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对弈
樱晓2018-08-13 12:002,804

  第二天小茵的尸体被清理荷塘的仆人发现了,看来出手的人武功相当高,居然在她身上没有找到任何刀剑的伤口,于是就当作是她自己不小心失足溺毙了事。大概这府邸里常常都发生这种意外,因此也不觉得人心惶惶。人命在他们看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真是让人心寒。

  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如今白黑浑休问,且作人间时世妆。梅花如雨,北风一吹,纷纷洒洒地漫天飞舞。

  贺兰清晓冷冷地看了一眼伫立在荷塘另一边的贺兰轩,扶在雕栏上的双手不觉慢慢收紧。他站在那里很久不曾改变过姿势,背手,闲淡的目光默默看着岸边围着的人群,穿透枝叶射下来的弱光在他身上蒙上了一圈微淡的光晕,隐晦冷涩。

  “霜雪,我们回去……”平缓的语调带着一丝轻蔑。杀了人还可以如此地淡定继续饰演谦谦君子的角色,满怀阴谋诡计居然还能有如此淡然目光。

  她暗想,这亲生儿子设计谋害父亲,简直天理不容。既然老天让她知道了一切,那么她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次日早上

  贺兰清晓独自一人百无聊赖地靠在河堤的栏杆上,她拿起手绢擦了擦颗苹果,很不淑女地咬了一大口。

  今天一早到花园散步,碰巧见贺兰轩一身便装带着木原出了门,于是便偷偷地跟在了他们后面。没想到跟着就跟丢了,看来她真的没有当名侦探的天分。

  “唉,肚子好饿啊!”想着,手上的苹果就让她三四口啃得只剩下核子。

  吃完了苹果,还觉得肚子空空,才想起原来她早饭还没吃就出来了。摸了摸身上的胀鼓鼓钱袋子,不禁笑逐颜开。

  半个时辰之后,她一脸酒足饭饱的幸福感从一家酒楼里缓缓地走出来,这家酒楼的东西还蛮好吃的,下次要带霜雪那丫头来尝尝才行。看看天色,似乎还很早,既然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再玩一下再回去好了。

  正考虑要上哪儿逛逛,忽然看见在一家酒肆里围了不少人,赞叹声与嗟叹声交织在一起。似乎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她好奇走近张望,原来是两个对弈的男子。紫金香炉青烟缭繚,已占上风的男子半垂的侧面,悠闲地把玩着手上的白玉萧。玉环束着个松绾发髻,白衣胜雪,容华卓绝,清逸若仙,风吹过,几缕发丝拂过他粉润的唇,衬得那笑容灿烂耀眼。贺兰清晓细细端详,同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帅哥,但却与贺兰轩,慕容瑜不一样,少了几分沉稳,多了几分洒脱,少了几分冷然,多了几分和煦,很有金庸笔下笑傲江湖令狐冲外加楚留香的神韵。

  “我认输了!公子的棋艺真是无人能及!”

  嘴角一扯,歪歪的露出个漫不经心的浅笑,转头望了一下身边站着的青衣童子:“既然兄台认输了,就请给在下留下一样东西。远空……”

  “是,公子!”远空走到那人面前,一伸手就从那人的怀里的将一张卖身契拿在手上,没想到这小小的侍童武功不差。

  “这个快还我!”那年轻的男子老羞成怒从袖子中取出一把匕首直插远空,白衣男子扬起一颗黑棋子飞快打在那人手腕上,匕首顿然落地。

  “兄台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你我可是有约在先,本公子以手上的一千两做赌注,如果在下赢了那么你就得送我一样东西,在场的乡亲们可以作证啊!”他一手拿起卖身契,一手拿起自己的茶杯,略抬,优雅地轻呡了一口,半敛双眼,眼波朦胧起来。

  这时围观的人也开始私语起来,不少彪壮的汉子也摩拳擦掌,那人一惊知道寡不敌众,看情势不妙,一脸愤懑地指着白衣男子说了句“你小心点”就一溜烟跑了。

  白衣男子笑笑转身起来将手上的一纸卖身契和一袋银子递给身后的一对爷孙:“老人家,这卖身契就交还给你了,这儿有一点银子权当路费。”

