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章 记者采访,苍作者以死,大结局
苍诺宸2018-11-13 17:195,238

  蔚嘉城从浴室出来,周路珍趁他踏进房间的那一刻,手跟触电般把手机往床上一扔。

  洗个澡出来,酒清醒了一大半。

  坐在床上的老婆一副千古之恨怒容满面的样子。

  他不就是多喝了一点酒吗,又不是出去花天酒地了,摆出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给他看,这台阶让他怎么下。

  周路珍冷着一张脸,一副六亲不认你是谁的样子。

  起身从衣柜厨里拿出被子往蔚嘉城身上一扔,生硬的语气道:“给我滚到外面去睡,明天咱俩就去离婚。”

  蔚嘉城脸刷的一下白了,她到底在乱七八糟胡说八道什么,只不过是喝了两杯,就延伸到了离婚的地步,看不出来老婆还有这么恐怖的一面。

  “还愣着干啥,眼珠子瞪我干嘛,想吃人还是想打架还是想着立马去离婚?离啊,孩子都归你,我不要。”

  蔚嘉城看着老婆那气势汹汹里又透着一股心痛既绝望得眼睛,深深刺痛了他得心房,这次他真的不懂她了,不懂她为何如此生气,真的只是因为他喝酒了吗?

  “走啊你,你不走是吧,我走。”

  话音一落,周路珍脚踏风火轮恨不得马上离开,她眼里是容不得一点沙子的人,我在乎你的时候我可以付出全部,当你背叛我的时候,我也会毫不留情的离开。

  蔚嘉城站在原地,周路珍经过他身旁时,一伸手便抓住她的胳膊。

  都说生气的女人力气大到可以打死一头牛。

  周路珍把手臂狠狠一甩:“放开我。”

  蔚嘉城看看她如此生气的样子,说什么也不能放开,必须把话说清楚了。

  蔚嘉城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老婆,你这是怎么了,我以后不喝酒就是了,你不要这么生气好不好。”

  周路珍心里原有的爱化作所有怨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恶心不恶心,竟然已不在爱我,还要假惺惺的对我好干嘛?”

  蔚嘉城一脸懵逼这是哪跟哪啊,天雷勾地火么。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爱你了。”

  “爱个毛,别再把我当傻子骗了好吧,我不看你手机的话,也许你说的任何话我都信了,我是那么的信任你,从来不翻看你手机,因为我觉得是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所以我才放任你,直到今天晚上,我推磨般看了你的手机,才发现,你早已背叛了我,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蔚嘉城脑回路,拼命想,手机里他有跟什么女人暧昧过吗?

  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难道是短信诈骗。

  “老婆你在我手机上看到什么了,你拿给我看一下。”

  周路珍说:“你自己不会看微信吗?”

  蔚嘉城拿起床上的手机,看了下微信。

  脸由黑变紫,气得拿手机的手都在发抖,恨不得摔怕手机。

  看看这条短信,立马跟自己老婆解释道:“丫头,你听我说,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相信我。”

  周路珍讥讽的笑着,心如同滴血,海誓山盟也不过如此,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果真没有错。

  “相信你,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你说呀!”

  周路珍如同泼妇一样咆哮,眼神像要吃人似的瞪着那个她曾经深爱过得男人。

  “我给打电话证明好不好,老婆,你不要生气,你相信我啊。”

  蔚嘉城急得都快要哭了,鬼知道,他是有多么的怕失去她。

  蔚嘉城拨通了张雅茹的电话。

  “喂,张雅茹,你是心瞎了还是眼瞎了,玩笑是可以随便开的吗?”

  张雅茹假装听不出蔚嘉城愤怒的声音,反而她说话的声音还比平时温柔好几百倍,听起来让人起鸡皮疙瘩。

  “嘉城,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我刚洗完澡呢!”

  “张雅茹,你够了没,你赶紧跟我老婆解释,你们不是好朋友吗,解释解释就可以了。”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嘉城,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说你会离婚娶我的吗,你让我解释什么。”

  “张雅茹,你他妈的疯子,明天不要来上班。”

  周路珍听到电话里张雅茹那样说,更是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跌坐在房门口,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怎么是这样,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我为你生了一儿一女,如今你却要把我抛弃,让我的孩子叫别人妈妈,我与你睡过得床,要躺着别的女人,你那曾温暖我心的怀抱,将要抱着别的女人。

  这些年来,她到底在干什么,相夫教子做家庭保姆,换来的却是无情的抛弃。

  多少女人如她一样,最后等来的是男人的变心,或无情的家暴。

  蔚嘉城想极力解释。

  周路珍却像见了鬼一样,竭嘶底里喊道:“别过来,别碰我。”

  她的竭嘶底里吵醒了睡梦中的一儿一女。

  儿子受到惊吓哇哇大哭。

  女儿则是从床上坐起,揉揉眼睛。

  看向坐在地上的妈妈和站在一旁的爸爸。

  “妈妈,你和爸爸吵架了吗?”

