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思忆
樱晓2018-08-11 19:382,979

  贺兰月姿态优雅的回了个福礼,拢手弯膝间,低头垂眼里,俱都透出大家闺秀的教养和少女特有的矜持。面对着如此倾城的女子,慕容瑜却视若未见的不以为然,目光停留在了站在人群外的紫衫少女身上。

  “这位是……”

  “这是微臣的三女儿,清晓还不快点过来,向太子殿下问安?”贺兰楚点了点头,随后示意她上前。

  “臣女贺兰清晓见过太子殿下。”极不情愿走向前,微微欠身向慕容瑜福了一福。

  “免礼,久闻三小姐有别于一般的官家小姐,今日一见,确实不凡。”隐约听到话语中含着些许嘲弄,意味颇深。

  他们不过一面之缘,还“久闻”,这客套话说出来不觉得好笑么?

  “殿下谬赞了,清晓不过是一普通寻常女子。殿下玉树临风,才高八斗,那才是真真的不凡呐。”这“不凡”二字用在她身上还真是刺耳,取笑就取笑嘛,用不着这样转弯抹角来“赞美”。

  在慕容瑜面前贺兰楚极为客气,察言观色之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子殿下政务繁忙,前些日子奉皇上之命北上巡视,不知是何日返京的?”

  “刚进城,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宫……”慕容瑜道,眸光流转,抬头望了贺兰楚一眼。“恰巧路过贵府,听闻丞相身体抱恙,特来探望,不请自来讨杯酒喝,丞相不会不欢迎吧。”

  “太子殿下,这么说可就折煞微臣了,殿下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来人,奉茶。”贺兰楚甚是惶恐地陪笑着,侧身让路,迎慕容瑜坐下。

  “那就恭请不如从命了。”他手执扇子作揖道,眼角余光带笑意,颇有意味地瞟了贺兰清晓一眼。

  酒过三巡,大家的兴致也越来越高涨。

  慕容瑜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夜风轻轻带起他两边的散发,俊雅的脸上是种红尘风浪不留痕的平静,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隐着点冷然,带有点玩味。

  “本太子早闻丞相府上两位千金都是词曲双绝的才女。今晚月色清朗,人月团圆。不如两位小姐就以这月色为题,赋诗一首?” 慕容瑜打开扇子轻摇着,目光仍在贺兰清晓身上打转。

  这小子是来捣乱的吗?她词曲双绝,他打哪里听说啊。谁不知道贺兰三小姐是孤僻鬼,平日连打照面也不多见,半步不出深闺宅。也从未在任何地方卖弄过诗词歌赋,这慕容瑜分明就是想作弄她。

  慕容瑜回眼,流光溢彩的美丽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贺兰月。第一次被他如此专注的正视,红着脸心如兔子般乱跳。

  “亭中月色正清明,无数梨花过无影。”贺兰月第一次被他如此专注正视,红着的脸越发美艳动人。她微微一想,羞涩地低下头轻声吟道。

  “好诗,二小姐真是才气过人,名不虚传!”慕容瑜拍了拍手,满口赞誉。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 贺兰二小姐果然是难逃他的魅力,在他的这般注视下,早已经三魂飞了七魄。一脸喜滋滋的模样,一双美目带着胜利的笑意望着对面一脸平静的贺兰清晓。

  “太子殿下,我家小妹的诗词才真正一绝呢。”贺兰月嘴角微扬,一副恶作剧的表情。

  “……”贺兰清晓翻了翻白眼,这可恶的大小姐又在玩她无聊的把戏了,换作是原来的贺兰清晓大概已经让她奸计得逞。

  好,既然你想玩,那么本姑娘怎么能不奉陪呢?

  “雲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梨花应满径。”吟罢再报一笑。

  倐地,一道冰冷的目光转过来,若有若无地掠过她的身上,尽管只是一瞬间,贺兰轩却已经把她的嘲笑愚弄的表情收入眼中。

  她到底是谁?不对,贺兰清晓绝对没有这样的才情,更不会显露出这种表情。

  “好一句“雲破月来花弄影”三小姐果真深藏不露啊。”慕容瑜饶有兴趣地看她一眼。

  “小女子不过是胡编乱造,见笑了。”

  “三小姐,你太谦虚了。”他那的深邃眼神里满是恶作剧的笑意,贺兰清晓顿时打了个冷战,这小子似乎又在盘算什么,还是小心点才行,思及此,忙收敛住光彩四溢的目光,差点忘了她是懦弱无能的贺兰清晓而不是秋诗舞。

