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记忆中的银戒和女巫
花七爷2019-08-21 02:061,571

  暗墨坊是谢海东给这栋隐藏在山区别墅取的名字,别听名字很诗情画意,其实这里是谢海东的大本营之一。里面养了一群凶神恶煞的打手,门口还趴着两只凶猛的藏獒,根本没人敢靠近。

  黎冉和秦皓风被分别关押,她醒了的时候已经天黑,窗外是墨染的黑寂。透过门下的缝隙,灯光影射门外的站岗。她猜了下,至少不下五个人。

  关押的压抑感,加上门外那几个男人间谈论的荤话题,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可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躺着思考。

  门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开了,走廊明亮的灯光冲散房间里的黑暗。她透过手指缝瞥见进来人的身影,当中当然包括背后黑手谢海东。

  “小丫头。”

  谢海东略带戏虐的喊了声,径直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个身形清瘦,表情严肃的中年男人,手上提着个箱子。中年男人先是一本认真的打量她全身,然后在床边坐下,开始搬弄她的左手。

  她本来就不习惯被人碰触身体,更何况是这种阶下囚的情况下。不免恼怒的甩开中年男人手。一不小心拉扯到伤口,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

  “姑娘别害怕,我是医生。”

  “切。救死扶伤的医生会和道貌岸然的禽兽为伍?”

  中年男人没理会她的嘲讽,一丝不苟的帮她上药包扎,等处理完她的伤口后,擦着鬓角上的细汗松了口气:“姑娘,你左手的伤口很深。但很奇怪——我大胆假设了下,你左手腕的伤口是不是这手镯造成的?”

  她充耳不闻勾唇哑笑,医生一看她这样又赶忙说了句:“虽然我知道我的猜想很离奇,但伤口和手镯的形状很吻合,到底是不是……”

  谢海东突然冷哼一声打断医生的话,眼神示意他出去。

  无奈,医生只能收拾箱子离开。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嘱咐她要小心伤口。

  和一个不喜欢甚至厌恶的男人单独处在一个房间,可想而知她的表情有多臭。

  可她没想到的是,谢海东突然缓慢踱步到床边坐下,还刻意近距离看着自己的脸。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暧昧的眼神让她火大!

  “清河大道1001号的公寓,无论我用多少人力物力去查公寓的主人是谁,得出的答案总是我不满意的——”

  她不屑的冷哼一声,扭头落向窗口的月光。犹豫了一会儿,嘴巴里生硬丢出一句:“我不明白禽兽先生在说什么。”

  “我也不明白——啧啧,我更加不明白的是那天发生的事……似乎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未知之数不解之谜。比如,前一秒的阳光烈日,后一秒的黑天黑地。前一秒我还站在清河大道1001号的门口,后一秒我却发现我和我的手下站在废弃的大仓里——”

  谢海东故意的停顿不说,让她有些紧张。

  一方面觉得老爹上次出手太鲁莽,一方面害怕谢海东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我建议禽兽先生去投稿,估计会很受欢迎。”

  谢海东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像做出什么决定一样,转身找着什么。

  “假设没什么事情,我想请禽兽先生出……”

  左手无名指突然的冰凉,她定睛一看,谢海东正给自己戴上一枚银戒。

  “谢海东……”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钻石戒指,但这枚戒指我一直随身带在身边,没想到刚刚好。”

  她一边情急摘手上的戒指,一边恼怒的低吼:“你到底想做什么!”

  谢海东也不拦着她,反而起身往外走。眼神闪烁,嘴角上扬,饶有兴趣的说着:“在我年幼的时候遭遇了一场大变故,后来我遇到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大姐姐,她把这枚戒指交给了我。她说,这戒指会认主人。只要戴上了,这辈子都别想摘掉——”

  “开什么玩笑!!”

  可让她惊诧的是,戒指真的摘不下来!戒指表面古怪的图腾闪烁几下,刺骨的疼痛随之而来。等她回过神时,图腾不见了。

  戒指……也摘不下来了!

  “忘了问黎冉小姐一句,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不死人和巫女吗?”

  谢海东丢下这句萧然离去,她却想起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一个美得像从画里走出的女人。

  “银戒,图腾烙印,女巫,慕容曲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猫科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猫科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