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我要休夫
桑小小2018-08-18 05:012,281

  难怪玉宁村如此静谧,原来大家都是明哲保身。唯恐一个不小心会惹到田家,到时候也落的和五家一样的下场。

  “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何必在提起。”五娘拄着拐杖从屋内出来,李轩快步迎了上去,扶着对方,道:“我只是替五叔难过,替您难过。”

  五娘拍了拍对方的手,安慰道:“好孩子,婆婆知道你孝顺,可这件事,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若是在莽撞,恐怕会在丢了性命。若不是有你这个孩子在,我这把老骨头,恐怕早就去找你五叔了。”

  “算了,算了,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五娘无奈的摆了摆手,她何尝不想为丈夫和孩子报仇,什么不小心掉下河,还不是被他们退下去的,可那又能怎么样。

  她现在这个样子,连村子都走不出去,更不要说去告御状。她不甘心又如何,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替丈夫活着,替两个孩子活着,她要活个大岁数,她倒要看看,田家到底能得意到几时。

  顾锦瑟起身,踱步上前,握住五娘的手,用两人可听到的声音低声道:“婆婆,你可信我?我替婆婆讨回公道。”

  五娘的手一颤,紧张的说道:“孩子,不可,不可,你还年轻……”

  顾锦瑟拍了拍对方的手,安慰道:“我不会有事,您放心,您老好好的做着,看看这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

  说道最后时,顾锦瑟声音铿锵有力,抑扬顿挫,让闻者,激愤。

  这是顾锦瑟穿越过来,第一次如此想做一件事,不为别的,只为让这些受苦受难的百姓,有一盏指明灯,有一个希望。

  “好,婆婆信你。”

  君丞止走上前,平和的说道:“五婆婆,我们明日便去客栈住,日后若有什么事,可派人去客栈寻我们,我们夫妻这几日都住在客栈。”

  五娘听闻两人要走,心里一惊:“怎么这么快,你们可要小心。”

  她是过来人,何尝不明白眼前两人的好意,若是两人真的要对付田家,一直住在五家,会给她这个老婆子惹麻烦。

  “谢谢,谢谢。”五娘空空如也的眼眶微红。她想哭,可已经哭不出来了。

  李轩不知道三人说了什么,只听到眼前这两位要去客栈投宿,以为五婆婆舍不得,上前安慰道:“婆婆,没事,他们走了,还有我呢,轩儿会一直陪着你。”

  “好,好,都是好孩子。”

  君丞止趁着天黑,让人把巫婆婆的屋子,重新修葺一番。

  顾锦瑟见了,啧舌道:“有权就是好,连盖个屋子都这么快。”

  君丞止莞尔一笑,轻轻的牵起对方的手,宠溺的说道:“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顾锦瑟一愣,这话明明是她说的,为什么君丞止知道,还是说,她猛的醒悟过来。

  暗卫把她和君桑吉的一举一动,连说过的话都告诉了,对方。真是太可恶了,她到点还有没有隐私。过分。

  “哼……”顾锦瑟甩手转身就走。

  君丞止见佳人生气,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道:“娘子,不要生气了,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全。”

  “骗子。”

  “我真的没骗你,只是我没想到,娘子和我想到一处去了。”

  “你理解错误,我们有代沟。”

  “什么是代沟?”君丞止快步跟在顾锦瑟身后,问道。

  “代沟就是你们说的‘路唇不对马嘴’‘鸡同鸭讲’,明不明白,说直白点,我嫌弃你老。”顾锦瑟气的一通乱说。

  君丞止不但不恼反到笑了:“原来是这样,娘子学识真渊博,不过,我老吗?我才二十二岁。”

  “我才十四,你说你老不老。”顾锦瑟铁了心的膈应对方。

  “这么说,好像是有点。”

  “什么是好像,就是。”顾锦瑟顿足,插着腰和对方辩解。

  君丞止皱眉,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奈的说道:“那能怎么办?你已经嫁给我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谁说的,我要休夫,你要在惹我生气,我就休夫,你听到没有。”顾锦瑟气的腮帮鼓鼓,脸颊通红。夜色下那双清澈的眉眼,犹如星河,倒映出对方的脸庞。粉嫩的唇蠕动两下,欲要开口却被某人堵住。

  顾锦瑟身子一紧,紧紧的握紧拳头,眼睛诧异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那长长的睫毛微翘,软糯的唇畔允吸的她所有的呼吸。

  那清淡的麝香,飘入顾锦瑟的鼻子,让她忘记了呼吸。

  君丞止本想堵住对方喋喋不休的嘴,可触碰到对方柔软的时,再也舍不得离开,看着对方痴傻的看着自己,他雅佞一笑,低声道:“闭上眼睛。”

  顾锦瑟乖巧的闭上,刹那间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闭上,她为什么要听君丞止的话,他现在在干什么。

  心中的怒火瞬间涌上心头,君丞止,你这个色狼,居然敢亲我。

  她张嘴便咬住对方的舌头,君丞止似乎知道对方的动作,快速后退一步,躲过对方的攻击。

  “君丞止,你这个色狼,那可是我的初吻。”

  月光下,麦田里,有两个身影在晃动,男的在前面跑,女的在身后追,手里还拿着棍子,嘴里大喊:“你给我站住。”

  黑暗中的惊风,那长大的嘴巴,能放下一个鸡蛋。

  皇上被人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场景。

  他心里既兴奋又害怕,暗自斟酌,皇上事后不会不会找他算账。

  顾锦瑟到最后都没有追上君丞止,人家可是习武之人,脚程快的很,怎么会被她追上。

  别以为整治不了他,当君丞止刚躺倒床上,便被顾锦瑟一脚踹下去,冷声道:“睡让你睡床的,睡地上。”

  君丞止委屈的撅了撅嘴,可怜的抱着被子,可怜巴巴的望着床上四仰八叉的女人:“这可是在外面,我们是夫妻,若是被人看到我谁地上,多没面子。”

  顾锦瑟闻言,扫了一眼坑坑洼洼的地,最终妥协道:“那你睡这边,不许越界。”

  “好,好,娘子说什么都好。”君丞止麻利把被子扔到床上,规规矩矩的躺下。

  片刻后,听到均匀的呼吸,他轻轻的揽过对方,让其依偎在自己怀里,顾锦瑟浑然不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搂住对方的腰,甜甜的睡着。

  君丞止嘴角弯出完美的弧度,眸子里满是宠溺。

继续阅读:第六十章 收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