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开始被窃知的秘密
花七爷2019-08-21 02:061,529

  这一夜无眠。

  黎冉看着天一点点变亮,内心深处禁地的记忆也一点点涌出。关于慕容曲烟,关于那段她忘了时间的岁月。一切都是噩梦和灾难……

  她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过于苍白的脸,灰白的瞳,嘴角挂着痴痴的笑。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让她想起谢海东昨晚说到一半的话。当她以为慕容曲烟已经死了,结果却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口中听到。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通知老爹。

  可惜,现在插翅难飞自身难保。

  脚步声在门外徘徊停留,却没有进来。她麻木的起身坐着,满怀悲壮,等待谢海东一点点把秘密揭开。

  此时窗外却传来暴动的声音,走廊上的人谈论了几句,紧接着是仓促而凌乱的脚步声。

  她茫然的转头看向窗外,视线收回来的时候落在了左手无名指的银戒上,图腾已经全部烙印骨头上,不断在心头徘徊着一句话:这是一个诅咒……

  暴动声还在继续,似乎有外敌入侵。

  她深呼吸一口气,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窗前,阳光下庭院中,两伙人马正在交涉。那天的小白脸也在,气势汹汹,正和谢海东怒目相对。

  不用想也猜到,小白脸是上门要人的。

  “不过,谢海东这么光明正大的带走秦皓风,不可能没做好万全准备——”

  果然,小白脸似乎没讨到什么好处,又清楚自己斗不过谢海东,丢下几句狠话带人离开了。

  她正打算回去躺着的时候,谢海东刚好抬头看上来,眼神一不小心碰触上。他在笑,在阳光下如此清澈皎洁。

  “呵呵,好一张无害的皮囊,可惜做着伤天害理的事。”

  她刚躺回床上没多久,谢海东就来了。神清气爽眉飞色舞,估计是开心刚才轰走了小白脸那伙人。

  床和沙发的距离有三米,她却感觉到谢海东敲打在耳后的炙热鼻息。因为这男人从进来开始一直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自己,视线一刻也不曾从自己身上挪开。

  这种过于赤裸的窥探,让她难免有点不爽和紧张。

  拉过被子盖住身体,故作虚弱的捂面咳嗽,视线不卑不亢的回击谢海东:“你要对付的人是秦皓风,你根本没必要囚禁我——”

  “你说错了,阶下囚不会有这种待遇——你是我的贵宾,我理应照顾你周全。”

  她柳眉一挑,摸到手上的戒指,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搞清楚谢海东知道了多少也好。

  “禽兽先生,你用戒指这种东西泡妞撩妹已经过时。至于你昨晚讲的那个故事,不失为一个非常好的玄幻灵异题材——”

  “我越发的喜欢你这张脸……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欣然答应,反正已经没有退路……

  没有打手和保镖,谢海东开着一辆车,带着她就离开了暗墨坊。一路上阳光明媚微风徐徐,吹得她有点想睡。她也做出昏昏欲睡的样子,等待一个时机逃跑。

  只有自己逃跑了,才有办法救出秦皓风。

  谢海东心情不错,滔滔不绝的说着滨海的古事迹,还会特意介绍滨海的古建筑。恍惚间让她感觉谢海东只是个文绉绉的书生,而不是三番两次做出绑架囚禁的坏蛋。

  “……虽然滨海鱼龙复杂,看上去都是超现代的建筑和科技,可有一个地方是例外。不只我,滨海很多人都想靠近窥探一番,可惜都不能如愿——”

  说话间车子也停了,她疑惑的顺着他的视线往那一看,顿时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魏公馆。”谢海东点上一支烟,单手托着脑袋,双眼出神的说着。“据说这是老爷子也无法进去的地方,而关于这里的主人,谁也不知道。关于魏公馆的传说很多,但是我只相信一个——”

  她故作冷静的示意谢海东说下去。

  可谢海东却卖关子不肯说,靠在车窗上慵懒的一口一口抽着烟,整张脸埋在烟雾之中。

  看不穿情绪,读不懂他的意思,反而觉得此时的谢海东像个乖巧的孩子。

  正当她要开口时,谢海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后神色大变,扔掉烟头驱车往暗墨坊赶。

  她心知肚明肯定是暗墨坊来了个他搞不定的大角色——秦道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猫科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猫科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