  “谢谢公子,公子的大恩大德,老朽和孙女无以为报。愿为公子为奴为婢报答公子。”那老人激动地拉着孙女跪下,却被那白衣男子一手扯住。

  “老人家无须多礼,举手之劳,何须挂齿,只怕那人不会善罢甘休,老人家还是快点离开吧。”

  原来如此,大概又是一出恶少强抢民女外加英雄救美的戏目。

  “这盘棋子赢得也太容易吧。”贺兰清晓望了一眼那棋局,嫣然一笑。

  见那白衣男子送走那对千恩万谢的爷孙之后,围观的人群也就散去了。她尧有兴趣地捡起脚边的那颗黑棋子放在一堆白子中央。白衣男子抬头望了她一眼,放下茶杯,唇畔的笑意愈浓,所含意味深远。

  “这位姑娘,看来也是一位棋艺高手,不知是否能否陪奕之下一盘?”

  贺兰清晓宛然一笑:“本姑娘如果输了,可没有东西送给公子哦!”

  白衣男子不禁大笑了起来,命身边的远空将棋子重新摆好:“在下赵奕之,姑娘请……”

  “那么本姑娘就不客气了,公子得手下留情才好噢。”贺兰清晓微微一笑,在他面前坐下。

  各执一色的棋子,她执黑子,他执白子。两人相视一笑,宛如认识多年的知己对坐布棋。

  远空随侍左右,两人边喝茶边下棋,初时还面色轻闲的悠然而对,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赵奕之神色带着一丝凝重,沉思一会才落子,发现他抚摸手上白玉箫的次数多了起来,倒是贺兰清晓总是带着一丝淡如秋眴般的微笑,表情沉稳淡定,对于她而言,不过是一场单纯的棋艺切磋,输赢也无须太在意。

  拾子落子,两人各将心谋策动于棋盘方寸,一步一进,一招一退,皆暗暗倾尽全部智慧,较量着各自的头脑和心计。

  “公子手上的玉笛真漂亮,想必音色定是十分悦耳。”贺兰清晓轻轻的落下一子,随口找了个话题,以缓和紧张的气氛。

  赵奕之抬头微笑,深深看她一眼,又将视线落回棋盘战局上。

  “姑娘以三首曲子赢得琵琶之事,在下也略有所闻,不知何时有缘一闻妙音?”

  “不过是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贺兰清晓微微一愣,含笑,看来上次与慕容瑜打赌之事,似乎已传千里了。

  山风萧萧,拂过两边的树“哗哗”轻响,紫金炉上淡烟缈缈。

  天边吹起一阵冷风,两旁的树木摇摇欲坠。贺兰清晓微蹙眉,抬头看看天色,阴沉沉的,看样子,似乎快要下大雨了。看来她得早些回府了,要不然,霜雪这丫头肯定担心得团团转。思索片刻后,她将手上捏着的黑子轻轻放回棋盒里。

  “时候不早了,我得要回去了。看来与公子下的这盘棋,今日是难分胜负了…… ”她站起来,微笑,笑容和煦宛春风。

  “姑娘是要回去了吗?”他似乎有些失望,捏在指尖的白子迟迟没有落下。

  “天就要下雨了,公子也早些回去吧……”她转头望向门外。

  “缘去缘留一夕间,若有缘再相见,到时候姑娘定要与奕之将这盘棋子下完。”他意味深长的极缓慢的说。

  “缘如风,风不定。倘若与赵公子真有缘再见,本姑娘乐意奉陪。”贺兰清晓露出明朗璨眼的笑意。

  “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相逢何必曾相识,芳名何须挂齿间。”她微微一笑,转身从棋盒里拿出一枚黑子,轻轻放下,便起身离去。

  看着那在人群中渐行渐远的清丽倩影,轻盈的脚步,翻飞的紫色衣裙,宛如落入凡间的淘气精灵,赵奕之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凌乱,移眼看向棋盘,笑意从嘴角漫延开去。

  “人语悄,那堪夜雨催清晓……”他低头自然自语,不禁一笑。

  贺兰清晓,真是个有趣的女子,他撩起衣袖,落下一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