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开铁路的外交官刘锡鸿纪事上
史遇春2018-08-08 16:212,320

  作者:史遇春

  上

  清代佚名氏《清代之竹头木屑》最后一节《刘锡鸿》,就大清王朝曾经的外交官刘锡鸿,简要地记了那么几笔。虽然简要,但是,很不简单。循着这条载记的线索,我简单搜阅了相关资料,形成本文。

  先从《清代之竹头木屑》中《刘锡鸿》一节说起:

  原本中国的铁路,可以开发建设地更早。为什么迟迟无法开动实施,实际上就是因为刘锡鸿上疏朝廷,极力阻止铁路在中国的广泛开建和发展。

  本书作者的意见是,中国四万万民众,之所以被内外势力奴役那么久,铁路的无法开建,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作为清朝人的作者,在那个时候已经有如此开明的见识,有如此前瞻的远虑,即使时代发展到今天,对这位无名氏的远见,我们还是应该赞赏和钦佩的。

  刘锡鸿除了对铁路极力阻止之外,他在担任大清王朝的驻法国使节期间,也是行为可议,让人惊叹!

  话说,刘锡鸿在法国使节任上,常常穿着破旧的衣服,趿(ta,一声)拉着鞋,举止散漫,步履蹒跚,衣带飘舞……就这样徒步在法国的街面上晃荡。并且,刘锡鸿还特别喜欢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喜欢站在法国最高的桥上,然后环望四周,睥睨下尘。

  刘锡鸿的种种行为,引起了随行外交人员的担心,生怕伤害到大清王朝的国际形象,引发外交上的困扰。于是,他们就直言极谏,劝刘锡鸿注意行止。刘锡鸿听后大怒,斥责道:

  “你们这些人,真是鼠目寸光,根本就不知道你家大人的深意!我之所以在这边这样傲视一切,就是为了让洋人看看我天朝人物的气质和风度,让他们对天朝人物仰望敬慕!”

  说完佚名氏笔记中的这两件事,大家一定觉得刘锡鸿非常迂腐和可笑。但是,在批评之前,我先讲一下个人对刘锡鸿其人的浅见:

  第一,刘锡鸿能做到大清王朝驻法国的外交使节,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他并不是酒囊饭袋者流。

  第二,刘锡鸿的傲慢之中,或许有所谓的“狂妄自大、无知无畏”,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他的迂腐之中,有一种坚决地对本民族文化的信仰与坚持。

  第三,或许,有人认为刘锡鸿不懂得变通,但是,在到处都是“墙头草、随风倒”的世风人情下,这种固执到荒谬的精神,还多少真有他的可取之处。

  说到这里,我就不再啰嗦了,先看看刘锡鸿其人的简介,大家可以根据相关记载,自行判断并评价其事其人。

  刘锡鸿,生年不详,卒于清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原名锡仁,字云生,广东番禺人,原籍广东新会。洋务运动时期,他是著名的反洋务论者,是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曾于清光绪二年(公元1876年)任驻英使馆副使、出使德国大臣,并兼任驻奥匈、荷兰公使。他是近代中国第一批走出国门的外交使节。

  刘锡鸿的父亲以贩鱼为业,他的兄长刘锡鹏为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恩科【始于宋,明、清亦用此制。清代于寻常例试外,逢朝廷庆典,特别开科考试,也称“恩科”。若正科与恩科合并举行,则称恩正并科。】举人,他在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考中举人,据载,当时,他有魁岸负气,不可一世之势。

  刘锡鸿从小接受正统的儒家教育,以“修齐治平”为理想。在考取举人后,他做过幕僚。后来,他加入郭嵩焘【(公元1818年~公元1891年),乳名龄儿,学名先杞,后改名嵩焘。字筠仙,号云仙、筠轩,别号玉池山农、玉池老人,湖南湘阴城西人。晚清官员,湘军创建者之一,中国首位驻外使节。】的幕府,并成为郭的心腹和得力助手。郭嵩焘评价刘锡鸿有“亢直无私”、“于世故人情全不一加体察”之语。

  刘锡鸿的著作有《英招私记》、《日耳曼纪事》、《刘光禄遗稿》等。

  后来,郭嵩焘被任命为驻英公使,经郭提名,刘锡鸿也成了一名外交官。当时,驻英公使的副使职位空缺,刘锡鸿对郭提名他为参赞而非副使一事,非常不满,这就为他们两人后来的反目成仇埋下了伏笔。反目之后,两人之间的斗争,也可谓是大清王朝外交史的奇观。

  首先,必须说,政治是纷繁复杂的。

  其次,一个简单的事件背后,可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交织。

  第三,刘锡鸿与郭嵩焘之间的斗争,表面上看,似乎是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但是,剥开表象看本质,这背后,其实是两派势力的交锋。

  刘锡鸿驻外期间,对郭嵩焘的攻击,实际上得到清政府中一些大员的支持。他在暗中监视郭的一举一动,不断向清政府打郭的“小报告”,并列举种种“罪状”。

  清政府担心外交使节的内斗会影响外事工作,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4月,朝廷改派刘锡鸿为驻德国公使。

  刘锡鸿成为公使之后,职位和郭嵩焘平齐,这就使他的气焰更高、对郭的攻击更加猛烈。

  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7月,刘锡鸿暗中诋毁,指责郭嵩焘有“三大罪”:

  一、“游甲敦炮台披洋人衣,即令冻死,亦不当披。”

  二、“见巴西国主,擅自起立,堂堂天朝,何至为小国主致敬?”

  三、“柏金宫殿听音乐,屡取阅音乐单,仿效洋人之所为。”

  这“三大罪”的具体情况如何呢?

  一、有一次,郭嵩焘参观甲敦炮台,中间,天气骤变,陪同参访的英方人员,将自己的大衣披在了郭的身上。刘锡鸿认为,即使冻死,也不应该披人家的衣服。

  二、巴西国王访问英国,郭嵩焘应邀参加巴西使馆举行的茶会。巴西国王入场时,郭嵩焘随大家一同起立。这本来是最起码的礼节、礼貌,但刘锡鸿认为,郭的举动大失国体。因为,在他心里,堂堂天朝使臣,怎么至于向小国的国主起立致敬呢?

  三、还有一次,中国使馆人员参加英国女王在白金汉宫举行的音乐会,期间,郭嵩焘曾翻阅音乐会的节目单。刘锡鸿认为,这是在学洋人的动作,实在是非常的不应该。

  以上关于郭嵩焘种种所谓的“失礼”、“失体”“失仪”的举动,刘锡鸿甚至上纲上线,认为这些都是“汉奸”行为。

  (未完待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王朝的外交内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王朝的外交内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