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天降之物
揭穿2018-08-09 19:241,549

  吾乃祁家二少,祁三朋是也。被创造于15年前。被创造以来,我只一心想着,能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但天却不肯宠我。

  18年4月24日。一如既往。我似梦一般的来到学校。在昏暗阳光的照射下,在书桌上,舒展着身体。暖和的微风,不停地推搡着窗帘。我的眼皮,也伴随着窗帘起伏的频率颠簸着。今日必定有不测之事。

  中午。回到家,吃过午饭。留恋着喷香烤鸡的味道,来到凌乱的卧室。在铅笔与钢笔堆成山的前面,端放着一只漆黑的碟子。那漆黑的碟子,在凌乱的卧室里,显得格外耀眼。那碟子,以银边包裹着一朵白色的彼岸花,这朵白色的彼岸花,是凸出的。在碟子的边缘,还镶着一层金边。将碟子翻转。这盘子的底面,刻着八个字:欲使此器,引刀自宫。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自言自语道:“这不是好好的一个碟子吗?何必用他还要引刀自宫呢?”不知是谁,将此器放在我桌上。看这碟子也十分贵重。为何要放在我桌子上?

  我把碟子又端放在了桌子上。心生疑惑,百思不解。当我转身要去时,手指却不经意碰到了那朵白色的彼岸花。我浑然不知,那下陷的花有何作用?在此时,我转身离去了。打开电视,调到了CCTV1。在此时,忽觉浑身乏味无力,眼皮越来越重,心想只是累了,躺下深睡。

  在梦境中。我睁开眼睛。侧边趴着一位生得极好的姑娘。穿着一件洁白的衣裳。她闭着眼睛,表现出美丽又略带娇羞的笑。我不忍将她吵醒。我趴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笑。她却仿佛知道一般,睁开朦胧的双眼。

  我问道:“小生不才,不知姑娘贵姓?”那少女道:“免贵姓殷。”我又问道:“敢问殷小姐,我此番是在哪里?”殷姑娘答道:“公子在路边昏迷不醒,小女救了你一命,免得你在寒风中冻死。”我道:“小生感激不尽。”殷姑娘问道:“敢问公子家居何处?”我小心翼翼道:“小生家居花园巷1号,你只需将我带到那里,我便可以自己回家。”殷姑娘却笑道:“公子说笑了,我这天下何处以花园巷命名,想必公子你是记错了。”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好像在做梦。那在梦里,我必定居无定所。说道:“我居无定所,可否在殷姑娘家短居几日?”殷姑娘道:“小女的荣幸。”说完,她便转身走了。我怀中抱着一只碟子,就是我书桌上放的碟子。我疑惑不解,自言自语道:“做梦为啥还要抱着这碟子?”无聊至极。躺下又睡了。

  18年4月25日。在梦里的第二天。清早,我推开门来,在她殷家大院儿里串门。她们家的屋子,都是由木头建成的,伴随着清美的唐朝风格。串门,串到了殷小姐的闺房。我不知这是她的闺房。打开房门,却看见一女子,赤身坐在床头。那女子,细看就是殷姑娘。我急忙解释道:“小生知错,无意偷看,望小姐谅解。”殷姑娘脸红道:“你出去,不许把这件事外传。否则,我……”我转身出门笑道:“小生不敢。”殷姑娘穿好了衣裳出来。与我笑道:“不敢就好,就怕你敢外传。”又说道:“一天一夜了,你一口饭也没吃,想必也饿了吧,我这就叫厨子给你做两道菜。”我笑道:“劳烦了。”

  殷姑娘请我到大厅。让我等饭菜前来。我边跟着她去大厅。那大厅好生气派,足足有四五米高,在大厅四角,竖立着四根龙柱。那里只有像两张沙发似的座椅,但却柔软舒适。在我感慨之际,仆人前来,将厨子烧的饭菜,端至我面前,请我品尝。我尝了两口。这饭菜好吃,与宫廷里的饭菜可以媲美。我点点头。那仆人便下去了。

  吃过饭,一位高挑的中年人向我走来。打量着我道:“吾失敬了,请公子恕罪。”我陪笑到:“无妨。”那中年人扭捏地说道:“公子啊,你在我这白吃白喝,吾实在是难堪啊。”我便问道:“敢问君有何贵干?”那中年人笑道:“我救你之时,发觉你的内力好生厉害,吾也只是望公子可以代替我去诛杀那骚扰百姓的怪物——钦原。”我说道:“小生不才,恐怕没有本领,去诛杀那骚扰百姓的钦原。”那中年人却道:“不必推辞了。”说完便转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