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心事
韦仸子2018-08-18 11:222,200

  我同越霁来到一处深山老林。越霁一挥手将土地裂了个大缝。

  “你这是做甚?咳咳……”我在灰尘中挥着袖子。

  “自然是叫他们出来啰。”越霁轻松愉快,四下张望着。

  果不其然,林中噌噌地蹿出好几只穿山甲来,个个身强力壮的模样。他们极其迅速地立在越霁面前,化成了人形。

  “十一殿下有何贵干?如此焦急地唤我等出来。”为首的那个很是恭敬地问。

  越霁抿了抿唇:“我四哥想跟各位做一笔交易,各位帮我四哥穿山引水,我四哥会给各位酬谢。如何?”

  “原来是四殿下赏识并邀请我等,可这穿山引水是怎么个穿法?”他们几个面面相觑,相互嘀咕。

  “这个我知道,只要各位带上我就好了,我知道该如何引水。”我趁此机会站出来说话。越霁挑眉盯着我,露出不解。

  “十一殿下,这位姑娘是……”那几位上下打量我。

  越霁挡住他们的视线:“这是我四哥的,莫要如此,收起你们的眼睛!”

  “原来如此――”

  “我可先说好,这个忙非同小可,四哥虽说在续竹谷另建魔宫几十年,可续竹谷并无大江大流,是以宫殿方圆百里生灵稀少,如何能兴旺起来?如此,你们几个若是能办好此事,必定是大功一件。”

  “我等明白。”

  “你们可是愿意帮这个忙了?”

  “四殿下要求,十一殿下亲自前来邀请,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如此甚好,你们不如暂且随我同去我四哥的宫殿吧。我约莫着必定要先弄清地下的境况。”

  “那我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瞧着他们不像是与越霁是友人,反倒是像他的侍从,我怕是无法借助他们瞒天过海逃出去了。我无奈地环视这可怖的魔界,满是愤懑。我抬起左手,还是这金铃儿的色泽让我心安。

  “花仙子,你若不走我就把你扔在此地啰?”越霁踩在云上,等我。

  我不得不跟上去。

  “越霁,我不曾想原来是这番缘由,既然续竹谷如此蛮荒,越慊为何还要选择此地作为都城?”我不解,“何不一开始便寻那风水宝地?如何还会这般麻烦?”

  “花仙子,你不是魔界人士,并不知晓,我父君统领魔界千百余年,平心而论算是魔界太平盛世,无论是风水宝地还是穷乡僻壤,都兴旺发达了。魔界绝大部分人士都归顺父君,不论军民。”此时的越霁眉眼严肃,毫无儿戏之意,“四哥只能选择人烟稀少却易守难攻的续竹谷。”

  “越慊为何要造反?即便你们父君娶了别的女子,你们有了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他仍然是爱你们的父亲啊,你们仍是一家人啊。”

  “嘘!什么造反?!莫要胡诌!”越霁急了,就差捂我的嘴了,“四哥是正宫大嫡子,这魔界迟早是四哥的……四哥只不过是提早准备……只不过是证明自己实力强盛……这叫白手起家!你一个花仙子懂什么?”

  我着实无法理解透彻:“哦唔……如此说来,越慊还是个胸怀大志的后生呢。不过你说的什么大嫡子……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你爹娘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并无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

  “我没见过我爹爹,我与阿娘和小姨母住在一起,也不曾听说什么兄弟姊妹。不过我们铎蛮山的精灵都算是兄弟姊妹,很是亲近。”

  “如此说来,花仙子你还真是个走运的家伙呢,没有如许的烦恼。真是羡慕你,我算是知晓你为何如此天真无邪活泼可爱了。”

  “咦?羡慕我?”我不禁觉得好笑,“越霁你说笑了,你有爹爹,还是魔界的英雄之士,你还有亲兄长,可以陪伴你保护你,必定是很圆满了。你怎的反倒羡慕我了呢?”

  “你竟然说我父君是魔界的英雄。”

  “难道不是吗?能够把魔界统领的如此繁荣昌盛,不就是大功臣了?”

  “我并不关心这些,”越霁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就算他在外人眼里多么伟大多么辉煌,在我心里却无法敬爱他。”

  “哦?”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越霁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连人间生灵都明白的道理,我父君似乎并不理解。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是一个好丈夫,他使我母后伤心,使我和四哥望而却步。你说我如何能从心底里敬爱他?”

  “这……”我确实无法体会他的心情,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那总比我要好吧?不若,你和你父君这般畅谈一番,说不定他就恍然醒悟了呢?”

  “不必了,我知晓,他的心里只有他的魔界,只有他的心上人。母后都绝望了,搬出了魔宫,他也不曾过多挽留。真真绝情之人!”

  “心上人?”

  “母后曾对我浅浅的提过,可我不记得了,也不想去记得。”越霁定定的看着前方,任凭风吹乱衣襟和发丝。

  不成想,看起来高高在上刁蛮任性没心没肺的越霁也有自己的伤心事,也有脆弱的一面呢。我不晓得如何劝慰他。我只知道赤霄同我置气时,应该用好吃的东西好玩的玩意儿贿赂他。

  我默念了个咒,变出一支虞美人花伸至他眼前:“你瞧,多红的花呀。”

  他看了看那虞美人,仍然皱着眉。我尴尬的缩手:“我不会变幻别的有趣玩意儿……”

  他却抽走那花儿,对我一笑:“我已经许久未曾见到这般娇艳欲滴的花了,多谢了,花仙子。”

  看到他比方才好一些了,我便释然了些许。

  “喂,花仙子,”越霁突然又露出狡猾可恶的面容,“说不定你爹也是这样的负心汉,抛弃了你和你娘呢!”

  “你莫要胡诌!这如何可能!”我还是不喜欢这个油嘴刁蛮的越霁。

  “哼,你怎知不可能?指不定现下他正美人在怀,承欢膝下呢!”

  “不会的!我爹爹特意留了一个金铃儿给我,就是他心中有我!你这越霁委实讨厌!”我摇了摇手上的金铃儿,别过头去不理他了。

继续阅读:种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虞是落入魔间的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