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二十四碗炸酱面
夏麦2018-09-03 17:182,079

  王老有的脾气王友顺不是不知道,王老有好强强了一辈子,奈何时运不济,大半辈子也就是一个庭院四间茅屋两个儿子一个老婆和一个作料摊子,但就这些也是他忙忙碌碌靠自己光明正大挣下的,来不得任何旁门左道。而王老有口中找的那“四叔”是县上文化局的一个小干部,名叫马安邦,祖上有点学问和田产,自己也读过几年书,会写小篆画墨竹,为人长得比王老有精神得多,初见人会两只眼珠滴溜溜转,惹人生厌。他家中的田产民国时被个伪军占了,从此就没再富过。打小长在弥河边上的陈庄,也是这四里八村少有的文化人。

  要说他怎么跟王老有这种打字不识仨,贫农八代的最劳苦贫下中农搭上关系,还得说当年解放军打临青城时,王老有和村里人给解放军送粮食,回来路上人人一辆小推车正被过往的国军逮了个现行,就地挖坑活埋没商量,那个时候当兵的杀人红了眼,临青县外战火正隆,国军早就失了人心,那帮当兵的打仗抗敌不行,对付老百姓倒是很有一套。凡是发现有跟解放军联系的百姓,直接枪毙,后来为了节省子弹,就用刀砍用土埋,搞得整个县城人心惶惶。人命如草芥的年代,碰上了就自认倒霉,同行几个胆大的要想趁机逃跑,直接吃了枪子,王老有和剩下的几个被人用枪顶着下铲挖坑,挖好了就跳下去由几个国民党兵在上面填土。自己挖坑自己跳,王老有觉得自己这二十来年的人命能这样交待了也不错。他早就活够了,十二岁那年爹娘吃了山上的毒蘑菇没救过来,他吃得少,也所幸被人发现得早,灌下几碗大粪汤,才算捡回一条命。

  王老有姓王,弥河村,王是大姓。爹娘死了族里人给办了丧礼,说是丧礼不过是两张席子埋了烧点纸钱就算过去了。王老有没有亲叔伯,他是独苗他爹也是,只有个姑姑远嫁了西山也已是多年不通消息。丧事办完后,族里有人给王老有出主意让他去西山找他姑,王老有听了赶了三天路去到了西山,却发现自家姑姑已经不在人世,再问自己的姑丈,西山里的人也不知道去向。王老有在西山呆了半个月,因为是夏季,山上有果子吃,他就在山里找了个没人的茅屋住了下去,打算隐居山林,从此远离弥河村做个没人认识的王老有。不曾想自己住了十几天,每日饮山泉吃野果捕溪鱼勉强果腹时,西山村子里的人找到王老有说是弥河村的族长派人来找他。这样一来,王老有隐居山林的梦想破了,他只得跟着族人回去。临行前,王老有将包袱塞满野果,那是好东西,他想自己出来一趟不能空手回去。王老有跟着族人回了村,那果子没有留到回村便被他和接他的伯伯吃完了,等回了村子,族长把他接到家里让自己老婆给王老有下了一大碗手擀面,王老有先前吃了近二十天的果子,自己都快成果子了,接了碗,拿瓣蒜呼啦哗啦往嘴里填,一碗面吃得狼吐虎咽,族长在边上看着直呼:

  “慢点,慢点,不够再让你婶给做”

  王老有吃得瞪眼,把嘴边那根面条吞下,停一会儿,打个嗝

  “叔,够了”

  那顿面王老有吃得欢快,吃完面便跟着族长回到了自家的小破屋。破屋前,族长拉着他的手说:

  “老有呀,你明天就到叔家帮忙吧,做多做少你个孩子咋做都行,叔管你吃饭”

  族长这话说得中意,王老有却觉得鼻头一酸,想到自己吃毒蘑菇去世的爹娘,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给族长磕了仨响头:

  “叔,俺谢谢你”

  就这样,王老有去了族长家做长工,吃在族长家,睡就在自己家。日子不好不坏可仍是吃不饱,族长算是个小地主,可族长家也是没有余粮的人。县上,镇上,村上,黄军,伪军,粮食就那么多,几层人盯着。旁人都以为族长家顿顿有肉,却不知道族长一家也是吃大盐粒子和黄馍。冬春不接时的高粱饼子拉得人喉咙痛。因此,王老有日日盼着过年能吃顿白面饺子解解馋,在吃不到白面饺子的日子里,他便想离开这个世界,想到他爹娘那儿吃顿饱饭不挨饿。

  人不想活时常常都能活,王老有不想活,土埋过胸口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够得偿所愿去见爹娘埋头笑着离去时,没过多久,文化人马安邦牵着毛驴走过埋坑,常言万物有灵,也合着他王老有命不该绝,那驴在过填坑时,就不动了,后来马安邦说,那天的驴死活在埋坑前一动不动,逼得他没办法往地上跺脚,这才发现了土没结实,再往下挖,就看到人的头发,才知道那是个刚填的埋坑。他这才疯了似的打着毛驴去路边村子里叫人,等到村子人把坑挖开,那坑里的五个青年便只剩王老有还有口气。为着这,王老有觉得自己是个贵人,因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因此更加感谢马安邦,便自作主张要和人拜把子做兄弟,马安邦在家排行行四且比王老有晚了半年出生,便被王老有强认了四弟,他则自称三哥。

  拜把那日,王老有搞得隆重,也正赶着解放军打下临青城,全县欢腾,他便大模大样在县里的王家老店请了三桌席来摆这兄弟宴,前方打战自是后方缺粮,好比往日兴盛的王家老店也只盐粒腌菜和炸酱面的菜牌,因此那三桌席其实吃了三桌炸酱面,一共24碗,六块大洋,大碗面大块肉,那酱炒得红里带黄,那黄是王家老店自家榨的豆油呀。请宴席这事王老有说了无数次,每回说到那24碗炸酱面他总是透着满满的回味和骄傲,那滋味摆明是连过年才能端上供桌的白面饺子都赶不上。确实是赶不上的,王友顺心想,因为王老有总说白面那东西是地主家的吃食,他这穷人就好高粱饼子棒槌面。

继续阅读:004 雪落廊下人不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中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