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画
韦仸子2018-09-06 15:472,164

  “丝毫不顾及,竟然大摇大摆地害人。我就不信这畜牲有多大能耐!”越霁十分不屑,愤懑地翻白眼。

  “不过,至少他们并未大白天抛头露面,躲在夜间暗处。不若,试试让人做诱饵,引他们现身。”越慊简易地叙述了他的见解,脸上看不出喜怒,十分从容淡定。

  “水蛇,听到没?去做诱饵。”越霁看向芙儿,十分不客气地指使。

  芙儿一拍桌子,吓了我一跳:“你莫要以为你是何厉害人物!不过是四殿下保护着的孩童,你若再将我如此贬低我便教训你!”

  “你这水蛇原本便低下,还不许人说了?真真可笑!四哥让你去做诱饵是瞧得起你,不过你若是非得不听四哥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啰。”越霁如同一个无赖,一脚踩着另一个板凳,摊了摊手,挑衅似的斜着嘴角向芙儿挑眉。

  “你――”芙儿气呼呼的,瞥了一眼越慊便生生忍了下来,坐在座位上噘嘴,“且不与你一般见识!”

  “不可,”越慊放下杯子,一双仿若明镜的眼睛看着我,“韦仸做诱饵。”

  “我?我能做什么?”我不禁迷惑不解,眨巴着眼轮番看着他们三个。

  “芙儿身上仙气太重,龙女本就是神兽,极有可能会暴露,容易打草惊蛇。不宜出面做诱饵。”越慊细细道来,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而韦仸只是一个小仙灵,气息微弱,可使他们放松紧惕。”

  “那要是我被抓走而你们没追上,救不了我,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我又打不过他们。”我同他们讲道理。

  “小妖精,你这是在质疑殿下的能力么?竟说出如此话来。”芙儿无比轻蔑地看着我,“我看还是我去吧,这小妖精若是吓破胆了把什么话都说漏嘴了可就不妙了。”

  “啰嗦,”越慊不紧不慢吃了一片酥肉干,“韦仸,待夜晚来临,你便从河边走向一户人家,脚步快些。”

  “哦唔……”我不满他偏偏让我去冒险,我已经足够胆怯了,但是不论与什么相比,现下仍是越慊更加可怕,于是我只得答应。

  “花仙子,莫怕,你放心,我们会紧紧跟着你,不会让你落在那畜牲手里的。四哥哪里舍得如花似玉的你呢?”越霁很是轻松地拍拍胸脯,“再说了,我越霁也不是吃素的啊。”

  我看向越慊,越慊英气的面容不容侵犯,他什么也没多说。芙儿仿佛看我是什么令人生厌的物什,嫌恶地别开了脸。我点了点头,觉得越慊说的在理。

  好歹也是魔界殿下,必定靠得住的。

  “天还未黑,不若出去逛逛?”越霁仍旧不忘忙里偷闲,惦记着出去玩,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跑。

  我回头看了看越慊,他似乎有片刻失神,不久便平静如初,兴许是我看错了。芙儿却是眼眸明亮,这二人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花仙子,你瞧,”越霁将我拉到一个小摊前,指着一个盛着金黄琼脂似的物什的锅子,笑的无比灿烂,“你可知这是何物?”

  我自然摇了摇头:“不曾见过,不过此物芬芳甜美,且装在锅子里,想必是可以吃的物什。”

  “嗯,不错,这个叫做糖画,”越霁指着锅子旁边的案台,“用器物沾了热糖在这案台上作画,插上竹签,冷了便可以举着吃了。你瞧――”

  顺着他的眼睛,我瞧见了那一幅幅金黄剔透的糖画,煞是精美玲珑,竟让人不敢相信那是用来吃的物什。一张张糖画精细无比,有趣的紧,还有许多的人像。

  “老伯,可否用糖画我出俩?”越霁对老伯伯说,指了指自己和我。

  老伯伯笑眯眯的看了看我俩:“自然是可以的,两位公子瞧好嘞!”

  如同仙女起舞般,如同文人挥毫般,老伯伯苍老而灵巧的双手捏着舀了糖的小勺,不知如何地挥舞,一会儿便画了两个栩栩如生的人儿来。

  “老伯,给。”越霁变幻了钱币,递给老伯伯,接过两只竹签,喜笑颜开地给我一个,“你尝尝。”

  他给我的是像他的糖画,风流倜傥,开怀大笑,晶莹剔透。我便捏着竹签举在手上:“如此好看,吃了就没有了呀。”

  “那又何妨?左右只是个糖画,而非我越霁真身啊。”他倒是很不客气地将像我的糖画细细吃掉,“若是不吃,会招来虫蚁的,你不怕?”

  我便仔细看了看,还是莫要浪费了也小口小口舔舐着糖画:“真甜啊。”

  转身,便看到越慊那冰凉的苦瓜脸

  。芙儿则喜笑颜开,嘴角翘起。

  “你们也要吃这糖画么?老伯伯画的的确惟妙惟肖呢――”我刚朝他们晃了晃手中金黄,便被打断。

  “你方才说什么?”越慊大步走过来,将我逼到墙边仍不停下,直到我举在身前的糖画都沾在他的前襟上。

  “四哥……”越霁也愣了。

  我看着他眼中的火焰,却冷得浑身发抖:“我说你们也要吃糖画么……”

  “并非这一句。”

  “我说,这糖画好生香甜……”

  他咬牙切齿,仿佛在忍受什么耻辱一般,突然用手捏住我的下颌,令我骨骼疼痛,好一会儿,才听得他轻轻吐出奇怪的言语:“我知晓你有魅惑众生的资质……莫要与越霁牵扯不清。他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我――”我正欲问个清楚,什么牵扯不清,他却一甩袍子,将糖画打到地上,大步离开。

  芙儿高高兴兴又蹦又跳地跟上去。

  我看了看沾满灰土的糖画,内心愤愤不平:“委实可恶。不晓得做甚……总是拿我撒气!”

  越霁将手轻轻拍我肩头,居然笑了。

  “笑?你如何笑得出来?”

  “花仙子,四哥终于承认动心了。”

  “唔?我为何越来越糊涂?你倒是说清楚,动心?”

  “唉,花仙子你呀……笨的很。”

  “越慊到底……”

  “要不要让老伯再画一个?”

  “不必了,吃不下了。”我分外生气,踢着小石子快步走向河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虞是落入魔间的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