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收香
桑小小2018-08-19 10:202,176

  顾锦瑟和君丞止第二日一早,便搬去客栈,五婆婆很是不舍,她心里明白,自己不能拖这两个孩子的后腿,最终站在门口红了眼眶。

  客栈比较简陋,装修尚可,和京城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君丞止让人包下三间房,先付了一个月的定金。

  掌柜的看到那白花花的银子,眼睛放出贪婪的光,态度谦卑,那虚伪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脸上,听说他们要买灵馨香,很熟稔帮他们介绍。

  首推的便是田家。

  “田家就算了,价格昂贵,还是其他家的价格公道。”君丞止淡淡的说道,语气去不容置疑:“掌柜的一会在客栈门口贴个告示,告诉玉宁村的村名,我们要收灵馨香,只要价格公道,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掌柜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霸气的住户,自然麻利的让小二去办。

  见几人进来房间,对一人招手,低声道:“你去一趟田家,把情况告诉田老爷。”

  田家坐落在玉宁村的东侧,占地几十亩,修建了田府。

  门口的小厮一见来人,便乐颠颠的问道:“柱子,你怎么来了,可是你们掌柜的什么事吗?”

  “快,有要事禀报你家老爷。”柱子快步拉着人进了田府。

  田大忠听到柱子的禀报,蹙眉,片刻后,那油光满面,肉嘟嘟的脸,才看向对方:“你回去告诉你家掌柜这件事我知道了。”转身对身侧的人说道:“去拿十两银子,让他带回去。”

  柱子闻言喜上眉梢,每次来田府都有银子,真不错。

  消息传到,自然没他什么事。

  “父亲,我觉得此事蹊跷,那客商说是小本生意,却能一次性交付一个月的房钱,还扬言,有多少要多少。这前后矛盾,小心有诈。”站在田大忠身边的青衣男子,忧虑的上前说道。

  “那又怎样?”田大忠不以为然:“启儿,就算他们是牛鬼蛇神,只要在西凉,都要给我现原形,就算是龙,也要给我趴着。”

  “可是”田启还是不安心,想要继续劝说。

  田大忠不悦,他认为自己这个儿子,哪都好,就是太过谨慎,做事畏首畏尾:“这件事,你不用操心,还是办好你的事,对了,让去送去的东西,你送过了吗?”

  “父亲放心,早就送过去了。”

  “嗯,我倒要看看,福来客栈的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不买田家的香。”田大忠阴晦的一笑,那贪恋的目子布满了冷冽。

  福来客栈的告示刚贴到门口,大家便围了上来,窃窃私语的讨论。

  掌柜的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大家还不快回去拿香,若是被选中,有多少要多少。”

  “孙掌柜,这事可是真的?”有一位男子,大着胆子问道。

  “是啊,孙掌柜,是不是真的?”

  “是啊”

  ……

  孙掌柜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是真的,你们要是不信,我命人把那人叫下来,大家当面问?”

  “好。”

  孙掌柜命小二上二楼把人叫下来,君丞止命小卓子出面。

  到了门口,小卓子对大家的提问一一回答,最后说道:“只要大家的香,货真价实,价格公道,我们便收了。”

  百姓闻言,喜上眉梢。

  自从田家垄断玉宁村的灵馨香以后,别家的都被比下去了,就算是有,也卖不出好价格,只能到远一点的地方卖。

  大家本来还想,要不要换个营生,可好多百姓,都是世代制香,他们不会干别的。

  君丞止的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大家大声讨论,都说要回家把自家的香都拿出来,看看能不能选上。

  君丞止命小卓子在客栈的一楼摆上一张桌子,请来村里制香的行家,当面验货,现场给钱。

  惊风找来马车,停在客栈门口,装满了,直接拉走。

  这下整个玉宁村炸开了锅。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福来客栈便排满了人。

  顾锦瑟站在楼上,看着楼下人山人海的人,对喜巧说道:“去让掌柜熬几锅绿豆汤,在门口搭个棚子,让大家休息。费用记在账上。”

  这么热的天,若是排上几个时辰,一定会中暑。

  “是,主子。”喜巧领命,转身下了楼。

  “你这个方法管用吗?”君丞止略带疑惑的问道。

  顾锦瑟手里的牡丹薄纱菱扇,似有似无的摆动,如画的眉眼嫣然一笑,倾国倾城:“人都贪婪,特别像田大忠这样的人,宝相寺的那点银子,怎么能满足他的胃口。”

  君丞止倚着窗棱,一只手把玩着顾锦瑟胸前的发丝。今天顾锦瑟穿了一身米黄色的长裙,外面对襟的短衫,正好露出那纤细的腰肢,青稠般的发丝,如瀑布般垂落,微风出来,青丝妖娆飞舞,轻柔的落在君丞止的脸颊,扰乱他的心神。

  顾锦瑟全部心思都在一楼,回眸,才发现对方把玩自己的头发,瞬间火冒三丈:“君丞止,谁让你摸我头发,放开。”

  “你是我娘子,我为什么不能摸?”君丞止挺直身子,理直气壮的问道。

  “我,我说不能摸就是不能摸。”顾锦瑟气急败坏,这家伙越来越肆无忌惮,以前两人吵架,顶多点到而止,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每次自己都吃亏。

  想到清晨起来,自己居然窝在对方怀里,顾锦瑟便想拍死自己。

  “那娘子你告诉我,什么地方能摸。”君丞止雅佞一笑,若明兰,若妖孽的菊。硬生生的让对方感觉一股凉意。

  “那都不能摸。”顾锦瑟真的对这种诬赖式聊天,无语。

  看着暴走的人,君丞止得意的一笑,早忘了昨晚被踢下床的事,他终于找到顾锦瑟的软肋。

  “快来人,有人晕倒了。”楼下一阵哄乱,

  一名老者,手里抱着香,晕倒在后面。

  几个人把他抬到阴凉处,为其灌了一碗绿豆汤,猛的扇扇子。

  顾锦瑟听到动静,带上面纱,上前查看,当看到老的脸时,大喊一声:“快散开。”

继续阅读:第六十一章 治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