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琵琶
樱晓2018-08-12 12:003,468

  帝王之气,西越都会,晋中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小姐,别走得太快了,小心啊!”霜雪喘着气在贺兰清晓身后喊到。

  今日她终于得到贺兰楚的允许可以到外面玩,一扫了这几天阴郁的心情。

  她向霜雪招了招手兴高采烈的说道:“霜雪,快点来拉。那边好像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哦!”

  “小姐你可走得真快啊!”霜雪终于跟了上来,气喘嘘嘘。

  第一次来古代的市集,让她兴奋不已,贺兰清晓左转转右看看,什么新奇好玩的就往什么地方钻。

  “小姐,你看,好漂亮的簪子!”霜雪指着路边一个摊子。这摊子上面尽是些年轻少女的玩意,胭脂香粉、丝帕、扇子、还有些玉镯簪子的配饰什么的。

  贺兰清晓在小摊前凝视了一阵,伸手将一支玉叶形状的花簪子拿在手上。簪子的做工虽然并不是很好,但是模样看上去挺可爱。

  “老板这簪子多少钱?”贺兰清晓问道。

  “这簪子才刚刚进货的,看小姐喜欢,就十文钱吧!”那摊主伸出了一根手指。

  东西漂亮也实在不贵,贺兰清晓笑盈盈拿着簪子转身将它插在了霜雪的雲髻上。

  “嗯,本小姐的眼光确实不错,这簪子果然适合霜雪你,萌萌哒哦!”

  “小姐这……东西太贵重了,霜雪不能收”霜雪摇了摇头,欲将玉叶花簪拿下来。

  “这发簪哪里贵重了,又不是金簪子!不能拿下来哦,要不然我会生气的。”贺兰霜雪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再看看摊上还有什么适合的东西。

  “谢谢小姐!霜雪这一辈都会好好珍惜的。” 霜雪感动得几欲泪落。

  “谢什么,倒是我该谢你才对,要不是霜雪陪着我,给我做好吃的,我大概早就闷死那冷清的蔓清阁里面了。”这是事实,自从霜雪来了,她才发觉没有再虚度光阴,一边说一边拿起把画着荷花的团扇。

  “老板我要这扇子,嗯,还有这对耳环,都给我包起来吧!”

  “好咧!谢谢小姐,一共是一两三文银子!”贺兰清晓拿出钱袋,将钱给了那老板,挽着霜雪的手继续朝前走去。

  刚走几步,贺兰清晓在毗邻的酒肆发现一家乐器店。店面不大,但是里面的乐器品种十分齐全,见并排的乐器之中摆着一把琵琶,下意识便凑走上前去,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拿。

  “哎呀,小姐您的眼光真好!这可是北玄国名师所制,材质相当上胜的琵琶呐!”店老板连忙出迎招呼。

  “可以试弹看看吗?”贺兰清晓目光紧紧盯着手中的琵琶。

  “这……当然可以!”店老板迟疑了一下,但看见她身边还跟这个丫鬟,应该出身还不错。

  阔别许久,贺兰清晓终于再度将它抱在怀里,这似成相识的感觉让她心中的空洞正慢慢地被填满,她凝神深深吸了口气,拨动了琴弦。 最初似乎有些迟疑、动作略显生硬,然而愈是弹奏,音色愈显令人惊艳的精湛。娴熟的技巧甚至使得熙来攘往的人们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紫袖银弦明月中,自弹自感暗低容。店老板目瞪口呆,以为自己遇到了极为顶尖的乐师。

  最后回旋一挑琴弦,弹奏完毕之际,安静的周围面立刻掌声雷动,反倒是把贺兰清晓吓了一跳。望了望身边的霜雪,看样子这小丫头似乎也为她的琴技惊叹不已,楞在一旁。

  “老朽真是眼拙,真没想到这位小姐居然是一位如此出色的琵琶高手,惊为天人呐,老朽这把琵琶还能够让像您这位厉害的高手入眼也算是这把琵琶的福气,为了对您的高超的琴技表示崇高的敬意,我就破例给您打个折!绝对物超所值哦!”终于讲完了,贺兰霜雪总算见识到,真不愧是商人,赞美之余还不忘做生意。

  贺兰清晓的目光重新回到琵琶身上,仔细端详之后:“十两!”

  “十两银子!?小姐您未免太狠了!” 店老板皱紧了眉头。

  “十两,半两也让不了。”贺兰清晓伸出了五个指头。

  “这可是上好的木质,由名匠设计的琵琶,只出十两银子简直是抢劫嘛!”店老板一副理亏的模样努了努嘴。

  “老板,您刚刚才说要给我打个对折,这琵琶虽好,但是也并不像你说的那样出自名匠之手,顶多只值六七两银子,我肯给你十两已算便宜你了,你做生意到现在想必也赚了不少啦,偶尔也该给些优惠给客人啊。”