  周路珍听见小儿子哭,更是心碎了一地,恨不得她从来没有生过这一对儿女。

  哭着走到摇床边,抱起哇哇大哭的儿子。

  “宝宝不哭,妈妈在这,宝宝不哭哦,是妈妈不好,妈妈把你吓到了对不对。”

  蔚梓萌虽然不懂妈妈为什么哭,但是看到妈妈哭,她就很伤心,也莫名的开始哭。

  “妈妈,你不要哭吗,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我帮你打爸爸可以吗,妈妈,可不可以不要哭。”

  周路珍看着女儿哭着喊着,她实在是于心不忍。

  赶紧安慰女儿道:“妈妈没事,你快睡吧,不要哭,你哭,妈妈更要哭了。”

  “好,我不哭,妈妈你也不要哭哦。”

  “嗯,乖,快睡。”

  “好,爸爸不准欺负我妈妈,不然,我跟妈妈都不要你。”

  蔚嘉城眼眶微红,他到底做错什么,会闹成这样。

  周路珍哄着儿子睡着后。

  心平气和的把蔚嘉城喊道客厅里。

  平静的语气说:“离婚吧,我不会跟一个对婚姻不忠的人在一起。”

  “我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容易爱上其他人吗?”

  “也许以前我不会相信你会去爱上其他人,可现在我不得不信,因为我早就没了以前的姿色。”

  “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嘛,我爱你就是因为你的姿色吗,现在的你在我眼里比以前更有魅力。”

  “少来这套,说的再多都没用,离婚吧,我不想再说什么,儿女都归你,跟我,我也养不起。”

  “我不会同意离婚,你这是不分青红皂白。”

  周路珍已经不想再跟他争论下去,这无谓的话题,说的越多心越痛。

  周路珍起身,准备离开。

  蔚嘉城的声音突然就变了,似乎哭了。

  “丫头,你不要走,我求你,你回头看看我啊!”

  一个男人肯为你流眼泪,是不是就真的爱你。

  “丫头,求你相信我一次,我会证明,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样说。”

  “丫头,你若走了,孩子没了妈,你怎么忍心。”

  孩子是最好的筹码,只要多为孩子想那么一点点,女人也狠不下心离开,女人的通病,母爱的伟大。

  周路珍想起,她四姐弟从小没有妈妈的疼爱,都是爸爸一手拉扯他们长大,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难道她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跟她一样从小就没有妈妈吗?

  “丫头…”

  周路珍回头看蔚嘉城那流泪的脸,这是一张跟年龄完全不符合的脸,她都快老了,而他依旧年轻帅气跟小伙子似的,这样的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不缺女性喜欢。

  蔚嘉城看她回眸那一刻,立马跨步过去张开怀抱抱住她说:“我会证明一切的,丫头,不要离婚好不好。”

  “好,那就给我证明。”

  这一夜,她睡房间,他睡沙发。

  两个人都一夜未眠,种种过往如同放电影。

  迷迷糊糊睡了醒,醒了睡,然后到天亮。

  蔚嘉城打电话约张雅茹咖啡店见。

  张雅茹盛装打扮了一下前来赴约,她心里早有准备,蔚嘉城肯定会带着周路珍来,所以这次她一定要好好打扮,让蔚嘉城知道谁更漂亮。

  蔚嘉城带着老婆来到咖啡店等着张雅茹。

  周路珍想不明白,张雅茹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怎么会抢她的老公,是她变了。还是她根本就不了解她。

  张雅茹穿得跟大花雕一样,进入咖啡店。

  看着蔚嘉城和自己的好朋友周路珍,她竟然不觉得有一丝羞愧。

  大大方方坐到她俩面前。

  露出自信的微笑说:“嘉城,你喊我来干嘛,是不是打算摊牌。”

  蔚嘉城本想怼回去。

  不料老婆怒发冲冠站起来,反手一耳光打在张雅茹的脸上。

  直接把张雅茹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周路珍霸气侧漏的说:“凭你也想勾搭我老公,你算哪根葱哪根蒜。”

  张雅茹摸着火辣辣的脸面目狰狞的说:“你也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你以为你还像当初的你吗,你还有什么资本留在蔚嘉城身边,曾经我的老公被别得女人抢走了,我为什么就不能抢别人的老公,你可以那么幸福为什么我就不能,我就是嫉妒你,你什么都有了,而我呢,我哪里比你差,我混的一无所有。”

  “你变了,雅如。”

  “我没有变,我依然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是这个世界变了。”

  “好朋友?就是这样的吗?”