  倒是坐对面的贺兰月冷着一张丽颜,目光凌厉似乎想要将贺兰清晓千刀万剐,恰恰她那自然流露表情却完完全全落入了慕容瑜那双寒星般璀璨的眸子里。

  “二小姐琴艺出神入化,当年御前比试一曲《秋江月》已名震京城,只可惜当日,本太子不在京城,未能共赏,不知今晚可否再闻妙音?” 慕容瑜笑盈盈地说道。

  话是对着贺兰月说,笑脸也是朝着贺兰月的,但贺兰清晓却总觉得他是在笑给自己看,那笑容背后满满是找到乐子的欢娱。

  “幼稚,无聊!”贺兰清晓翻了翻白眼,这太子殿下还真有“雅兴”,玩完诗词又玩曲调?

  “殿下,请稍等,月儿这就去准备。”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贺兰月忙唤来站在她身边蓝衣丫鬟紫凝去捧来她的瑶琴。

  片刻,佳人坐于案后,凝眉垂眼,夜澈清音,秦筝吐绝调,玉柱扬清曲,弦依高和断,声随妙指续。徒闻音绕梁,宁知颜如玉。

  贺兰清晓怔怔望着端坐在案台后弹奏的贺兰月,轻轻抚摸了一下手中玉杯的边缘,思绪伴随着悠扬清透的琴音飘进了属于“秋诗舞”深深的回忆中。

  她一手绝色的琵琶,是奶奶教的,还记得年幼的她总是听着奶奶的琵琶声睡去。

  她爱琵琶,记得五岁的时候就吵着奶奶学琴,两鬓斑白的奶奶总是微笑伴于旁,偶尔还会用自己的瑶琴与她合奏一曲。满径梨花,月影婆娑,淡淡的熏香缭绕,她很用心学琴,铭记住奶奶教的每一个步骤,从那粗稚断续琴声中,不需华丽言语,幸福原来就如此简单。而现在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在奶奶怀里撒娇的秋诗舞了。

  曲终,贺兰月博得了在场人的掌声,而贺兰清晓缓缓抬手,摸到一脸泪水,泪流满面,泪眼模糊,生生地别过头去,努力地去忽视自己哀痛的思忆。

  仲怔中,感觉到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恍惚抬头,看见贺兰轩好像压抑着什么,微敛眼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见他抬手饮尽杯中的酒。

  “弹筝梨花下,夜响清音愁。张高弦易断,心伤曲不道。” 他轻声吟道。

  夜风吹来,吹乱了她满头青丝,似乎有什么也跟着乱了。贺兰清晓楞了一下,将满满一杯清酒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的玉杯,便想起身离开。

  “清晓,你没事吧。”贺兰楚见她轻轻咳嗽了几下,关切地问道。

  “爹,女儿大病初愈,身子还有些抱恙。”贺兰清晓下意识拢紧了盖在身上的披帛。

  “今夜风大,确实不宜久留,你若是不舒服,那就先回去歇息吧。”看着脸色苍白的贺兰清晓,眼里满是担忧。

  “是,那女儿就先回去了。”贺兰清晓示意霜雪过来把她扶起。

  坐在一边的慕容瑜一双清澈无垢的眼睛复杂的看着她,有探究,还有莫名的情感。

  “时候不早,本太子得先行回宫了,宫中还有宴席,不便多留。”少倾,慕容瑜笑笑放下酒杯,撩袍起身,向贺兰楚略一揖当告别。

  “太子殿下,臣送您出去吧。”贺兰楚见状也就起身客客气气地将他迎下座。

  “丞相大人,请留步,不必相送了。”见贺兰楚欲随行,笑笑婉拒了他的好意。

  “既然如此,相爷,不如让月儿送太子殿下出去吧。”李秋萍见状,赶紧推了贺兰月一把。

  贺兰月顿时羞红了脸,赶紧跟了上去。

  “那就有劳二小姐了。”慕容瑜微微一笑。

  迷离的月光下,颀雅纤瘦的背影一步一微摇,白衣飘飘,步态浮岑宛踽步,竟似乎醉了的扶风而行,是洒脱,是恣性。

  “子彦兄,告辞了!”慕容瑜说道。

  “太子殿下,请慢走。”贺兰轩慢悠悠的又为自己斟满酒,浅进一口,才轻声道。树荫下的儒雅身姿,犹如隔空之月,遥远而疏离。

  慕容瑜若抬眼望向那抹渐渐远去的紫色身影,若所思地笑笑,转身走向满径落花小路上,仿佛只是匆匆踏雲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