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不速之客找麻烦
水木晓东2018-08-13 10:212,614

  周梓今的奥迪车轻车熟路开进樱花公馆,停在8号楼前。一个圆脸短发看上去十分精干的年轻女子早已恭候在此,看到周梓今的车子开来,她就是小宋,周梓今之前跟她联系过了的。小宋赶紧迎上来。

  周梓今停车,从车上下来,打开后车门,接应倪娜出来。

  小宋看到倪娜虚弱凌乱的样子,惊呼:“娜姐,怎么这么严重啊?”

  然后小宋揽住她,转向周梓今,不客气地质问:“你开车为什么不当心点?不会是醉驾吧?我娜姐可是孕妇呢!”

  周梓今惭愧地认错,向她表示会赔偿全部损失,并申明自己真的不是醉驾,只是当时情况特殊,没有躲避过去这场事故。

  倪娜看到小宋咄咄逼人,双手按着腹部,艰难为周梓今开脱,说他不是坏人,谁也不愿摊上事,但事情都发生了,就得面对现实。

  小宋却不干,她说,唉呀娜姐,你总是这么善良,这样不行!坏人太多了,你早晚会吃亏的!

  周梓今于是递给对小宋一张名片,然后让小宋记下他的车牌号,向她承诺等倪娜的爱人出差回来,可以随时去公司找他谈补偿的事,他会尽最大努力弥补过错。

  小宋不依不饶,怒火万丈地瞪着他,大声嚷:“孩子都快流产了,这损失是钱能弥补的损失吗?!”

  周梓今一时为难了,不知如何是好。还好倪娜再次表现出了大度,她艰难地喘息着,劝小宋:“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事情都发生了,暂时先这样吧,你扶我上楼,我想躺下休息一下,撑不住了…… ”

  小宋瞪了周梓今一眼,只好作罢,搀扶着倪娜走进单元门。

  周梓今看着她们背影消失,这才开车离开。

  庄澜拉着箱子,在海山墅小区自家别墅门前停下来,她们别墅外墙是铁栅栏的那种,站在外面,隔着铁艺院门,里面的景致一目了然,一切井井有条,干净清爽,她钟爱的美国绣球安娜贝拉已经开得花团锦簇,脸上情不自禁露出喜悦,自言自语道:“王姐可真是贴心能干啊,只是可惜呀,今晚吃不到王姐的家常菜了!”

  从机场刚上出租车时,王姐就发微信给她,食材都准备好了,本想给她准备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接风宴,无奈家里临时出了点状况,她家门好像被窃贼撬了,邻居帮她报了警,她匆匆赶回去查看了。

  十几分钟后,庄澜再次出现在庭院里,这时候的她,已经和刚才截然不同,卸了妆,胡乱挽着头发,穿着宽松的居家服,欣赏安娜贝拉。

  周梓今的电话打过来了,他询问她是不是已经安然到家,还说他正在赶回家的路上,于是庄澜适时调侃,你们经销商大会那么大阵势,晚上不搞个酒会庆贺庆贺?周梓今说,晚上确实有酒会,但他不参加了。

  庄澜的心情因安娜贝拉而变得灿烂,她忘了周梓今爽约接机的事,告诉他王姐不能做晚餐了,自己又不会下厨,让他路上买些现成的吃的,一家三口对付一顿算了。但周梓今表示,他愿意一展厨艺,做给她们母女俩吃,也算是将功折罪了,这敢情好呀!庄澜开心起来。

  却在这时,一只鸡从旁边邻居家树上飞落在她家庭院里。

  庄澜赶紧起身,疾步奔向庭院门将门打开,然后随手抄起一个长柄铁铲驱赶这只鸡,不料这只受了惊吓的鸡,开始四处乱跑,而且还在跑的过程中,排泄了一大滩鸡屎,庄澜恶心的背过脸去。

  于是,她不再驱赶这只空降的鸡了,返身出了家门,疾步走到邻居家门口,怒气冲冲地按起门铃。不一会功夫,女邻居程芳开了门,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庄澜:“有事吗?”

