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自己挖坑自己填
桑小小2018-08-22 02:572,179

  君丞止一直忙到深夜,他合上最后一本奏折,疲惫的揉了揉额头。

  “皇上,皇后娘娘送来的夜宵,您要不要现在尝尝。”胡全见皇上空下来,才上前低声问道。

  君丞止蹙眉:“什么时候送来的?”

  胡全笑呵呵的说道:“早就送来了,皇后娘娘怕打扰皇上,又担心夜宵会凉了,命人在小厨房温着,现在端过来,正好。”

  见皇上神色舒张,眉眼含笑,谄媚的说道:“还是皇后娘娘心细,心里全是皇上。”

  “哦?你这么认为?”君丞止蹙眉,那双黑曜石般的目子,泛出意思光亮。

  “当然,赎老奴对嘴,皇后娘娘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这种人明明关心对方,可说出话,却总不尽人意,让人无解。就比如说,今日,凤倾宫的人特意嘱咐,让奴才不要告诉皇上,还说,皇上问起,就说是老奴准备的。”胡全尴尬的笑了笑:“我哪有皇后娘娘心细啊。”

  “你到时会做人,算你有良心。”君丞止听完对方的一番话,想到顾锦瑟以往的举动,的确如他所说。

  顾锦瑟虽然决绝他的亲近,可每次他都能得逞。君丞止上扬着嘴角,心情愉悦,一扫刚才的疲惫。

  胡全知道自己做对了,上前扶着皇上下台阶:“皇上,那老奴命人把夜宵端过来,您尝尝。”

  “好。”

  胡全对站在一侧的小卓子使了个眼色,小卓子快步转身进了小厨房。片刻后,端上来一碗白乎乎的东西,有些黏黏的,里面放着各色的水果,看着赏心悦目,很有食欲。

  “这是什么?”君丞止看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胡全上前一步解释道:“那白白的东西,皇后娘娘说,是西米露,一直命厨房温着,里面花花绿绿是出锅前撒上的水果,娘娘说,夏日也不可贪凉,现在刚刚好。”

  “倒是很有心意。”君丞止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白玉的勺子,歪了一勺,放入嘴里,黏黏的,甜而不腻,带有水果的清香,这种搭配,让君丞止整个味蕾大开,不一会,便见底了。

  胡全见皇上吃的高兴,心里暗道,还是皇后娘娘有办法,一道夜宵,便收了皇上的心。

  放眼后宫,那个妃子没送过宵夜,可皇上看都没看过一眼,更不要说尝了。

  “皇上若是喜欢,老奴向皇后讨要配方,平日里给你备上。”

  “不用。”君丞止摆了摆手,接过帕子,淡淡的说道:“既然皇后有心,那从明日起,朕的夜宵,从凤倾宫出。”

  “是。”胡全微笑的点头。

  胡全为了讨好皇后娘娘,伺候皇上就寝后,便去了趟凤倾宫。

  顾锦瑟正在书房练字,听到幽兰禀报,还以为君丞止又出什么幺蛾子,知道是夜宵后,只是淡淡的说道:“费用甘泉宫出。”

  胡全闻言愣在原地,帝后恩爱的方式,还真特别。

  只是此消息一出,伤透了后宫给位嫔妃的心。

  温饬宫

  “果然是个狐媚的妖精,才进宫今日,便把皇上迷了团团转。”珠妃眼眸布满了凌然之气,隐晦的目子,放着冷光。那养的长而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扎入掌心,她却浑然不知。

  巫溪附和道:“可不是,仗着有九千岁给她撑腰,坐上皇后的位置,在后宫为所欲为,在这样下去,恐怕……”

  巫溪说道最后对上珠妃凌厉的目子,惶恐的缩了缩头,咽下后面的话。

  “闭上你的乌鸦嘴,还嫌本宫不够倒霉。”珠妃心中的怒火瞬间然燃便全身,上前狠狠的抓住巫溪的肩膀:“你别忘了,本宫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徒然甩手,巫溪猝不及防,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瞬间掌心冒出血丝。

  “娘娘,您误会奴婢了,奴婢怎么会诅咒娘娘,奴婢只是担心,以前丽妃已怀上龙种,都被皇后娘娘发配到冷宫,应该早做防范。”巫溪顾不得手心的血,膝行上前,解释道。

  珠妃眸子里满是恨意,她何尝不知道早作打算,可以她一己之力,又怎么能和皇上和九千岁斗。

  就算皇上厌恶顾锦瑟,可她背后还有九千岁,一位权倾朝野的爹爹,对方动一动手指,便可以碾死自己的父亲。

  力量悬殊,让她就算有心,也无可奈何。

  特别是上次爹爹传书,说九千岁计划抱外孙。

  这个消息简直灭了珠妃所有的希望。

  现在皇上没有自己的孩子,若是皇后为其剩下一男半女,岂不是在西凉国横行霸道。

  珠妃狠啊,狠自己没有一个强大的母族为其撑腰,狠自己为何不在顾锦瑟进宫前,怀上皇上的孩子。

  所有的一切为时已晚,就算在不甘心,那又能怎样。

  巫溪见主子愣在原地,试探的问道:“娘娘,丽妃能用计怀上皇上的孩子,难道咱们就不行吗?”

  珠妃一愣,眸底闪过一丝希冀。紧握的双手,慢慢展开,沉声说道:“你跪在地上做什么,还不起来。”

  巫溪忙起身,继续说道:“只要找机会挑拨帝后的关系,咱们趁机……”

  珠妃缓了口气,扶了扶耳侧的珠花:“继续说。”

  巫溪得到鼓励,俯身上前,在珠妃耳侧轻声嘟囔了几句。

  珠妃嘴角上扬,眸子里布满了算计,转头看向身侧的巫溪,赞赏的说道:“到底是本宫贴心的人,关键时刻,还是最数你忠心。”

  说着从手上撸下一个纯金的镯子,待在对方手上,柔柔一笑,没了刚才的阴狠:“到底是年轻,皮肤白嫩,配这镯子正好。”

  “娘娘,使不得,这可是您最喜欢的镯子。”巫溪受宠若惊,欲要摘下来却被对方的手按住。

  “在这宫里,本宫也就信任你,平日里难免对你苛刻些,那也是无奈之举,一步错,步步错,咱们走到今日,不允许出任何差错。你受的委屈,本宫心里明白,这是你应得的。”珠妃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踱步向前,站在殿门口,望着伸手触碰不到的天际,冰冷的说道:“给本宫盯仔细了。”

  “是。”

继续阅读:第七十七章 陵王很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宠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