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妒火
樱晓2018-08-25 08:222,779

  掐指一算,来这里已有半年了。半年时间不算长,但也足够让她了解很多事情。比如这世界,这府宅,还有这里的人……

  她居住的蔓清阁,除了那个视她为己出的丞相爹爹偶尔会来看看她,鲜有人来。整天在这座鬼影也不多见的院子里面呆坐,没有人影,没有书卷,没有丝竹,没有女红,什么都没有!真不知道原来这贺兰三小姐是怎样打发这无聊的日子。

  “好无聊阿,如果有把琵琶就好了……”她百无聊赖地抬头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弹弹琴也许时间能快点过去。当初真后悔贺兰楚问她想要什么的时候,她就该随便要个婢女也好,至少平日里能陪她说说话。

  夏末,一缕秋风带着淡淡的的荷花香从湖面上划过,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怡人的秋风带着催人酣眠的慵倦如流水般的潺潺流过。

  贺兰清晓倚坐在一棵柳树下,欲睡着杏眼眺望远处的美丽庭院景色,如果再整天呆在那冷清的蔓清阁里,以她的性格不闷死才怪,既然她不是府上的婢女,连在自己家走走难道也要躲躲闪闪?这里人不多,正好可以在这如画般的景色里歇口气,在怡人暖风的吹拂下小睡一会。

  就在她快要去睡着的时候,由远至近传来几个女子的说话声,唧唧咋咋,中间似乎还夹杂着低低的哭泣,不像是说话声,倒像不知又在打骂哪个婢女了。

  唉,这种欺负人的戏码怎么去到哪里也有?

  贺兰清晓从树后探头小心张望,池塘边上,几个花团锦簇的婢女拥围着个粉裙白帛的少女,其中一个蓝衫婢女用力地将个黄衫婢女推倒在地。

  一把将黄衫婢女拽拉喝呲:“你这该死的丫头,还不快给二小姐跪下,居然将小姐最喜欢的珍珠项链掉进了荷花池里?”话音刚落一挥手,小婢女苍白的脸上立刻红肿起来,看来这蓝衫婢女还真的一点也不留手啊,倒是旁边站着的二小姐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真不愧是那女人的亲生女儿,简直作风如出一辙。高傲,无理,凌人。不过这贺兰月倒也遗传了她娘的美貌,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子,也算世间少有。

  “小姐,霜雪不是故意的,请小姐饶了奴婢吧!”那黄衫婢女伏在地上哽咽道,方才她跟在二小姐身后,手中拿着装着珍珠项链的木盒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石子把她给绊倒了,盒子便抛进荷塘里了。

  “我又没有说你是故意的,找回来,本小姐就原谅你。”贺兰月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嗤笑和得意。

  “二小姐……”霜雪睁着雾水般的双眼疑惑地望着贺兰月。

  身边几个婢女围上了霜雪,先是一顿咒骂,接着狠狠地甩了几个耳光,贺兰月这才慢悠悠的回头睨视着她开口道:“花蕊,把她给我丢到荷花池里面去,找不回来,不用上来了。”

  “二小姐,这……” 花蕊吃了一惊,扔下去?霜雪不识水性,虽说这荷塘不算深,但不小心陷到淤泥里,也会要了她的小命。

  “怎么,连我的话你也敢不听,要不然…你替她下去吧。”柔声隐带威慑,一双翦水明眸灼灼的盯着蓝衫婢女。

  看来这小婢女这场无妄之灾怕是逃不过了,而那花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运气不好的话,这小婢女被淹死了,一旦追究下来,这贺兰二小姐肯定会推那花蕊出去背黑锅。借他人之手除之,这贺兰月比她娘更狠心,蛇蝎美人,说的就是她那种人吧。

  眼看这可怜的小婢女就要命丧荷花池了,一抹素白的身影掠过,贺兰清晓轻盈一转身将那名唤霜雪的小婢女一把扯到身边,收敛心神,一脸平静地望着稍稍有点诧异的贺兰月。

  “月姐姐,还是算了吧,把这丫头丢下去,不是要她命吗?”本不该趟这浑水的,可她是秋诗舞怎能见死不救呢?

