦瑟紧张的看着。

  “嗯,还可以。”

  岂止是还可以,是很和他口味。不过?君丞止转眸质问道:“真的事你做的?”

  “当然。”

  顾锦瑟见对方吃完一个,心里踏实了很多,怎么说来这,吃人家的嘴软,下面要说的事就好办了。

  不过今日来顾锦瑟还有一个目的。

  她这几日一直在想,既然不能回去,那就要有个靠山,最好的靠山,就是自己的相公,君丞止。

  他是西凉国的皇帝,说一不二,只要有他护着,横着走都可以。

  鉴于前几日两人的不欢而散,这次顾锦瑟有被而来。

  “看在我辛苦做点心的份上,不如我们聊聊。”顾锦瑟试探的问道。

  她现在还拿不准君丞止对她的态度,必定他那个便宜爹爹可是人家的死对头。

  “聊什么?”君丞止放下手里的奏折,扫了一眼桌上的茶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抿了一口茶。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什么都好,比如你的烦恼啊,喜欢吃什么啊。等等,随便聊。”

  君丞止狡黠的目子上闪一丝得意,那刀削的面容,徒增一分雅佞;“不如让人准备壶酒,岂不是更好。”

  顾锦瑟看着窗外月清风高,如此美丽的静谧的夜晚,喝杯酒也不错:“好啊。”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割地赔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