  冷不防,人群里传来一阵轻笑。贺兰清晓转过头去,只见一名出身高贵的男子掩着嘴角窃笑。一身水青色襦衫,即使是简朴的打扮依旧难掩他与生俱来的帝王气质。

  这般出众的模样想要她忘记也难,贺兰清晓苦笑了一下,这太子殿下还真清闲啊,在这种集市里也能碰到他……

  慕容瑜走上前,交互望了一下备受争议的琵琶与贺兰清晓。

  “来,老板,这是五十两银票。”慕容瑜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店老板。店老板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但很快就让满脸的笑容给遮掩了,捧着银票向慕容瑜连连道谢。

  慕容瑜上前把摆在琴架上的琵琶拿起来,慢慢地走向贺兰清晓。

  “这琵琶正如这位小姐所说,虽然不是出自名匠之手,但也算是把好琴。既然是把好琴,那当然得配像小姐一般的知音……”他细细端详着手中的琵琶后,抬手似乎要将琴递与她。

  “呵呵,公子谬赞,小女子实在不敢当……”贺兰清晓心中窃喜,伸手欲将琵琶接住,没想到这慕容瑜出手也挺大方的。

  “袁易!”他转身将琵琶递给了身后的随从。

  “你……”笑容刹那间僵在了脸上,原本想接住琵琶的双手悬在了半空。

  贺兰清晓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有些尴尬地把手收回,环视四周,人群里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慕容瑜明摆着在搞事情,每次遇上他准没好事!

  “本公子还有要事,先行一步,告辞。”他狡黠一笑,便走出了乐器店。

  “喂,等等……”贺兰清晓自嘲一笑,这慕容瑜夺人所爱也太理直气壮了吧。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忍不住便喊着追了出去。

  “三小姐还有什么事吗?”慕容瑜转身凝视着一脸心有不甘的贺兰清晓。

  “我……这琴是我先看上的,夺人所爱,可不是君子所为……”贺兰清晓有些不舍地盯着那名侍从手中的琵琶。乐器这种东西,并不是贵就一定好,关键是要弹得顺手。

  “霜雪,我们身上有多少银子?”

  “刚好五十两。”

  “都拿来吧。”

  “小姐,五十两耶,这……也太贵了吧。”霜雪凑到她身边说道。

  “看来,三小姐真的很喜欢这琵琶。”

  “……”

  “这样吧……本公子说过,好琴配知音。我与三小姐打个赌,你自选三首曲子,若也能让在场的各位拍手叫绝,就算赢;这琵琶就属于你了。不过,倘若中途弹错了音,就要扣除差额,如何?”慕容瑜轻摇着手中的折扇,看着她那张认真的脸,忍不住又笑了。

  “……”看这慕容瑜态度认真,不像是开玩笑,而她似乎也乐意享受这个有趣的小游戏。

  贺兰清晓低头抚摸了一下弦丝。这琵琶虽然算不上出自名匠之手,但琴音还是相当的不错,既然是光明正大获取正当利益,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本小姐答应你!”既然他慕容瑜如此爽快,那她贺兰清晓怎能示弱。随即坐在了河边的石头上,摆正了怀中的琵琶,信手一拨。

  贺兰清晓抱住琵琶,一路上忍不住掩脸窃笑。

  想跟她打赌,那根本是不可能取胜,她好歹也是世界古典音乐大奖的唯一亚洲区获奖者,区区三首曲子,能难倒她吗?于是,她一分钱未给,顺利地将心仪的琵琶拿到手。临走时,还让店老板赠送了一本琴谱,而且还赚到了四十两银子,她能不笑吗?

  “你真是太厉害了,曲子自然不在话下,最令人佩服的是最后的砍价绝技,居然还可以让店主找回余额,将本公子给的那四十两全数落入自己口袋。”真是小看这丫头,没想到一个深闺之中的千金小姐,砍价的功力相当的深厚!

  “怎么?是你说用五十银子买下琵琶的,换句话说你用五十两买我三首曲子。剩下的钱我可以不用还给你,不许抵赖!”贺兰清晓一道锐利的目光射过去,掰着手指给他数数。

  “好好好……”慕容瑜笑着摇了摇头,真是服了这丫头。

  天色渐渐昏暗,两岸的画舫也点起了灯光,两人一同穿梭在与白天气氛截然不同的热闹人群之中,并肩走着,一路上贺兰清晓觉得周围投向她的视线难受得不得了。几乎每个女子都对着身边的男子叹息,并对着一旁的她不悦的蹙起眉。

  “我下次绝对不要跟你一块儿走,要不然我会被一堆女人万箭穿心而亡!”贺兰清晓厌恶地说道。

  “……”

  不多久,两人在同一地方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相府了,你我就此别过。再见!”她很豪气地向他拱了拱手当做别过,头也不回地大步朝前走。

  “小姐,等等我……”霜雪见状一脸尴尬地向慕容瑜侧身福了一下也快步跟上去。

  她是第一个敢用这种态度对他的女人。他慕容瑜何尝缺过女人,那些女人见到他就像蜜蜂见到蜜糖一样,巴不得粘上他;这丫头倒好,居然连跟他一块儿走也不愿意,如果要她一辈子留深宫之中陪伴他,恐怕会比登天还难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