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强吻
樱晓2018-09-05 15:343,755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

  站在荷塘边贺兰清晓怀抱琵琶正等着船夫将船撑来。在这初秋时分已开始感觉到几分刺骨寒意,她随手拢了拢披在身上的浅紫披帛。

  真是气死她了!被那个太子殿下这样一搅和害她这几天都快疯掉了,那个贺兰月天天带着她娘到蔓清阁大吵大闹,弄得鸡飞狗跳。再这样闹下去,恐怕她也无法在贺兰家再呆下去了。

  刚跨上小船,就发现迎面向她走来的贺兰轩。看他气宇轩昂一身朝服打扮,应该是一早进宫面圣去了。

  “大哥!这么早回来了?”出于礼貌,她还是叫了一声。

  “三妹这是要上哪去?”

  “湖中小憩……”

  贺兰轩望了她一眼,视线就落在她手上的琵琶上。

  “我刚好也想散散心,三妹妹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呢?大哥请!”介意介意,这哪能不介意呢。

  四目相对,互有窥探,又有着其他的什么东西在夹杂其中流淌,她心中恍惚起来。

  天高雲淡,碧波万顷烟波浩渺,湖面上飘着一小船。一朵朵娇艳的荷花,紧紧依偎着碧绿宽大的荷叶,在轻柔的阳光沐浴下,显得更加清秀、雅洁、妩媚。

  扬起紫色的衣袖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轻轻卷起竹帘,探出张清秀满是朝气的俏颜,如晨星般闪耀的眼眸中带着喜悦的光芒。

  “这想必是你赢得太子殿下的琵琶吧。”

  闻言,她并没有太惊讶,反正又不是什么见得人的事,虽说只是市井中偶发小事,想他堂堂太尉大人,掌管西越军国大计,耳目众多,知道也不意外。倒是他无缘无故提起,可见他是有意探知。

  “能为大哥弹奏一曲吗?”

  她垂首不语,低头轻轻拨动了怀中的琵琶。轻拢慢捻,如间关莺语,又如溪涧流水。一首《春江花月夜》是她的成名作也是第一首学会的曲子,曲罢轻叹,放下琵琶,她又想起奶奶了。

  “为什么叹气?” 冷不防在身边传来惑人心神的声音,转头发现不知何时贺兰轩坐到了她的身边,一双深潭般的眸子灼灼凝视着她,仿佛看穿她满怀心事。

  “没…什么,只是……” 糟糕!她有些心虚竟不知如何应答。

  “你不是贺兰清晓,说,你到底是谁?”目光冷冽死死地望着她。

  “大哥真会开玩笑,我是清晓啊!” 笑笑以掩饰她的心虚。

  “不,清晓从来就没有先生教过琴,为何你会弹得一手如此出色的琵琶?还有,自从你落水被救之后,整个人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他倾向她,双手紧紧地抓住她削瘦的肩膀,几乎要贴上她的脸。

  “那是我娘教我的,大哥,你弄痛我了!”贺兰清晓感到肩膀一阵疼痛,他想将她捏碎吗。

  这张总是在他脑海里面出现的清丽容颜,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每个黑夜里纠缠不休地让他的心无法安睡。擒住她挣扎的双手,霸道地揽住她的肩膀,不让她有丝毫的退却,隔着单薄的衣料她感受到贺兰轩身上散发的炽热体温。

  好大的力气,贺兰清晓惶恐地望着他,清楚地看到他的双眼正散发着一种可怕的气息──欲望!

  “大哥,不要这样,快放开我。”她拼命地挣扎,但始终挣脱不了他那双越揽越紧的大手,面露难色的她只能两手抵住他的胸膛。

  当知道慕容瑜想要娶她,就已经让他发疯。不愿去看她那不情愿的眼神,只知道那两片近在咫尺的娇唇深深地诱惑着他,引促他心底里最原始的欲望。

  乱了,就让它乱吧,贺兰轩低头强势地印上她的嘴唇,辗转流连于唇齿间,与之嬉戏。如此甜美的滋味令他更加深了这个吻,令他欲罢不能。直到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满脸红胭,气息混乱。贺兰清晓忍不住挥手“啪──”一声,一个耳光盖上他的俊颜。

  贺兰轩邪笑轻轻地擦去嘴角的血迹,看见她难以压抑的怒气又想挥手,半路一把就将她的手抓住,被他用力一拉,又跌入他的怀里。

  “难道你想再来一次吗?”暧昧的语调,仿佛就像情人间的调笑。

  “你……”贺兰清晓怒瞪着他,那种被人随意轻薄侮辱的感觉,让她气愤不已。

  船身微微一晃,小船原来已经到岸了。

  “以前见你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很好,今日总算让我见识到了你不柔弱的一面。”

  贺兰轩将她放开,若无其事地转身撩起了船帘。

  贺兰清晓无力地滑坐在船上,翻开衣袖,白皙的手腕上一圈刺眼红印,她第一感觉到身为女子的无能为力。船帘被风吹起,不知何时天高雲淡的天空蒙上了一层厚厚的乌雲。

  夜,太静了,而且月光又像朦胧的银纱织出的雾一样,撒在树叶上,廊柱上,窗台上,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芒,一身水色对襟儒裙打扮的贺兰清晓倚在窗边,月光照射在她的身上闪现出一种庄严而圣洁的美。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唉……”坐在一旁的霜雪无奈地摇摇头,她家三小姐坐在那里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一共叹了五十二次气。