  贺兰月见来人,一双美目中满是鄙视:“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蔓清阁里的孤僻鬼啊。这大白天出来不怕魂飞魄散吗?哈哈哈……”

  她的话引起几个婢女哄笑起来,看着她的眼神更加的轻蔑。

  “月姐姐,真是说笑了。”贺兰清晓不愠不怒,还是一脸平静的微笑。

  “你既然喊我一声姐姐,那是不是就该听姐姐的话,滚到一边去,别多管闲事。”

  贺兰月看着这淡漠的表情就更加生气,在她贺兰二小姐面前除了爹娘和哥哥,还有谁会有这样的表情。谁见了她不是一副谦卑的模样,纤细玉手中饱受摧残的花朵,从她紧攥的手指缝挤出,凌碎的残骸落在泥上,她恨,恨极了那丫头的眼睛,尤其是那眼睛太过明亮,亮得令她反感。

  贺兰月猛地向前一步狠狠地将她推下去,这突然其来的举动让贺兰清晓措手不及,刚刚为了救那小婢女,连自己站在荷塘边上也不知觉。身体失去了平衡,慌乱之中好像被谁扯住了衣衫一起掉下了荷花池。

  在落入水中刹那她对上了贺兰月凌厉狠毒的眉眼,瞬间有几个零散的场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难道那天早上,是你……”

  “是我,你猜得一点都没错,将你推下荷花池的那个人正是我。”贺兰月也不隐瞒,就是她推贺兰清晓下莲花池的。

  “咱俩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贺兰月也太可恶了吧,年纪轻轻就学会去害人。贺兰清晓按捺住忿恨,绝对不能就此放过她。

  “因为你该死!”

  恨死这个粗鄙的丫头,当得知爹爹也有意让贺兰清晓成为太子妃的候选时,就恨死她了。不过是那个卑贱女人和别的男人生下来的孩子,一个非亲生的孩子,凭什么爹爹总是偏心于她,处处关怀备至,她贺兰月才是爹的亲生女儿。

  “救…救命,救命啊……”

  这时,身后响起了微弱的呼喊声,贺兰清晓一惊,似乎有谁和她一起落水了,贺兰清晓慌忙向四周望去,发现在不远处,那个叫霜雪的小婢女正在水中拼命地挣扎,眼看快要沉下去。贺兰清晓一转身跃进水中,游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捞起来,再慢慢地向岸边游去。

  贺兰清晓吃力地将霜雪抱上岸边,也顾不上自己满身湿透,在这夏末时节,天气已近秋凉,湿透的衣衫紧贴着娇躯,让她不禁哆嗦。

  “喂喂,你醒醒……”贺兰清晓拍了拍霜雪的脸,这丫头没有一点反应,大概是溺水了。

  贺兰清晓将霜雪扶起,使她的身体仰卧,深吸一口气,对着霜雪的口将气吹入,形成吸气。她一手将其鼻孔捏住,当嘴离开,将捏住的鼻孔放开,并用手压住她的胸部,以帮助呼气。反复几次后,霜雪终于有了知觉,她咳了几下慢慢地睁开眼睛。

  “嗨,太好了,刚刚我还以为救不活你呢。”贺兰清晓吁了口气,将霜雪湿漉漉的衣衫整理好。

  “三小姐……”霜雪忍不住泪如雨下,第一次遇到肯舍命救自己的人。

  “你也真是的,如果你不是想要拉住我,大概也不会掉下去,真是个傻瓜。”轻轻为她擦去满脸泪水。最不忍看别人哭了,这丫头一身孱弱的模样真叫她心痛。

  贺兰清晓抬头张望,发现原本站在荷堤上的贺兰月和她那群婢女已不知去向了,大概怕会让人见到自己卑劣的行为早就跑掉了。她缓缓地站起来,刚向前几步,眼前一黑,头变得好重,一股热气往身上乱窜。

  就在她快要晕倒那瞬间,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将她的纤腰揽住,那人身上淡淡的熏香刺激着她的神经,贺兰清晓在这温暖的带着靡贵熏香的怀抱中缓缓的闭上了眼,宽厚的怀抱,如同安静港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