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林桂珍
夏麦2018-09-03 22:372,330

  秋季开学,王友顺在马安邦的帮助下正式成为一名县高中老师。县高中的老师大都是男老师,少有的几个女老师也早被县中的少爷们预定好了,同办公室的男老师忧心自己的人生大事,说是进了土匪窝,除了女学生连个女人毛都捞不着。王友顺却不在意,任由日子过得飞快。只是偶尔望望高三班里的孩子,眼里满是羡慕。

  送走第一届学生后,王友顺经常想,如果当年他不是那么懂事儿,而是像大哥一样任性一些,他是不是就能再参加一次高考,去到临青县外,然后在某个校园成为自己学生的学长师兄而不是高中老师。因此当镇长要拔他做秘书时,他是兴奋的,尽管这兴奋需要掩饰,可那神情仍是喜悦的。他知道镇长是临时调派过来的,也只道镇长上面有人,在这弥河镇待不了多久,如果他能成为镇长秘书,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未来他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离开临青县。可是他不能把这种心情表现出来,因为就算是县上的教师职位,也是父亲求了马安邦走了关系弄来的。于是他要忍着,忍着问过父母。就算心意已定,表面的形式还要走一走,一来是对爹娘的尊重,二来是他笃定王老有会答应。

  王友顺成了镇长秘书,他和之前做高中教师一样,同样做得很好。除了不能替镇长开车,从上到下他都处理得顺顺当当。特别是那些公文函件,一手赵楷加文笔写得极为漂亮,这就使得镇长更加喜欢这位比自己小两岁的王秘书。王友顺做镇长秘书时已经23岁,按农村风俗,这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年轻镇长入乡随俗,也觉得自己这秘书需要成家了,有时明里暗里催个两句。可王友顺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大,尽管他高中毕业后就成了村子里的大人一员,可他仍觉得自己年轻,完全没有结婚的念头。

  他没有结婚的念头,可做了镇长秘书后,自是有人替他着急。这时也不再有人提他腿脚不便的事儿,人人只看到他成了公家人,成了可以每天跟着镇长的王秘书。这会子,陈凤凤挑媳妇也再没了两年前的憋屈,李天香又开始为着王友顺这个有出息的侄子到处忙活,至于前两年让陈凤凤抹眼泪的林桂珍家,这回她陈凤凤更是连看都不看了。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陈凤凤人逢喜事精神爽,如今每天也不再坐着发呆,全身上下仿佛充满了力量,又恢复了那个麻利的友顺娘。

  再说林桂珍,这林桂珍本和王友顺是初中同学,做过一年同桌,两人在中学时关系就不错,后来考高中,林桂珍因为成绩太差没能考上。因此两人也算是老熟人。那天陈凤凤去她家提亲,她是提前知道的,本来那天已经请好了假,但厂子突然有事,把她叫走了。临走前她还让她爹一定应承着,她愿意。谁曾想到,她爹直接给了人一个冷脸,让陈凤凤在自家抹了眼泪。这让林桂珍心里十分不舒坦。她知道爹是为了自己好,怕自己以后苦了累了。可她不在乎呀,她能干,肯干,就想找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来。能说上话来,能有人听她说话,她也愿意听他听话这就够了,地里的活儿厂里的活儿,那是死物,只要肯干总能干完,可有人听她讲话这就不一样了。

  林桂珍喜欢听王友顺说话,王友顺说话好听,会讲故事还会写东西,上初中时王友顺写他家的大母鸡,吃起饭来是一啄一啄翘着屁股吃,当时老师让王友顺起来念作文,念到一啄一啄同学都笑了,说那有一啄一啄吃饭的,可林桂珍不觉得,她觉得王友顺这个啄用得好,有灵气。

  初二分班,王友顺和林桂珍分到了一个班里,因着腿脚原因,王友顺下了课也不像其他男生一样到处瞎跑,弄得全身都是灰。相反,他会在课间看书也会描字,王友顺有本芥子园,是他四叔给他的,一般下午劳动课时他就在教室画画,兰花、荷花、槐花还有好多林桂珍不认识的花,王友顺都能画。班里有女孩子看着这画好,就让王友顺送她们,王友顺也不小气,让她们看好就拿。这使得林桂珍更加觉得王友顺人好,不小气,也为这林桂珍总愿意去和王友顺说几句话,什么家里妈妈和奶奶吵架呀,爸爸喝酒这种事她都和王友顺说,每次说王友顺也不打断她,就让她讲,讲完王友顺也不说什么,就当什么也没放心。还有一点,便是林桂珍发现王友顺的衣服总是很干净,衣袖很少有油渍。虽然大家都是穿着补丁衣服,可他的衣服总是那么干净。所有这些都让林桂珍觉得王友顺是她这辈子想嫁的人。

  初中毕业时,林桂珍送了王友顺一方手帕,说是手帕其实就是一块裁得齐整的正方形布子。这典故是林桂珍从收音机里听来的,收音机里有回说古代女子要是相中一个男子,就绣一方手帕给男子。男子要是收下,就是接受了女子的心意,若是不收,便是男子没瞧上女子。当然这帕子是悄悄送的,这其中的含义她也不知道王友顺是否知道。王友顺收了她的帕子,觉得不好意思,就从自己摹了半年的芥子画中,找了三张摹得比较好的给了林桂珍作为回礼。收到这份回礼时,林桂珍以为是王友顺懂了自己的意思,殊不知,王友顺压根没想那么多,只当是林桂珍给他的毕业留念而已。

  毕业后的三四年,王友顺上了高中,林桂珍在镇上厂子干活,两人之间的联系突然断了。有几次林桂珍想到县城高中去找王友顺,可又没有理由去找。拿什么理由呐?大家只是普通同学而已,再攀扯攀扯关系,不过是他家贫农自家也是贫农,都是旧封建主义下得劳苦大众,新社会里的翻身农奴做主人。

  好在弥河村是有集的,这集五天开一次,供镇上和村上的人买些生活必需品。邓主席上台后,国家放开管制允许小商小贩做些生意,而不是全靠供销社凭票购买。王老有就趁着这股子东风做起了调料买卖,在这大集上卖些八角、麻油、干辣椒、十三香啥的维持个生计,若是到了夏天,陈凤凤也会在王老有的集市旁摆个茶水摊,卖个糖水啥的,两分钱一大碗。于是林桂珍只要有机会就去赶弥河集,跟王老有买点八角、辣椒,夏天时去陈凤凤的茶水摊喝两碗糖水,跟陈凤凤聊几句家常。若是赶上人多,还会帮陈凤凤端端水。这样一来二去,在王友顺还在高中时,林桂珍就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和未来的公公婆婆混熟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中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