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不孕症和安胎神同步
水木晓东2018-08-13 10:202,538

  彭波和黄可欣把各自检查报告交给妇科权威何莹,就像交出了忐忑不安的命运。

  在传媒学院当舞蹈老师的黄可欣,一直爱惜身材像爱惜自己生命,若不是前不久婆婆在六十六岁生日宴上郑重向年近三十岁的她施压:“再不生孩子……”后半句话老太太没说出来,但分明是在警告她,再不生孩子,豪门媳妇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婆婆可是家里的权威,当年她一个人叱咤商场为独生儿子彭波打拼下几辈子吃不完的家产,好在彭波身上不见任何富二代的顽劣气质,他虽然没什么大本事,无力把亲妈的建材生意发扬光大,却把一个小小的传媒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就算不依靠婆家,他们夫妻俩也不愁吃喝的,但彭波是个孝顺儿子,他不舍得把老妈撇在大别墅里过得冷冷清清,黄可欣乐得跟婆婆一起住,也是贪恋舒服,不用做家务,回到家就能吃到保姆做好的可口饭菜,其实婆婆大人,除了逼迫他们生孩子一事,倒也从未找她其它麻烦,还算相安无事。

  眼看就到三十岁了,跟彭波结婚也好几年了,尽管彭波对她言听计从,千依百顺,她也不能再任性了,那就生吧!但黄可欣隐隐觉得不安,好像最近半年里,他们同房时有好几次都没有采取措施,而且还都在危险期,却无任何孕象发生。这次来医院做妇科检查,还是她主动要求的,

  她的妇检彩超报告果然好像出了问题。因为,何莹看完后,良久不说话,只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们。

  彭波急不可耐了:“何主任,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

  何莹摇摇头;“你没问题。”

  彭波有些紧张地继续追问:“是不是我爱人得了什么肿瘤?”

  “呵呵,那倒没有!只是……”

  黄可欣忍不住发问了:“何主任,求您直说好吗,我到底怎么回事?”

  何莹看一眼她,站起来对彭波说:“我先跟你说吧,你随我来一下!”

  说着就要引领彭波去里面房间。却被黄可欣坚决拦住了。

  “何主任,我是患者,知情权应该是我!”

  何莹看看彭波,迟疑着。

  彭波索性说:“您尽管直言,只要不是恶性肿瘤,任何结果我们都会面对!”

  何莹只坐下来,低头又扫了一眼报告单,抬起头:“卵泡先天发育畸形,另外,子宫后位,输卵管还特别的狭窄…… ”

  黄可欣沉默地听着,彭波试探着问何莹:“这意味着?”

  何莹:“不孕。”

  黄可欣闻听,有些站立不稳,彭波一把揽住她。

  彭波不死心,继续问何莹:“大夫,也不是太绝对是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会有办法的,国内没办法治,我们再去国外!”

  何莹叹口气:“也好,你们可以试试看…… ”

  周梓今全程陪着倪娜做完各项检查,谢天谢地,怀孕不足三个月的她没有明显流产症状,大夫给开了一些营养药,让回家安胎观察。

  周梓今看着经过这一番折腾,面色憔悴痛楚不堪的女人,满脸满心都是愧疚

  “事情到这一步,我很惭愧,真不好意思……不过您放心,我会补偿您!您说个数,我这就支付宝转账给您!”周梓今真诚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倪娜倒真是一个同情达理的女子,自始至终没有抱怨,她越这样隐忍,反倒更让周梓今加重了不安,甚至觉得倒不如她跟自己耍横无理一回,只要她不是漫天要价,他愿出一笔赔偿金之后再无交集。

  “现在这情况,我也不懂如何让你赔偿,大夫让保胎观察,还有,我老公出差去了,明天应该就回来,等等以后看胎儿情况再说吧……”她说。

  “那好吧,等您老公回来,再谈赔偿的事吧!”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周梓今只好说:“我先送您回家!”

  倪娜没有拒绝,点点头。

  周梓今忽然想起什么:“家里还有别人吗?要不要通知一声?”

  倪娜喘了一口气,艰难回答:“儿子刚上小学,你给我咖啡店的小宋打电话,让她在我家楼下接应一下,咖啡店就在家小区附近…… ”

  “家住哪个小区?”周梓今问。

  倪娜说了一个小区的名字“樱花公馆”。这个小区周梓今不陌生,是戴总的地产公司开发的项目,而他是电梯供应商。

  周梓今小心翼翼搀扶着倪娜慢慢离去。而就在停车场,他和彭波黄可欣夫妇不期而遇。

  夫妇俩都有些闷闷不乐。尤其黄可欣,简直垂头丧气,还好彭波及时调整了情绪,哄着她:“别这么泄气,总会有办法的,现在医学科技发达着呢,克隆人都能造出来,小小的不孕不育症就是小菜一碟!”

  “你说的是科幻!”黄可欣根本不领情。

  彭波又说:“咱们还没到其他医院去看呢,也不能信这一家之言!”

  “她是深圳最权威的妇产科专家,医科大学客座教授,相当于林巧稚级别了!”黄可欣沮丧无边。

  彭波索性说:“海!就算你不能生孩子,我也一样爱你,大不了做丁克一族!”

  黄可欣叹口气:唉,就算你不在乎,可你妈这一关怎么过?你是独苗,知道我不能生育,还不让你休了我?!

  彭波赶紧表态:他们什么事不都是最后听我的?放心好啦,咱们就打破常规,向传统观念宣战,就不要孩子,不要不要就不要!这样你还可以永远保持魔鬼身材!

  黄可欣看他一眼,她相信这个男人的话。当年她在一大波追求者里认定了他,也不单单是因为他家里有钱。比他更有钱的死缠烂打追求她的大咖不乏其人,唯独他幽默,可爱,又真心实意宠她,眼下查出不育不孕来,他都不离不弃,毫无半点嫌弃,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人生哪有百分百的完美,她已经得到了这么多,那就不要再奢望一个孩子了!

  黄可欣于是开心一笑:“那倒是!”

  彭波看到她又笑靥如花,于是牵着她手,走向了停车场。

  忽然,黄可欣发现了新大陆,指着不远处。 彭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周梓今正搀扶着倪娜走向他自己的黑色奥迪,随后又看到周梓今再把倪娜扶进后车座,又看到周梓今关上后车门,打开驾驶室坐进去,发动了车子,驶向医院大门……

  彭波和黄可欣面面相觑

  “周总这是……正在犯某些男人常犯的错吗?”黄可欣说。

  彭波的视线从周梓今车子消失的方向拉回来:“不会吧?不要妄下结论,没准是亲戚呢!”

  黄可欣断然说:“我看不像亲戚!庄澜在上海待了一个月,今天这就回来了……唉,我有些替庄澜难过了!女神一样的她,那么骄傲,如果知道了,会怎样?”

  彭波叮嘱黄可欣:“今天医院里的所见所闻,你不要对庄澜提起半句,免得爆发战争毁灭家庭,伊伊正好是青春期叛逆年龄,可不得了,记住了吗?”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可不当碎嘴婆!”黄可欣叹口气,摇摇头。

继续阅读:第4章:不速之客找麻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先生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