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她的强迫症令人恼火
水木晓东2018-08-13 10:212,164

  周梓今走进客厅门,顿时被眼前凌乱的场面惊呆了,只见各种沙发巾,餐桌布,扔了一地,而庄澜正搬着一把椅子从餐厅急吼吼走出来,她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我说庄澜,你疯了吗?”周梓今把手里的玫瑰随手往茶几一扔,看着她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搬着椅子的庄澜瞪他一眼,气咻咻地回敬他:“你眼睛又不瞎,没看见刚才程芳家的鸡进房间了?”

  周梓今感到不解:“看到了啊,那只鸡不是已经被她抱走了吗?”

  庄澜狠狠地把椅子放在落地窗前,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鸡走了,可鸡瘟没走!现在满屋子里都是鸡屎味儿!”

  周梓今这才明白过来,他低头扫了一眼地板,没见什么鸡屎嘛,这女人也太神经质了,反应过度就是强迫症!他知道她洁癖,便不再理会,索性由着她折腾去。看看时间,女儿伊伊应该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了,他径自朝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告知庄澜:“今晚我就做个紫菜番茄鸡蛋汤吧!”

  不料,刚走出没几步,就被庄澜厉声喊住,她恼怒地向他发号施令:“你等会再去厨房做饭,先帮我把窗帘扯下来!还有,你今天最好别跟我提鸡蛋,快恶心死了!”

  周梓今只好站定,不悦地看着她:“你不饿,伊伊会饿的,我去准备晚饭了,你自己折腾吧!”

  庄澜却不依不饶:“周梓今,你就是做了鸡蛋汤,我也给你倒马桶里去!信不信?”

  周梓今生气了,指着满地的沙发巾和餐桌布:“庄澜,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看看你,刚从上海回来就弄得家里跟不过了似得!”

  “我这都是为了大家好!一只鸡能坏一座房子,没准现在禽流感正在家里蔓延着呢!”

  “庄澜,你太过分了!”周梓最终忍不住有些恼火了:“庄澜,我今天忽然发现,你其实跟程芳没什么不一样的,以后你也别再取笑人家粗俗了!”

  说着,周梓今不再理她,大步流星走向厨房。气咻咻的他无意中回头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庄澜正站在椅子上,伸手去扯窗帘。周梓赶紧转身,冲上前去。

  周梓今一把把她抱下来,气愤到了极点:“庄澜,你说你,在外面进修了一个月,这刚一到家就开始闹动静出幺蛾子,不就是一只鸡跑进来了吗?我在老家从小就养鸡,成群成群地养,也没被传染过什么禽流感,你就不能消停点?!”

  “你帮我把窗帘摘下来,我先扔进洗衣机,明天让王姐洗了!”庄澜固执己见。

  周梓今更生气了,跟她说,窗帘昨天王姐就洗过了,王姐知道她今天回来,把所有窗帘,桌布,被罩,床单,等等所有能清洗的,王姐都清洗了,玻璃窗也擦了一遍,这些他都是亲眼所见的。

  “你一个人有洁癖,大家都得以你为标准!跟你一起生活怎么这么累呢!”周梓今皱着眉头,似乎有 万般无奈委屈。

  庄澜看他这幅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她冷冷地哈哈一笑,冷风热潮连珠炮般砸向他,跟我一起生活很累?既然我让你这么累,那你就找个让你不累的女人去呀!你现在卖电梯都卖的跟国际接轨了,找洋妞都方便了,但洋妞也不温柔,还是去找个日本女人吧,整天跟你举案齐眉,卑躬屈膝的!

  周梓今被气得脸色都变了,指着她半天才说:“不可理喻!庄澜你太刻薄了!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

  庄澜对着他背影,失控地吼着:“想滚就滚吧,爱去哪去哪!”

  然后,庄澜又补刀,周梓今,还没跟你计较呢,下午没去接机,鬼知道是不是扯着开经销商大会这杆大旗,中途溜号去干什么事去了?

  周梓今对庄澜的咆哮一概不予理会,他把还温热着的黑色奥迪从车库开出来,毅然决然开车逃离家门,却在家门外看到女儿周伊伊放学回来。 周伊伊看到父亲的车,赶紧迎上去,笑吟吟地冲他招手:“爸爸!”

  周梓今停下车,落下车玻璃,尽量和颜悦色地笑对女儿:“伊伊,你放学了?”

  周伊伊问:“爸爸,我妈回来了吗?”

  周梓今点头微笑:“哦,她回来了…… ”

  周伊伊认真地审视他一番,似乎看出端倪:“爸爸,我怎么觉得你不高兴呀?”

  周梓今伸出手,爱抚地摸了一下女儿的脑袋,跟她说老爸没有不高兴,就是今天事情都赶到一块了,有点劳心而已……

  “唉,爸爸辛苦了哈,可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爱莫能助啊!这个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十四岁的女儿伶牙俐齿地表示着关心,虽然有些夸张,却让他心里充满感动。他感动女儿的懂事,努力掩饰自己情绪,对女儿撒谎说,彭波叔叔今晚请吃饭,顺便聊聊拍广告的事。于是,周伊伊笑吟吟地对他摆手放行了,还不忘叮嘱他路上慢点开车,少喝酒,早点回家!

  周梓今差点掉下眼泪,还好女儿如此贴心,比她妈妈强多了,相比女儿,庄澜太有些自私,只关注她自己的感觉,对自己自由主义,对别人马列主义,真算不上个贤妻良母!

  父女作别,周伊伊就要进家门,却被周梓今喊住:伊伊!

  周伊伊止步,转身,疑惑地看着他:“老爸,你是不是又招惹我妈了?”

  周梓今掩饰:“没有,我平白无故招惹她干嘛,是你妈她自寻烦恼!唉,一言难尽!”

  周伊伊摇头:唉呀,老爸!我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我妈这人就是脾气不太好,不爱下厨,其他也没什么毛病呀,女人都靠哄,你哄着点不就行了啦?我不高兴时你怎么还想着法子哄我开心?

  周梓今摇摇头:“你是我闺女啊!可你妈,她都奔四十岁的人了,还要我哄?怎么哄?”

  熟料周伊伊提醒他:“嘘,别说她四十了,她是花,永远三十五!”

  周梓今只好摆摆手:“我知道了,不说了,你回家吧!”

  说罢,他发动车子,驶离。

继续阅读:第6章:各有各的烦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先生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