  “小姐,你是怎么拉?”霜雪将一件单衣披在她身上。

  “霜雪啊,你觉得大少爷是个怎么的人啊?”上次被贺兰轩强吻之后,不知怎的就很害怕再见到他。

  “这个……霜雪来府中时间不长,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府里的下人说,少主子以前是个很温和的人,对下人们也很好。”

  “以前?”贺兰清晓疑惑地望着她。

  “嗯,听说三年前,少主子上山采药,不小心失足掉落山崖,被救回之后,性情大变……最后竟然还放弃了多年的医术造诣,入朝为官。”

  “弃医从政?贺兰轩还懂医术?”

  “是阿,少主子从小就喜欢医术,可大人不同意,非得要他入朝为官。”

  “当官久了,都没几个纯良。”贺兰清晓转身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原来改变的不止她一个人,难不成他也像她一样借尸还魂?不过官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要说性情改变,就连清廉也能变腐败。

  贺兰清晓转身又望向了夜空,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雲,遮住了月光。隔着雲层的月光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突然间树枝动了一下, 隐约中屋顶上有个黑影“刷──”一声快速地飞过。

  那是什么啊?她睁大双眼,蝙蝠侠,黑衣人!刺客?在这守卫深严的丞相府中怎么会……

  “我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贺兰清晓疾步走出了蔓清阁,欲探个究竟。

  “小姐,这么晚你上哪儿去啊?”霜雪急忙跟上。

  “霜雪你留着蔓清阁,不用跟来。”

  “可是……”

  “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贺兰清晓摆了摆手示意她回去。

  朝着黑影掠过的方向,她小心翼翼地走在黑漆漆的花径上。长长的花廊上悬挂的花灯,在黑夜里微微晃动,抬眼望去,显得特别的诡异可怖。阴暗的假山后面似乎有什么人站在哪里。

  贺兰清晓悄悄拨开茂密的枝叶,阴暗的月光下隐约地看见两个人,一名男子背手而立,天太黑了,看不清到底是谁,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站在那男子身边微低着头。

  “主人,如今相府已在我们掌握之中,不知接下来……”说话的是那个蒙面黑衣人。

  站在黑暗里的男子并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上次的暗杀,你作何解释?”

  “请主人责罚,当时西越太子慕容瑜突然出现,这才让贺兰楚逃过一命。”黑衣人一惊忙单膝跪下。

  此话一出,贺兰清晓吓得差点叫出声,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转头窥探,那个背身而立的身影,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慕容瑜!”男子微微咬牙,敢坏他好事,这笔账势必日后清算。“贺兰楚这老贼的命……暂且留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冰冷的声音几乎能将周围的空气凝结。

  男子话音刚落,随着他缓缓转身,她眸子不断扩大。。

  贺兰轩?!

  她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不可能,怎么会是他呢?那个口口声声要贺兰楚性命的人居然是贺兰轩!这……太可笑了吧,儿子密谋杀父亲?这到底是在唱哪一出戏啊?

  此地不宜久留!这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见到不该见,听到不该听,下一秒该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被抓住杀人灭口吧!老天爷,救命啊。月黑风高真的会出事,要快点离开才行,她慢慢地挪到一边的草丛,很不幸地踩到草丛里的枯枝。

  蒙面黑衣人站起身作缉道:“主人,我们……”

  突然间贺兰轩扬手制止他说话,利眼一瞟,那蒙面黑衣人会意地纵身一跃,从离她不远的树后里拽出一个婢女,推到了主人面前。

  那个不是贺兰月身边叫小茵的婢女吗?小茵惶恐地低头站着,就在刚才,她看见好像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假山后面,好奇心过盛的她一路跟着来,还没等她发现什么,就被对方发觉。

  冷光一闪,她还没来得及抬起头看看那人是谁,身后就被一剑刺来,小茵躲闪不及,胸口硬生生地被刺上一剑。接着“扑通──”一声,荷花池溅起一簇水花,就被推了下水。

  贺兰清晓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动也不敢再动,只能呆呆地坐在那堆草丛里,紧紧地捂住嘴连呼吸也不敢喘,他究竟是什么人?杀人不眨眼!真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闯进这“鬼门关”,好奇心真的会害死人。

  贺兰轩望着月光下泛起的涟漪:“最近,烟雲山庄庄主赵奕之与贺兰楚走得很近,你去给我调查一下。”

  “千夜明白!”那蒙面黑衣人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刷──”地一声消失在黑暗之中。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贺兰清晓确定他们都走掉之后,才敢慢慢的爬出来。此时,她已被冷汗沾湿了衣衫,顾不上仪容凌乱,发疯似的地站起来拼命地向蔓清阁跑去。

  回到蔓清阁的时候,她衣衫凌乱的模样着实让霜雪吓了一跳。问她发生什么事,她也没有说,只是笑笑拍了拍霜雪的肩膀,说了句“累了” 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