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上元
樱晓2018-08-16 16:402,393

  农历正月十五日,是西越的传统节日---上元节。正月为元月,古人称夜为“宵”,而十五日又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所以称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按西越民间的传统,在一元复始,大地回春的节日夜晚,天上明月高悬,地上张灯结彩,朝廷将万盏花灯供人们观灯、猜灯谜、吃元宵,让合家团聚、其乐融融。

  贺兰清晓手捧着慕容瑜送的一盏宫灯细细地打量着,在她那个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里已经不再有古代民间这种玩意了。就连中秋也没有见几个小孩子去点花灯,放鞭炮玩。每每看到古装连续剧里面的花灯夜会,她就羡慕得不得了,这次终于有机会了!她能不高兴吗?

  “好久没有见到小姐那么高兴。”霜雪从外面进来就发现贺兰清晓对着盏宫灯不住地傻笑。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什么日子吗?农历正月十五日耶,上元节!”听说上元节那天所有未婚的年轻男女都会到街上去相互认识,不知道会不会再见到他?

  “看小姐开心的样子,难不成想在花灯会上找个如意郎君了?说不定还会像上次一样碰见太子殿下哦。”

  “我…才不想再见到他呢!你忘了上次在集市,害我丢脸死了。”贺兰清晓脸一红,放下花灯,她想见的人可不是慕容瑜。

  “呵呵,那小姐你干嘛脸红啊。难不成…除了太子殿下,小姐心里面还有其他人?”霜雪对着她眨了眨眼,捂住嘴笑道。

  “我…我哪有心上人呐,别乱猜。”被这小丫头这一说,弄得脸更红了。

  “对了,霜雪,你有去过上元节的花灯夜会吗?”

  “没有,在相府里面,下人都不允许随便外出的。”霜雪摇了摇头。

  “上元节是一个浪漫的节日,上元灯会在传统社会中,也是给未婚年轻男女提供一个相识的机会,相信很多年轻女孩子跟我们一样,平常都不允许自由外出走动。但是这天就可以结伴出去游玩,赏花灯正好是一个可以认识心仪之人的机会,这样未婚年轻男女借着赏花灯也顺便可以为自己物色对象。”

  贺兰清晓一脸兴奋不已地说道,恨不得天赶快黑,这样她好出去玩呢。历史记载唐代的灯市还出现乐舞百戏表演,成千上万的宫女,民间少女在灯火下载歌载舞,叫做行歌、踏歌。不知这西越国的上元节会是怎样,真的好想看看!

  “等天一黑,我们就出去。说不定今晚,霜雪你也会碰到自己的心上人哦!”

  “小姐……”霜雪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还记得《大明宫词》里面太平公主与薛绍就是在上元灯节那夜认识的,当时的那个场景她仍无法忘怀,她似乎也能感受到太平公主在花灯下遇见自己喜欢的人那种心跳的感觉。

  “不过……” 霜雪望着她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呀?”贺兰清晓目光仍停留在那盏宫灯上面。

  “刚刚在厨房里听说最近京城内发生多起离奇的命案,死了好几个,说是一刀毙命,连伤口也找不到呢!少主子说了最近府里的人都不许外出,特别是今天,怕节庆人多复杂会容易让坏人混进来。”看她家小姐那么兴致勃勃,霜雪真的不想打击她的兴致。

  一刀毙命,连伤口都找不到?难道是……

  贺兰清晓心中疑惑将宫灯拿在手上旋转了一圈,心里暗嘲,这冒牌贺兰大少爷真是贼喊抓贼!他自己还不是混进相府的坏人,还害怕坏人混进来吗?她贺兰清晓才懒得理会,反正今晚她是去定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外面也隐约能听到音乐及忽明忽暗的灯火,贺兰清晓兴奋得已是恨不得马上越过围墙飞出去。

  “小姐,我们真的要出去吗?”霜雪跟在她身后,一脸的担忧。

  贺兰清晓拨正了额头垂落的发丝,为了掩人耳目她让霜雪给借来了一套侍女的衣裙,绾了个简单发型。

  “对!本小姐才不管是谁的下的命令,反正咱们又不是他贺兰家的什么人,说实话我也是个外人啊,我这个外人出去了就不用碍着他们合家团圆啦。”

  别以为她留在贺兰家是为了富贵荣华,锦衣玉食。不过,她贺兰三小姐好像也富贵不到哪里去。她之所以还留在相府,那是看在她那个丞相爹爹对她还不错,不愁吃穿,要不然早就卷包袱走人了。

  入夜之后,贺兰清晓带着霜雪溜出了蛮清阁。她小心翼翼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突然间发现总管带着几个仆人正从她们不远的地方走来,一路上还张大嘴不知道在唠叨些什么?她眼尖慌忙一手将还在发愣的霜雪扯到身后的假山后面。

  “小姐,我听说相府里面的荷塘跟外面易通河是相连的,说不定我们可以从那儿出去。”

  “真的?那我们一会儿去那儿看看。”

  她们来到荷塘边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只见一条小船停靠在岸边,贺兰清晓跳上小船,拿起船桨。霜雪不说,她也没发现原来在湖的对面还有个侧门,这个侧门大概很少人用,仅仅用一把锁锁上,而由于年久失修,那把锁仅用她的发簪一转就开了。

  “霜雪,快点下来!给人发现,咱们就真的出不去了。”贺兰清晓冲她喊道,这丫头真是胆小,拖拖拉拉迟早让人发现,那就真的去不成了。

  “可是……” 她还犹豫不决。

  “下来!有事我担着!” 贺兰霜雪还没有等她可是完,就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扯上小船,慢慢地划动船桨向湖心划去。

  “小姐……”

  “现在咱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贺兰清晓决不丢下你。”贺兰清晓突然转身对着霜雪一笑

  “霜雪也一样,永远也不会离开小姐。” 霜雪激动得泛起了泪花抱住了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坚决地说。

  湖对岸,一道缥色的轩逸身影站在拂柳垂枝下,静静的看着湖中慢慢远去的小船,冷眼一敛,指下使力,青绿的柳叶化作丝絮。究竟哪种感觉多一点,他已经无法理智分辨了,此时,他只觉胸口气郁难抒,一想到十五年前的今天,他的胸口就有股怨气,难平,难解,极需宣泄。

  “千夜,跟上。”见到她离开,似乎有点庆幸。

  “是!”立在他身旁边随侍应声道。那人低垂的头,掩在树阴中看不清容貌,一直没有存在感的身影,突然带着几分刺骨寒意。

  这时,天上的雲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红彤彤的,天空好像着了火,似乎有鬼魅从地狱中跑了出来。

  “贺兰楚,整整十五年…我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