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残月Ⅱ
樱晓2018-08-22 17:482,597

  他嘴角勾起一抹妖魅的笑伸手慢慢地从自己的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下是一张比原来的脸更出色的俊容,玉面星眸、红唇若染,狭长上挑的凤目里带着媚惑,翩翩风流中带着讥笑凡尘的不羁。

  “你到底是谁,为何假扮贺兰轩混入相府?”

  “我姓唐名煊,我爹是西越卫国将军唐昊。十五年前,我爹被污蔑通敌叛国,惨遭灭门,我和妹妹为躲避追捕,失足掉落悬崖……” 他走到她面前用拇指温柔的拭去她脸上溅到的鲜血,一脸的怜惜宠溺,眼中的温柔似水几乎可以溺毙人。

  “你是来报仇的……”

  “老天有眼,我命不该绝。”

  “……”

  “后来才知道,贺兰楚就是当年那个秘密上书举报我爹的人!”

  “你胡说,我爹才不是那种人。”贺兰清晓拼命摇头,她不相信。

  温柔的眼神,宠爱的淡笑。可这人却带着满身死神般嗜血的残忍!那样若无其事地在她面前拔刀杀人,却毫无半点犹豫!就算他有天大的苦衷,也不能成为他随意杀人的理由。

  “你就那么相信他?”

  “是!”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平稳下狂跳的心。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怎么可能不害怕,可她就是不愿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懦弱妥协的一面。

  唐煊转眼低头看着一脸镇静的贺兰清晓,眼中带着似有似无的审度猜量,见她回眼望他,轻佻一笑,修长的指尖抚上她的脸:“跟我走吧,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她厌恶一手甩开他的手向后退开。看着房里一具具东倒西歪的尸体,强烈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几尽让她的精神崩溃。如果可以,真想马上从这杀人恶魔身边远远逃开!

  “告诉你,我—不—愿—意!”

  “这是你第二次对我说“不愿意”这三个字。”

  他笑了,飘忽的火光映衬着他那张妖娆面容,惑人的目光凝视着她,仿佛是从地狱逃出的厉鬼般缠绕着她不放。晚风吹拂,将他脸侧的几缕散发吹到他的薄唇边,把那笑衬得越发魅入人心。

  “……”

  “别忘了你娘是怎样死的,贺兰楚夺人之妻,破坏了你娘一生的幸福。如果不是这样,你娘也许就不会郁郁寡欢,抑郁而终了!说到底他也是你的杀母仇人。”他缓缓地将她手上的剑取下,她又恍惚了,他说的没错,清晓娘的死贺兰楚的确脱不了干系。

  清晓…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的唤着这个名字。

  何时开始这张清丽的容颜极度迷惑了他的心,紧抓在她纤细手臂上的手顺着掌下细腻的布料而上,单薄的肩,白皙纤细的脖,柔软的唇瓣,最后是那温暖而光滑的面颊。粉嫩娇颜随着他的动作,泛起了红晕,越来越红。

  正当她精神陷入混乱之时,忽然一阵悠扬的箫声让她回过神。

  “放开我!”该死!这混蛋有够卑鄙的,居然趁她精神涣散对她使惑心咒,企图控制她的心智。

  “……”她越挣扎,唐煊越着急,手中不禁更加使劲的抓住她细弱的胳膊。

  “死变态,混蛋,好痛啊,放手啦!”她完全不顾形象,什么话都喊了出来。

  冷不防地从窗外传来低低带着讥讽冷笑声。

  “她不是说了不愿意吗,君子怎能强人所难呢?不过,依在下看来,兄台也不见得是位君子噢!”

  抬头看去,清瘦颀雅的身形倚在窗边,被朦胧月光笼罩着一袭白衣的男子愈加缥缈愈仙,晃动着手中的白玉箫,闪耀着流水般温润的清辉,点点湿润她的眼。一转身轻盈落地,翻起雪白的衣裾仿佛是迎风舞动的杏花,卓然清逸。

  “呵呵呵…咱们又见面了,看来奕之与姑娘的缘分不浅呢!”赵奕之走到她面前低唤,声音带着几分怜惜,几分茫然。

  看着他那张俊秀的面容以及如沐春风的微笑,让她绝望的心霎时如得到生机般的开始复苏,只知道他为她而来,这就够了。

  “你是…末央公子,烟雲山庄庄主赵奕之!”唐煊眉头一挑。

  “正是在下!” 轻浅的,几乎是不易觉察的,嘴角绽开优雅的笑,如春风拂过流水般清透。

  唐煊的嘴角不禁浮上个玩味的笑,传闻天下第一庄的烟雲山庄庄主赵奕之不仅风姿俊朗,还身怀一身绝顶的武功,在江湖上人称末央公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名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子,莫名的挑起他的一丝争强好胜的心,过去,他不曾有过对手,没有意外的竞赛,令他觉得日子乏味至极,没有变数的生活,象一潭死水般无聊,现在,他似乎找到了个有意思的对手,有能力和他一较高低。

  突然间在屋檐上跃下一名戴着面罩的黑衣人,他屈伸跪下将怀中的一样东西递给了唐煊。

  贺兰清晓死死盯着那样东西,脑海中顿时“嗡──”地一声。那是她交给霜雪的发簪!一股怒气冲向她脑际:“你们把霜雪怎么了?”

  “主人,那个婢女失足掉下悬崖,悬崖很深,千夜相信应该没有活命的机会!” 那个黑衣人瞧了贺兰清晓一眼。

  “你说什么?霜雪怎么会掉下悬崖!”泪水夺眶而出,要不是自己拜托她去找慕容瑜帮忙,也许…也许她就不会出事了。

  “……“

  “霜雪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还给我,你把她的命还给我!”她情绪激动,用尽全力地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见他不为所动,她不顾一切地在唐煊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了一口,唐瑄疼痛中皱紧了眉,一惊松开了手,一道血痕从他的手背上缓缓流下。

  赵奕之见状飞身而下,将贺兰清晓拉到了身后,挡在了她前面。

  突然间,屋檐上飞下几名黑衣人,让赵奕之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刚刚在外面好不容易才解决了一干杀手,没想到他还有死士,赵奕之嘴角一扬,转身,抬臂,一抹鲜血从冲向他的死士口中喷出。

  唐煊一楞,江湖上传闻赵奕之杀人从来不用利器,却能在不知不觉之中杀人于无形,没想到他的功夫比想象的还要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在瞬间,挡在他面前的几名死士全都瞪大双眼,捂着脖子,鲜血从身上各处喷出。

  “这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唐煊望了他身后的贺兰清晓一眼。

  “这位姑娘还欠在下一盘棋,奕之想请她到烟雲山庄一叙!”没等唐煊回答,他一伸手揽住贺兰清晓的腰,随手一扬,屋子里扬起了一阵带着杏花香味的烟雾。使出绝顶的轻功跃上对面的屋顶。

  末月杏香!

  唐煊头一晕,一手捂住嘴脸,这末月杏香不是一般的迷魂药,是烟雲山庄的独门武器,内功越是深厚影响就越大;虽然不会伤及性命,可是没有解药的话,将会一直处于手足无力武功全失的尴尬状态,可说是比毒药还狠。

  他眼仁骤地收缩,愤懑地猛地举起手中的剑扔了出去,这时,只听那边“扑通──”一声,有人倒地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站在他身旁的千夜和玄弋不敌末月杏香的药效倒地。

  赵奕之!敢抢他的东西,他唐煊发誓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蔓舞清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