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夜的包养
揭穿2018-08-31 20:371,554

  18年12月1日。诸神与黄昏汇成一致,如星空般绚烂与神秘。东方升起的太阳,黄昏之时,与地平线齐肩。夜晚降临,12星宿构成一幅华丽的写真。神奇与美妙中,包含着无法解释的奥秘。微风吹过耳畔,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不时传来青草美妙的气息。透过心肺的凉气,驱逐了其他的感情,只留下孤独和悲伤,等待在身旁。猫与狗地嬉戏,驱逐中划过我的小腿。由爪子描绘的三条红线,痛苦中带着欣慰。承担患病的危险,继续待在夕阳过后的夜晚下,孤独地赏月。

  洁白的月光横铺在草地上。嬉戏地猫狗早已远去。片刻愉快中,仅仅留下孤独的我。

  忽闻有人与夜莺共鸣。输出的,不仅仅是寂寞与微凉,还有被剥夺的爱、诗和远方。纯洁无暇,没有重金属与流行地污染。天然的,发自内心的美与悲伤。深入心底,唱出了世人的罪恶,和无人照料的忧伤。纯洁中,强烈渴望关怀与爱的心理,毫无掩饰地暴露出来。

  歌声的根源。一位个子不高的萝莉。仰着头,闭着眼睛。蒙蔽着的双眼,已经无法再偷窥一丝光芒。双手合拢放置胸前——没有依靠的举动。遮着眼睛的白布上,已经沾满了泪渍。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撂下了岁月的尘土与印记。这么纯洁天真的女孩子,现在,在我眼里,却更像一个可爱又可怜的小叫花子。不知有没有被坏叔叔欣赏过?如此可怜,置之不管,实在是于心不忍。

  我打断了她的歌声,泪目地问道:“小妹妹,这么晚了,怎么还一个人在这里唱歌?你的家人都置之不理吗?”她向后退了两步,羞涩而又恐惧地问道:“……大哥哥……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听我唱歌吗?我的眼睛看不见。大哥哥你不会是位坏叔叔吧?”我摇头解释摇头解释道:“不是的,你放心,我不会是坏叔叔的。”那萝莉上齿咬着下嘴唇,不停地向后退。越退越往后。当退到一块石头上时,她滑了一跤。一下子坐到了草地上,她没有哭,只是不停地说着:“求求你不要伤害我……”我扶起了她,紧接着又公主式抱起了她。她喊叫地声音提高了。我让她放宽心地说道:“你不用害怕,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不然女孩子家的,自己走夜路,总会碰到危险的。”她沮丧地摇摇头。我又惭愧地向她说 道:“对不起呀,戳中了你的痛点。要不然你今天就先住在我的客栈吧。”这女孩拼命地摇着头,嘴中不停地念叨着:“不用了,不用了……”并且挣扎着要从我怀里跳下去。我紧紧抱着她不放。快速走到了旅馆,说道:“你放心吧,今天晚上不是我照顾你,我让与我同行的其他姐姐照顾你。”她才停止了挣扎,压低了声音,但恐惧的声音始终没有停止。我开了两间房,一间供竹儿、冰炎、欧阳氏照顾萝莉,一间供我住房。

  我才发现。她们三位,不仅对我感兴趣,也对这只萝莉感兴趣。

  18年12月2日。懒惰的清晨,与不肯起床的我合二为一。到中午,竹儿叫我起床,身旁站着我带回的那只萝莉。没有发生战乱,没有发生叛变,也没有发生黑化,一切都那么的和谐又自然。她们这三位花季少女,甚至从这只萝莉口中套出了她的名字——百里玺文。

  百里玺文。被倒霉的诅咒缠绕于身。五岁时被抛弃,七岁时失明,平日以乞讨为生。但是,漂亮的女孩儿怎么会不受到危险呢?因为她足够机智。在每次危机中,都化险为夷,最多只是些皮外伤。没有留下性的阴影。但这一切,足够构成她童年中的一片阴影。我擅自主张,收养了她。虽然没有提起一句,但我的实际行动已足以证明。

  寂静的草坪已然流逝,泪目的萝莉也有归宿。留下的,只有记载过程的青草和城里的喧闹。太阳洒下温和的阳光。黑暗覆盖的草坪,也基本恢复的光明。(除了某些犄角旮旯。)

  这只萝莉感谢着我。请求我把她留下。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全面沦陷,而且越陷越深。我完全沉静在卖萌与可爱之间。如果有能力、或者权利,我巴不得抱着她睡觉。(虽然有些不合情理。)

  18年12月3日。无聊的度过了,漫长却又覆满生机的一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