  庄澜怒气冲冲:“你们家少了一只鸡,你没发现?”

  程芳撇嘴一笑:我们家的鸡少没少,还要你操心?别没事找茬,我还忙着做饭呢,不跟你废话了!

  程芳说着,就想关上院门。

  怒气冲冲的庄澜不让,一只手臂挡在门框边

  程芳很不高兴:“哎,你平时不是一直都目中无人吗,我还以为你真那么高贵呢,这不也很会无理取闹吗?不会是更了吧?”

  “这世上女人除了你,都不会早更!”庄澜不客气地反击:“请你去我家里看看,你家那只想变凤凰的鸡,凤凰没变成,先当侵略者了!”

  程芳忽然开心笑了:哈哈,我当什么事儿呢,原来我家小凤去你们家串门了啊!哈哈,小凤长能耐了!我赶紧瞧瞧去!

  程芳说着,扒拉开庄澜,三步两步跑到庄澜家庭院里。

  庄澜跟在她后面,盯着她的背影。在心里冷笑:“切,庸俗不堪,一股土豪味儿!”,跟这个女人做了多年邻居,不是同一路人,交往不多,秉性还是了解二三的,所以基本保持井水不犯河水。

  从程芳外面冲进庄澜家庭院,一边兴奋地喊叫着“小凤,小凤!”,一边东张西望着。但是,庭院里静悄悄的,根本不见所谓小凤的影子。

  程芳回转身问庄澜:“怎么不见我们家小凤?你是不是把它给打死啦?!”

  庄澜冷笑:“你长点脑子好吧,如果我真打死你们家鸡,还去敲门?不是自投罗网吗!”

  程芳迟疑着看她:“那就是你无事生非了,我先回家里看看,别被你当傻子给耍了!”

  程芳说着就往外走,被庄澜一把拉住,庄澜拉着她来到那一滩鸡屎跟前:“你看看,这是什么,算不算罪证?!”

  没程芳话了,但她又开始撒泼:这没错,但怎么不见小凤儿呢?你肯定把它打死了!我家三只宠物鸡,就数着小凤聪明伶俐活泼,还惨死在你手里!

  庄澜哭笑不得:“就算真打死它,也是它罪有应得!我还没怪罪它私闯民宅呢!”

  程芳气急败坏起来:“我是属鸡的!小凤就跟我妹妹一样!它若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庄澜撇嘴一笑:你家小凤妹妹肯定在我们家,你找吧!

  两个女人争执之际,谁也没发现周梓今从天而降,他的手里还不忘捧着小陈准备的那束玫瑰。

  周梓今满脸疑惑地看着她们,指责庄澜:你这是怎么了?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不怕其他邻居看笑话?!

  “她家妹妹跑我们家里随地大小便,她当姐姐的不但不认账,还说我打死了她妹妹,这不正跟我理论嘛!”庄澜振振有词。

  周梓今皱皱眉:“你这是在说什么?乱七八糟!莫名其妙!”

  却在这时,程芳家的鸡,大摇大摆地从敞开着门的房间里出来,周梓今和庄澜都愣了。

  程芳180度大转弯,欢天喜地跑向那只鸡:小凤,我的小凤呀!你总算活着回来了!

  周梓今看看庄澜,看看那只鸡,一头雾水:“这都什么情况?”

  庄澜指指抱着鸡狂亲的程芳:“喏,这就是她妹妹……”

  周梓今更懵了。忽然,庄澜像被蜜蜂蛰了一下似得,急吼吼冲向屋里。而沉浸在喜悦中的程芳抱着鸡,径自从周梓今身边经过,好像他是空气,招呼也没打一个就离开周家,回自己家了。

  周梓今看看程芳的背影,再望一眼自己家房门,皱着眉摇摇头,万般疑惑不解,这两个女人,是在唱哪出嘛?简直跟神经病一样!

继续阅读:第5章:她的强迫症令人恼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先生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