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庙
揭穿2018-09-24 15:191,758

  我神经叨叨的写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谅解。谢谢!

  《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有人言传,东海以东7000里,有流波山。其山上有兽,小别致长得真东西。黄帝曾以此兽皮制鼓,声闻500里,击败了蚩尤。

  浪了这么多天,我也该干些事业了……

  以剩下的钱财买了艘小船,破破烂烂,大也可将就。

  2019年1月4日。准备了些干粮,与五人同宿,幸甚至哉,听得我沧海一声笑。

  2019年1月5日。向东行了100里。前方的路途已都被堵住。有一座岛,岛上有个庙。在此刻,日月同辉。懵逼的我不知如何是好。跳下船来就去拜访一番。

  进了那庙。只有两个稀奇古怪的雕像。一个全黑,却四周泛白的黑色球体;一个全白,四周却泛黑的中空圆环。我的天!小别致长得真东西。真是吓到我了。

  在我放松警惕的那一刹那。谁知,那油漆上的雕塑突然活动了起来。

  我的下巴一直在不自觉的颤抖,双手也随着下巴一起颤抖。

  那两头怪怪的东西,不自觉地向我冲来。我呆在原地,张望着这两坨怪怪的硕大的东西。我蒙了。

  她们五个跑的特别快。我还没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说我的天呐。就以出及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跑到了山底。孤零零的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受危险。

  不知那两坨怪怪的东西要对我做什么。只嘴里不停地说:“别过来,别过来。我我皮粗肉厚,浑身都长满了飚,你吃下去会腻的。”

  不知何处在向我说:“像尔等泛泛之辈,吾等才不会吞而食之呢!”

  我惊呆了。只单单的站在那里,嘴里说着些胡话:“傲气据此取否取橙欧时去出去是切切成。”

  那个神秘的声音再次出现:“嘴里胡说着些什么,莫非是古老而神秘的诅咒?请停下你的诅咒吧,孩子!你是收不到好处的。我太阴幽荧,是干过些大事业的。”

  我还只单单的站在那里,嘴里不停的说着胡话:“爱物是熬药物位于大试卷盾与比赛爱侣器克五个球不敢欺负我是猪。”

  那声音再次说:“哎,孩子啊,像你这等见了我太阳烛照,还不转发,评论,点赞,吐槽,赞赏,投币的,反而诅咒的,我从未见过!”

  我再次说道:“方不拉低可拉柯木思木可你是猪牙它是猪不是垃圾他妈科目斯特是客户时期科尔斯基。”

  再次有一个神秘的声音传来:“我给予你一只腓腓,孩子呀,我将让你忘却烦恼,不在嫉妒,我仇恨我,放下你的诅咒去吧。”

  我再次胡言乱语:“那么司机可副科可是高血压这本何不司机可涂写刻不死你不知啊。”

  在此时,我看见了一只近似于猹的东西,就是闰土插的那个。那机灵的小身板儿,一下就躲过了大棒子,使那些娇羞又笨重的女生,佩服不已。

  这小巧玲珑的家伙爬上了我的肩,在我耳边沙沙的叫着。我好不欢喜?

  我又开始胡言乱语道:“他们司机科分科我可喜欢可是其他了科目可不。”

  那生命的声音对我无奈道:“可怜的孩子呀!收回你的诅咒,走吧,走吧。我将给你带去财富,江山,美人。只要你不诅咒我呀。那些东西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啊!”

  我的语言恢复了正常:“不需要了,足够了,谢谢。”喜盈盈地出门去。

  却听得有人在怒吼:“啊,苍天啊,为什么要将这煞人的风景带到我的面前啊?他剥夺了我的能力,剥夺了我的江山,剥夺了我的腓腓啊!我原谅你,孩子,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回身向他们点点头。走下了山去。

  那五只,见我下来。都好生待我,说生怕我出了差错。眼睛一刻不离你腓腓,却直说她们要上去救我。可我这如钢铁一般的身躯,以为爱葬送了他的灵巧与力量。

  直到傍晚时我才知道。不是她们没上去,而是她们根本不敢上来。

  我们晚上就在这神庙坐落的岛屿上露宿。我在沙滩上眺望着星辰。耳畔不时传来轻微的风。仿佛山顶有神庙在向我呼唤。孩子啊,解除你的诅咒吧!但是说我却置之不理。不停的对着黄昏与星辰微笑着。路边捡回来的那只萝莉,在陪我一块儿观望星辰。却从始至终一言不发。或许,她从跟着我开始就没有说过些话吧?还是,她根本不敢说话?我转过头对她笑笑,她也对我相视一笑。但腓腓却爬到了我的脸上,等住了我观望她的视线。我在次面朝天空,看到的,却只有一撮儿一撮儿混着泥土的毛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