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陵王很闲
桑小小2019-10-07 10:402,259

  “皇嫂,早啊,在吃饭啊,我也没吃,好饿啊,看着还挺不错。”君桑吉一进凤倾宫便自说自话的盯着桌子上的饭菜。

  拿起旁边的碗筷,毫不客气的坐下,熟稔着吃着早膳,抬头对方某人的黑脸,没心没肺的问道:“皇嫂,你怎么不吃啊?”

  “你用的是我的碗筷。”顾锦瑟白了对方一眼,身侧的喜巧,略带气愤的说道:“陵王殿下,那可是皇上赏赐给皇后娘娘的玉碗,后宫仅此一个,你……”

  君桑吉抬手扫了一眼手里白玉流变的碗,不解的问道:“皇嫂,你喜欢这个啊?早说啊,赶明我送皇嫂一套。”

  “陵王……”喜巧气结,这可是皇上赐的,哪是别的可以比的。

  君桑吉无所谓的看向喜巧,略带不悦的说道:“你这丫头,不就是个碗嘛。你家主子都不介意,你急什么。”

  喜巧无语,只能命人在拿来一个碗,递给皇后,只听到对方,淡淡的说道:“无碍,以后那个碗,给小白当饭盒。”

  喜巧低笑的应下。

  君桑吉见四周的人低头憋笑,疑惑的问道:“皇嫂,小白是谁啊,你宫里的丫头吗?”

  “不是,本宫新养的狗。”

  “你……”君桑吉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这要传出去,自己和狗用的同一个碗,自己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腹黑。

  想到宫里的某男,君桑吉受伤的说道:“还真是夫妻,连骂人都如出一辙。”

  顾锦瑟不去理会,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来干什么?陵王很闲吗?”

  君桑吉快速又扒拉了两口饭,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得意的在顾锦瑟眼前晃了晃,贱兮兮的问道:“想不想看,有人让我给皇嫂送信。”

  “哦。”顾锦瑟继续悠闲的吃着饭,喜巧恭敬的站在边上布菜,一点不受对方的叨扰,被无事的彻底。

  君桑吉本以为对方会说些好话,再不济,会发脾气,可现在这算什么。

  他挫败的叹了口气,不甘心的站起身,挤开喜巧,献宝的把信奉上:“皇嫂。”

  “嗯。”顾锦瑟稳如泰山,继续吃饭,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对方。

  能让君桑吉亲自送信,放眼整个西凉国,没几个人,想来想去,也只有最近才接触到的武王妃。

  知道是谁,顾锦瑟反倒不着急,武王妃现在的病情应该已经大好,想来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感谢,或是约自己见面。

  “皇嫂,你不看一下吗?”

  “你放下吧。”

  “不是皇嫂,你还是先看一下,万一是重要的事呢?岂不是耽误了。”

  “我吃完饭便看。”

  ……

  顾锦瑟嘴角上扬,暗笑,叫你嘚瑟,让你抢我的碗,我就是不看,憋死你。

  君桑吉的自信心被挫败的分文不剩,只能用最后一招,凑上去,露出招牌的笑容,狗腿的帮顾锦瑟布菜。

  “这个好吃,皇嫂尝尝。”

  “这个也不错。”

  “还有这个。”

  ……

  “君桑吉,你是想撑死本宫吗?”只见顾锦瑟的碗里已经堆积成山。她瞪了对方一眼:“陵王你是不是很闲?”

  君桑吉一头雾水,摇了摇头。

  “那还不给本宫滚。”只听到顾锦瑟低沉的声音,犹如谷底的千年寒冰,让人浑身一冷。

  “嘿嘿,我这不是想等皇嫂看完信,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君桑吉嘿嘿一笑,警惕的退后一步。

  “死小孩,没事找抽是吧,我今天成全你。”顾锦瑟蹭的起身,一把拧住对方耳朵,恶狠狠的说道:“TM的吃个早饭,也不能安生,真当你是陵王,我不敢惹是吧。”

  “啊……皇嫂,疼,疼……”君桑吉哪知道顾锦瑟还有这么一招,屈膝求饶,看到四周低笑的宫女,捂脸。

  丢死人了,这让他日后还怎么进宫。若是传出去,喜欢自己的那些名门闺秀,还不都笑死。

  哎,失策,失策。

  谁能想到,像来温文尔雅的皇后娘娘,还有如此暴力的一面,这要是让皇上看到了,肯定转身便走。

  凤倾宫内,人仰马翻,笑声不止。

  “你们在干什么?”只听到一声冷厉的声音传来。

  两人停住了动作,当看到来人,顾锦瑟迅速松开的手,君桑吉挺直了身子,还不忘揉自己的耳朵。委屈的快步上前,哭诉道:“皇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皇嫂欺负我……”

  他还没说完,便对上那冷若冰霜的目子,身体本能的后退一步。

  君丞止道:“你不在陵王府好好呆着,来凤倾宫做什么?看来贤弟最近真的很闲。”

  说道最后几个字,君桑吉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怒气,心里咯噔一声,忙笑着解释道:“我这不是受人所托,来给皇嫂送信,我这就走。”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走为上策。

  “站住。”君丞止薄唇轻起:“既然是送信,信呢。”

  “哦,已经给皇嫂了。”君桑吉谄媚的指了指圆桌上的信,献宝的低声说了句:“是武太妃写的。”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快速出了凤倾宫。

  出了皇宫才扶着墙,缓了口气。回眸看了一眼身后,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啊,不能看到两人吵架,不知道皇兄对上皇嫂,是什么样子?”

  君桑吉的离开,没带走一丝尴尬的气氛,凤倾宫内气压低沉,喜巧对身边的宫娥使了个眼色,大家都退了出去。

  连一向喜欢邀功的胡全,也挑之夭夭。

  顾锦瑟一副懵懂的样子,继续做下吃饭,可这种尴尬的气氛,太别扭了,片刻后,弱弱的问道:“皇上,吃早膳了吗?要不要来点?”

  “你觉得朕现在还有心情吃的下去?”君丞止冷哼一声,坐下金紫楠木的椅子上,霸气外露。

  该死,每次见到君桑吉,两人便一副熟稔的样子,勾肩搭背,动手动脚,很是亲密,他们可是弟嫂的关系,难道不应该避嫌嘛。

  而面对自己,总是一副冷傲,疏离的态度,这算什么?难道他在她心中,连君桑吉都比不上嘛。

  顾锦瑟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何时曾开怀大笑过。

  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

  君丞止坐在上首,脸色铁青。而当事人却一副茫然的样子。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 吃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