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
韦仸子2018-08-20 11:192,180

  知晓越慊说的喂猪是带我吃饭之后,我一边吃东西一边尽量凶狠的瞪他。

  “花仙子,你好好吃饭,做甚要盯着四哥?我四哥又不能吃。”越霁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越慊瞥了我一眼,轻笑一声,自顾自的夹了一片凉瓜。我一筷子打掉。他不乐意了,皱眉:“你要做甚啊?”

  我愤恨地咬牙切齿:“你不是喜食肉片吗?吃炖肉啊!”我夹了好几片肉放在他碗里,“吃!”

  “小气鬼哦,”他啧啧声叹,又把肉片夹给我,“说几句玩笑话就变成小辣椒,一起吃,免得你馋。”

  “花仙子重色轻友,只给我四哥夹肉,都不曾给我夹片菜叶。”越霁笑嘻嘻地向后仰着身子瞧我们,咬着筷子,“嗯嗯,果然般配,天生一对。”

  “臭越霁!闭嘴!谁同他天生一对了!莫要胡诌!”我朝越霁大喊。

  “行了,快吃。”越慊又恢复严肃,瞥了一眼一旁的妙菡,“一会儿伺候她洗漱休息,你知晓该如何做的。”

  “是,奴婢遵命。”妙菡低垂眼眸欠了欠身子,站在我身后。

  “越霁,续竹谷地下水源的上游下游都打点好了?有无漏掉的?”越慊此时又俨然是一位兄长,严格冷静。

  越霁约莫着也是尊敬越慊的,也收敛了玩笑稚气,回答:“除了那些老不死的家伙,都很给我十一面子。我会想办法阻止他们把消息传到魔都,请四哥放心。”

  “最好如此。那几个老家伙,不会在续竹谷附近待很久的。”越慊放下碗筷。

  “那是自然,对四哥不忠,我迟早将他们都赶走。”越霁跟着他敬爱的四哥走了,只是不忘回头对我无声的挥手。

  吃饱了以后,妙菡要领着我回寝殿。

  “妙菡,为时尚早,不知这宫中可有高台,可否带我去看星星?”我在铎蛮山中时,习惯了晚间观星,“仿佛魔界烟雾云气要重些,一般的地界无法看清天空的模样啊。”

  妙菡好似不是很理解我:“仙子喜欢观星?星子有何可观的?清一色的小眼睛似的,清一色的白色微光,清一色的散落与孤独,同那晨间满地的露珠,无甚可稀奇的,更何况,它们都一样,日出之后就要消散不见了。”

  “妙菡此言差矣。而且差的不是一点!”我及其不满地试图纠正她的错误思绪,“天河星子千千万,每一颗星子都是独一无二,莫要说大小和色泽,他们如同不同年纪的生灵,仿佛在走路,你走这一条道,他走那一条道,有些走的慢,兴许是老爷爷老婆婆了,有些走的快,兴许是跑跑跳跳的孩童。”

  “是如此吗……我未曾细致观看过,亦不知晓如许的道理……”妙菡凝神倾听我将这些,“仙子说的似乎有些趣味。”

  “还有呢,你若是用心去看一些特别的星子,说不定会突然像它的老朋友,明白它的感受。我记得曾经看到一颗发着微弱的红光的星子,那一片漆黑只有它一个孤零零的,突然间我就像读懂了一句诗那样,觉得它好悲伤。”

  “有如此奇妙?”

  “那是当然。”

  “高台有的,不过夜晚风大,仙子也知晓续竹谷荒芜,空旷招风。”妙菡微微蹙眉,细细道来,“仙子当真要看,不若随奴婢去那清秋塔,顶楼兴许能看清。”

  “那便是极好!现下便去吧!”我来了兴致,又隐隐担忧,“不知这里能否看到我平日里看到的星子呢……”

  “仙子说笑了,那天上的星子还能长脚跑了插翅飞了不成?”妙菡又分作三个,一个掌着灯笼,一个为我拿了件花纹繁复的披风斗篷,一个提溜着精巧的竹木食盒。委实思虑周全。

  我便告诉她:“妙菡有所不知,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星子也不同,所处的月份不同,看到的星子也不同。幼时下雪的夜晚,我找不到那红星子了,以为它随那凋零的花瓣去了,为此大哭一场,结果来年盛夏,又看到了它眨着红眼睛。我想,它一定是虞美人的好友,花开它在,花落它也隐去。”

  “妙菡年纪尚浅,困顿在这魔界比目海,见识浅陋,望仙子莫要嘲笑。”

  “这如何能?妙菡知书达礼心细如发,待我很好。”

  “如此多谢仙子赏识了。”

  妙菡领着我登上塔顶楼,给我披上了斗篷:“这便是宫中次要高的地方了,仙子瞧瞧可还看的清楚?”

  我抬头,算是看得见一颗颗的星子,云雾缭绕,风吹渐散。我去寻找红色的星子,却看不分明:“莫非在此处是看不到它的?”

  “若是看不清,仙子不如还是回去歇息吧?”

  “不,好不容易在如此之高的塔楼观赏景色,看不清天上,那就看地上。”

  “这倒是有理,清秋塔之上俯视王宫是一清二楚,殿下时常来此饮茶品酒。”

  “莫非他喜爱站在高处看这纵横交错的亭台楼阁?”

  “殿下的心思并非奴婢可以随意猜测的,奴婢并不知晓。”

  “妙菡你瞧那些灯火,在烟雾云气里忽明忽暗,是否也像那天上的星子呢?”

  “奴婢瞧着,若是再远些,便是相仿了吧。”妙菡打开食盒,“仙子不若饮些茶水?”

  “我想阿娘了,我想小姨母,”我叹了一口气,“阿娘总是点着灯火研读书册,缝补衣衫,小姨母总是提着灯给我盖被子。不晓得她们此时在做什么。”

  “仙子长大了,迟早会离开家的,仙子今夕芳龄几何啊?”

  “九十有八了。”

  “哎呀呀,仙子已是大姑娘了呢,仙子知不知人间女子几岁成婚啊?”

  “人间女子?不知……”

  “十二三便许给人家,十五六便要嫁人,十七八就该添娃娃了。那仙子这年纪离家有何不妥?”

  “可是……我听闻,凡人到我这个年纪,非亡即老……必然要早早成家,繁衍子嗣吧……更何况,我又不是嫁给了越慊……”

  “仙子莫要这样说,”三个妙菡合作一个,笑了,“仙子啊,迟早会嫁给殿下做妻子的――”

继续阅读:水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虞是落入魔间的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