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韦仸子2018-08-03 19:362,238

  “我已经给兄台赔过不是了,兄台不肯原谅我吗?可我要去寻我的同伴了……”我有点害怕他打我,想赶紧走掉,只是挣脱不开。

  “你不可来此地。”他说话了,薄唇轻启,双目明亮,似一位长辈谆谆教诲。

  “有何不可?兄台来得,在下就来不得?”我努力扯出我的手腕,没成功,却听得两串铃儿叮当作响。

  “咦?”我看到他腰带上系着的铃儿,与我的一般无二,只不过他是银铃儿,我的是金铃儿。

  我便用虞美人花瓣变幻了金块,放到他手上:“兄台的银铃儿煞是惹人喜爱,正好我有一个金铃儿,就缺这一个银铃儿,兄台就卖给我吧。”

  我伸手去取他腰带上的的银铃儿,却见他盯着手心的虞美人花瓣看。我心下一阵嘀咕,赤霄说过几个时辰花瓣才会变回原形,怎的现下立刻变回去了?我正在疑惑,却被他捉住手向外拉。

  “哎哎哎!两位公子!您二位这是――”那姐姐携了一位娇小玲珑的妹妹唤我们,“姑娘我给您找来了,可是您二位……”

  “我没让你找姑娘啊……”我摸不着头脑。

  “不找姑娘?那……噢!奴家明白了……可是……这位公子刚才还在我们家思思姑娘的房里呢,怎么一会儿就……既然二位都是那什么,奴家也只能认了,只盼这位公子以后经常光临我们降仙阁喽,唉……”那姐姐说了一堆我不懂的话,忧伤的走了,还惋惜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你放手。”我不禁有些恼了,瞪着他。

  “你回去我就放手。”他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却不是凶神恶煞般。

  “我又不认识你,为何要听你差遣?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我不明白我一个仙灵为何挣不开这个凡人的桎梏。

  我正想着悄悄的使个法术让他睡着,却前额吃痛:“啊――好痛啊!”我捂着头。

  “殇伋!”他嗔怒地看向旁边的男子。

  那个男子恭恭敬敬地拱手低头:“这小东西企图伤害您,属下只是提醒他。”

  “退下。”

  “是。”

  他伸手覆在我额头,一阵清凉。我推开:“你意欲何为?”

  “殇伋,你先回去。”他说。

  “是……”那个男子行了礼便离开了。

  他挥袖,我们已身在云端。我着实一头雾水。

  “原来你不是凡人!你要带我去哪!我要下去!你放开我!”我有些害怕,他好像很厉害,毕竟他有个侍从,想必是个有两下子的。

  “你家娘亲必会着急的。我送你回去。”

  “你如何知晓我住在哪里?你认识我娘亲?”

  他不说话了,只有银铃儿的叮呤声。他的手纤长白净,凉凉的,可是有几个粗糙的茧。我又仔细看了看两个铃铛:“你莫不是我爹爹?”

  “不是。”他淡淡的答。

  “那你是我兄长?”我又问。

  “不是。”他的回答毫无波澜。

  我不禁怀疑。

  “呀!法术失效了!”我又变回本来的样貌。

  他回头看着我。我瞪他:“你盯我做甚!”

  那双眼睛似乎润泽了些许,仿佛他看的不是我而是夕阳和晚霞。我感觉火辣辣的,于是遮住脸。他瞧了片刻,才回过头去。

  回到铎蛮山,我才想起来我会被打。

  阿娘和小姨母已经在新的结界边缘等着我了,手里好像没有拿着藤鞭。我依旧很忐忑。

  “阿娘,小姨母,阿仸错了,阿仸不该打破结界偷偷跑出去人间玩,阿仸让阿娘和小姨母担心了,请阿娘和小姨母原谅阿仸吧,我保证以后不再犯了。”我一落地就跪下来伏着头。

  “黼黻,你先带阿仸进去。”阿娘看都不看我一眼,盯着那人,语气神态都很严肃,却给我一种故作镇定的感觉。

  “是,走。”小姨母拉起我往屋里走。

  很快我便看不见那个人和阿娘的身影了。

  “小姨母,你和阿娘可认识那人?”我问。

  小姨母眉心蹙起,不搭理我,指着桌子:“煮了一盅花蜜粥,吃吧。”她便坐在凳子上,一会儿又站起来踱步,神情严肃焦急,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想出去偷偷看几眼,被小姨母拦住了。

  “给我坐好了!”她认真的。

  我只能乖乖坐下:“小姨母,他到底是何人啊?我瞧见他有一只与我一样的银铃儿……小姨母你说……他是不是我爹爹啊?”

  “你瞎猜什么呢!别问了,还没找你算账呢,居然打破结界跟赤霄偷偷跑去人间!你真真无法无天了!”小姨母训斥我。

  “我知道错了嘛,我们只不过想去给夕瑶挑选有意思的贺礼……”我撅嘴,“也没有什么危险啊,还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你还狡辩!?你这个小孩子懂什么?你去过六界其他地方吗?见识过六界人士吗?知道外面有多可怕吗?你今日是平安无事,那是因为――总之以后不许再偷偷溜出去!否则你阿娘打死你我也绝不拦着!”小姨母今日异常愤怒,我平日里调皮也没见她如此训斥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一阵子,阿娘才往屋子这边走,而那人驾着云走了。恍恍惚惚之间,我似乎又听到了银铃儿的响声,渐渐消失。

  “阿娘你打阿仸吧,阿仸敢作敢当。”我在阿娘面前跪下。她却没有变幻藤鞭打我。

  “日后莫要再出去。我知晓你向往外面的天地,可我着实不能放你出去。我亦知晓你的修为在一日日增长,不管我们的结界再如何加固,你终有一日能够打破……”阿娘看向我,却又不像是在看我,眼中忧伤无比。

  “阿娘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她摇头:“阿仸,答应我,为了阿娘和小姨母,即便你有本事出去也不要再出去了,好吗?”

  “为何?这究竟是为何啊!我们不能住在热闹的地界,却为何连出去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呢!阿娘,我不明白,我不明白!”我同样委屈难受。

  噗通一下,阿娘跪下了,小姨母也跪下了。

  “阿娘求你……求你……”

  都道那虞美人娇艳魅惑,风中摇曳,可谁知她终日盼望随风飞远却只能零落归根呢?

继续阅读:遭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虞是落入魔间的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