  “闺蜜闺蜜,不都是这样吗?”

  “以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你走吧。”

  “你凭什么让我走,嘉城都还没开口呢!”

  “我说的就是他要说的。”

  张雅茹的明知这一切都是她的恶作剧,她就是想看看,蔚嘉城会不会因为她的一句玩笑话,而背叛周路珍。

  显然她低估了他俩的感情,不是她可以随便就可以拆迁的。

  为何她的老公那么轻易就跟别人走了,为什么。

  张雅茹起身淡然的语气说道:“路珍好好珍惜嘉城,他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我…走了,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们。”

  周路珍忘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落寞感。

  曾几何时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曾几何时我们形同陌路,到底是我们变了,还是时间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两年后…

  大年初二。

  周国兴家中热闹非凡。

  外孙女外孙子都围绕着外公身边。

  都要外公抱。

  周国兴乐得合不拢嘴。

  抱了一个那个又哭,都要撒娇。

  儿子周浩仁也带了女朋友回家,爸爸更是高兴的感觉这辈子真没有白活。

  周浩仁请来了堂弟,帮自己一家照一张全家福。

  每个人都应该过得开心快乐,有钱没钱,开心就好。

  人一辈子真的不长,凡事看开一点,遇事负责一点,夫妻恩爱包容一点,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完结】

  记者采访时间。

  记者:“请问苍作者,你写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哪里。”

  苍作者:“故事是这样的…”

  周路珍眼明手快夺过话筒:“记者,苍某人除了会瞎编,没正经事可干,你采访他,还不如采访我们。”

  记者:“那请问周女士,你满意你在书中的角色吗?”

  周路珍白眼狠狠一翻,瞪了苍某一眼:“不满意,他没有把我写成闭月羞花的容貌,还把我妈写死了,真恶毒。”

  苍某人躲在角落里了哭泣。

  记者:“那请问嘉城同学,你可以满意你在书中角色。”

  蔚嘉城:“我非常满意,把本来很丑的我,写的那么帅,简直帅到没边,下本书还要做苍某人的男主角。”

  苍某人在角落里恶心到吐。

  配角白俊楠抢过话筒强烈抗议不服:“我真想打死苍某,把我写成十恶不赦的人渣,人渣也就算了,还把我写成妈宝男,卧槽,虽然我性格的确那啥了,但也是比较有主见的好不好。”

  记者:“那请问白俊楠先生,苍作者写的这部作品是否反应了我们的现实。”

  白俊楠:“的确反应了现实,现在很多妹子,都不太懂得保护自己,男生随便一撩就动心了,到最后又恨自己眼瞎。”

  “该我说了,我是柳子航,在书中活不过十集就死了,我想问你,苍大,我得不到心爱的人,我没意见,可你为什么要把我写死,啊…我问你,卧槽,你回答啊!”

  苍某人心碎了一地。

  记者…………懵逼

  张雅茹从记者手里拿过话筒:“我真担心他会把我反派,还好,我不是那么坏,我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轻时深爱过,结婚后又遭抛弃,本想抢闺蜜老公,奈何夫妻感情太好,最后我成了书中最孤独的人。”

  记者………

  程华:“我一开始就被苍某书写成渣男形象追到后就不懂珍惜的那种人,其实我也爱过,只是受不住诱惑,最终出轨,这能怪我吗怪我吗,这都怪苍某好吧,他把我写成情圣不就得了,果然配角都是苦逼的命。”

  苍某人直接倒在角落里口吐白沫。

  周婕纶:“我还是很满意我的生活现状,离开了人渣,我找到一个疼我的男人,老天爷该赐我一对其双胞胎。”

  记者………………

  周珍:“请不要被男人的甜言蜜语所迷惑,一个男人是否真的爱你,请多留意他是否为你真心付出过实际行动,而不是只用嘴巴去关心你,如果嘴巴管用,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幸福的人。”

  记者…佩服中

  苍某人需要急救。

  施施:”我是那个出场率很低很低的人,估计读者都把我给忘了,我是苍某人笔下沉鱼落雁的美人,最后跟了一个说愿意养我的男人在一起,请不要相信男人这句我养你,谁都不可靠,能靠的只有自己。”

  周国兴:“我得结局是好的,我得三个女儿还有儿子,都幸福圆满,我的人生也圆满了,虽然拉大他们很难很难,但一切都值得,只希望我老了,我得儿女们能够赡养我。”

  记者……………

  记者:“周浩仁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周浩仁:“我一向高冷,无话可说。”

  记者:“好,那我问苍作者还有什么话可说。”

  当记者蹲下身一想要采访苍作者的时候,发现他没了呼吸。

  记者淡定的对着电视机前说:“苍作者以死挖个坑埋了,好,今天采访到此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相遇那一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相遇那一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